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誉远重归国资,民营资本大鳄退场

解奥 徐超

在7月中旬西安东盛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东盛集团”)和晋创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晋创投资”)正式办结股份过户登记手续后,广誉远中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誉远”,600771)的股东晋创投资持有的股份从8.13%上升到14.53%,东盛集团的持股从9.75%下降到3.34%。这意味着,从今往后,广誉远的实际控制人从东盛集团的郭家学变为了晋创投资背后的山西国资委。

从当年0元入主广誉远,再到现在股份过户抵偿,广誉远这家近500年老店在民营18年后重新回归国资管理,而郭家学这个资本大鳄,从国资手上拿走的钱是13亿。

0元拿95%股份

提广誉远,不得不从郭家学说起。

1966年9月出生的郭家学的经历颇负传奇色彩,是陕西历史上首个辞职下海的公职人员,通过搞医疗器械贸易成立了东盛科技公司,并于2000年3月开始担任东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这东盛科技的前身,是1996年11月在上交所上市的青海同仁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时年34岁的郭家学通过借壳成为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广誉远这块老字号,据说最早始于明嘉靖年间。有个叫陶仲文的方士,献给嘉靖帝一种大补药叫“龟龄集”,说是可以长生不老。因为陶仲文老家在山西太谷,于是龟龄集随着上贡给皇帝也逐渐流传到太谷并成为地方独家品种,专做龟龄集的“广盛药铺”也成为我国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民间药店。之后随着历史的变迁,到1955年公私合营后,药铺命名为“广誉远制药厂”,再之后改名为山西中药厂,属于山西省管企业,2002年下放到晋中市管理。

在晋中时的山西中药厂,已经是一个烂摊子。因为龟龄集的产品地域属性太强,出了山西几乎无人知晓,因此销量上不温不火。到2003年3月底的时候,药厂净资产-1463万元,拖欠大量职工工资、养老金和失业保险。还有一根稻草是,当时中国的药企要统一进行GMP改造,最后期限是2004年6月30日,不改造就得淘汰关门,而山西中药厂要做GMP改造,就得再投入5000万。

本身业绩就乏善可陈,从省管下放到市管,还大笔烂账,不进行GMP改造就得关门,晋中市到处找人接盘,要求“国有资产不流失,企业不外迁”,但都没有下文,最后给出的条件是:转让股份比例95%,转让费0元。

在当时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还拥有丽珠集团、潜江制药、云南白药等一大批医药上市公司股权的郭家学看来,晋中市的转让条件就等于是没有条件,于是郭家学没有花1分钱,成为山西中药厂的实际控制人。

13亿真金白银入袋

当时的山西中药厂虽然破败不堪,但有四大核心产品:龟龄集、定坤丹、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其中三款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龟龄集、定坤丹更是被列为国家级保密配方。龟龄集在宣传中称,其曾在2004年拿到过科技部颁发的“秘密级”技术,有效期为10年。

%title插图%num

在收购山西中药厂后,郭家学还是花了一些钱的。先用2200万解决安置了老职工的工资、社保、养老金等问题,又花3500万完成GMP改造,再花1800万建立了品牌和销售队伍,并补充2000万的流动资金。

至于郭家学后来和国资的交易以及广誉远回归国资,中间有一段云南白药的故事。

2004年10月,郭家学成为云南白药(000538)的实际控制人,方式是入主云南白药的控股方云南医药集团。但当时云南医药集团的净资产是6.