债务缠身、旗下企业面临清算重整 汇源怎么走到这一步?

对曾经的“国民”饮料汇源果汁的创始人朱新礼来说,这个7月,可能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冰火两重天”。

从7月初开始,就相继传出“汇源”债台高筑、被执行金额达数十亿以及相关企业被要求清算、重整的消息,有关这家企业是否能够扛得住的声音不断见诸网络。期间,因为对传出“汇源”对河南灾区捐款的消息,“野性消费”的网友纷纷冲入直播间抢购,据说一场直播的销售金额就高达数千万元,可谓温情与热血并现。

作为国内果汁行业曾经的龙头企业,“汇源”到底发生了什么?

公司面临清算、重整

这可能是“汇源”的灰暗时刻。

7月30日,微信公众号“汇源”发布《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针对相关不实报道的说明》称,有自媒体发布了“汇源果汁:被申请破产重组,申请人为苏州兆丰物流有限公司,破产类型为强制清算申请审查。”的虚假消息,严重扰乱公众视听。但这则说明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汇源系”的一家企业被相关方提起强制清算的信息。

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汇源集团”)在这则说明中特别提到,汇源集团并不存在上述破产重整情形。苏州兆丰物流有限公司申请强制清算的对象是江苏龙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龙德”),并不是汇源集团。汇源集团仅是这一强制清算案中的第三人。

天眼查显示,江苏龙德由汇源集团持股88.52%,汇源集团则由北京汇源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下称“汇源控股”)99%、朱新礼持股1%,而汇源控股的股权结构为:朱新礼80%、江旭10%、朱新学10%。汇源集团与汇源控股是“汇源系”最主要的投资母体。

同样在7月,也有一宗关于“汇源”企业被申请重整的民事裁定案被披露出来。

7月16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的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市一中院”)民事裁定书显示,山东德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德源”)以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汇源”)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北京汇源进行重整。

民事裁定书显示,2020年7月30日,北京汇源、山东德源双方对账确认,北京汇源欠付山东德源运费24.16万元。2020年8月15日,山东德源出具催款函,要求北京汇源收到承件后五个工作日内支付上述运费,但北京汇源至今仍未支付这笔20多万元的欠款。裁定书称,“本案审查过程中,北京汇源认可山东德源的债权人身份,认可到期仍未清偿债务。”天眼查显示,北京汇源系汇源控股的孙公司。根据北京市一中院在6月1日发布的北京汇源公开招募投资人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北京汇源拥有分公司5家、全资子公司9家、参股公司3家。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天眼查工商资料以及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北京汇源、北京汇源集团(德州)婴童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汇源三得利(上海)饮料有限公司、饭爷食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均有股权被北京市顺义区法院或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市四中院”)冻结。

另外,中国执行公开网显示,从2019年3月至2021年7月,北京汇源及其相关公司共计有29条执行人信息。最近的一次立案时间在2021年7月2日,案号为(2021)京04执314号,执行法院为北京市四中院,执行标的金额达15.90亿元。

为进一步识别北京汇源的重整价值及重整可行性,2020年12月29日,法院决定对北京汇源启动预重整,并在2021年1月7日,通过摇号指定北京市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下称:浩天信和律所)担任临时管理人。预重整期间,临时管理人聘请中介机构对北京汇源资产负债情况进行审计评估,并开展债权申报工作。

一哥退市

汇源果汁在1992年成立,千禧年之际便以23%的市场份额高居果汁产业榜首。此后连续十余年,汇源果汁一直稳居市场份额国内行业第一的席位。1994年12月,北京汇源成立,注册资本3.2亿元。

汇源的快速成名得益于朱新礼用7000万元拿下了1997年央视新闻联播5秒广告权。这一黄金时段的宣传,创造了巨大的流量价值,让很多国人对当时“有汇源才叫过年呐”的广告语印象深刻。此后,汇源在全国各地热销,有老员工回忆,春节等节日“根本不愁卖”。

2007年2月,汇源果汁成功登陆港股市场,筹集资金24亿港元,是当年港交所规模最大的IPO,首日汇源市值达313亿港元。朱新礼本人也在2008年当选为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汇源果汁的事业发展达到巅峰。

2008年,朱新礼准备将汇源果汁以总价约179.2亿港元出售给可口可乐,但收购案最终流产。

2009年汇源果汁净利润首次亏损9900万元。第一财经记者发现,此后几年,汇源果汁的产能还出现了大幅扩张。财报显示,2009年,汇源果汁销量仅为84万吨,2009年上半年总年产能却达290万吨,2010年上半年总产能激增至377万吨,2012年上半年总产能达500万吨。

2018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签订协议、对外披露的情况下,向汇源集团借出42.82亿元短期贷款,此举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定。同年,汇源果汁被港交所强制停牌。

2020年1月31日,汇源果汁公告称,公司独立法证会计师调查发现,2017年8月至2017年12月期间,在没有任何管理层审批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及其附属公司的资金中心透过4家集团内公示的9个银行账户分66次转账给4家关连公司合共42.83亿元的款项,涉事公司包括汇源果汁、鲁中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北京汇源、山东源达饮料有限俺公司。涉事关联公司包括北京汇源集团、德源资本、北京浚流商贸有限公司、中国汇源果汁控股有限公司。

2020年3月2日,汇源果汁被取消上市,被业界盛传负债超过114亿。2021年1月5日,港交所上市复核委员会通知汇源果汁其已决定维持除牌决定。

据前述关于北京汇源重整的民事裁定书,2021年7月15日,临时管理人向法院提交《预重整工作报告》,在分析资产负债及困境成因的基础上,认为北京汇源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但是该公司产业链完整、产能充足,具有品牌价值,在果汁行业具有一定的实力优势,已有多家企业表达投资意愿,该公司具有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行性。

北京汇源拥有多条世界先进的果汁饮料罐装及饮用水生产线,多年来,汇源果汁销量及市场份额持续领跑中高浓度果汁市场。“汇源”先后获得中国驰名商标、中国品牌产品等荣誉称号,成为中国果汁行业的领导品牌和民族品牌。

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及中国商标网显示,从1992年第一个“汇源”果汁商标起步,截至2021年7月,北京汇源申请了598个商标,包括市场上热销的汇源果汁饮料品牌商标“HUIYUAN 100%”、“汇源100%”、“汇源100”、“汇源乐碱”等,有的申请日期还是在北京汇源准备预重整之后。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汇源目前的资金比较紧张,但其还具备隐性价值,包括品牌、规模价值等。未来依托在终端市场的优势,汇源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债务何解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除北京汇源、江苏龙德外,陷入债务纠纷的“汇源系”企业数量众多,包含农业板块、股权投资等板块。从市场老大,到债务缠身,这家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

通过梳理可知,在产能扩张之外,“汇源”还进行了大量扩散性的多元化投资。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从2011年至2017年,通过北京汇源集团及相关企业,“汇源”在黑龙江伊春、尚志、虎林,河南濮阳,湖北钟祥以及云南、重庆等地,投资了十余个农业项目,对外号称的投资金额达数亿元至上百亿元不等。

其中,2012年5月28日,注册资本2亿元的汇源生态产业钟祥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汇源生态钟祥”)成立,由北京汇源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下称“汇源农业”)100%,汇源农业穿透后由朱新礼实际控制。

2012年7月,朱新礼亲赴湖北钟祥,宣布由汇源集团投资兴建中国农谷·汇源生态产业园项目,总投资142亿元,首期投资50亿元,计划建设10万亩有机谷物种植和50万亩有机桃、梨、柑橘种植基地,发展1万亩花卉苗木种植,建设有机农产品加工项目,开展有机水果采摘,发展有机食品体验式消费。

2014年4月,濮阳市政府与北京汇源集团签约,汇源集团将在濮阳建设百万只肉羊养殖基地,助力黄河滩区扶贫开发,签约项目投资总规模为22亿元人民币,包括在濮阳县黄河滩区用5年时间连片建设面积为16万至18万亩的肉羊养殖基地及皂角树(100万株)种植基地。汇源濮阳在2014年11月,成立了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的汇源(濮阳)羊业有限公司(下称“汇源濮阳羊业”),经营范围为种养引进和繁育、肉羊养殖加工等。

2014年,汇源果汁还参与中石化销售公司混改。朱新礼通过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德源资本),认购价款30亿元,持有中石化销售公司0.84%股权。

与大量投资相伴的,是汇源果汁的债务大幅增长。2011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总负债分别为47.70亿元、58.73亿元、64.89亿元、65.35亿元,76.62亿元和99.95亿元。2011年、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汇源的负债比例分别为61.0%和71.2%、43.7%、41.3%,53.9%和70.0%。

一系列债务纠纷也随之涌现。

天眼查显示,2020年4月,汇源生态钟祥的股权被法院全部冻结,共计有32条法律诉讼,有24条立案信息。天眼查还显示,北京汇源集团全资子公司北京汇源集团钟祥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目前股权已被冻结,还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达15.90亿元。

第一财经记者综合中国执行公开网以及天眼查信息发现,汇源农业全资子公司汇源(濮阳)现代生态牧业有限公司(下称:汇源濮阳)共计有6条被执行人信息,累计被执行金额为8098.1057万元。

另外,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发现,汇源濮阳羊业共计有20余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当前执行总金额为1.24亿元,并且涉及企业借贷纠纷等司法案件中。

对于上述情况,第一财经目前未获得汇源体系被执行的具体相关信息,也尚不知“汇源”将如何化解一系列的债务纠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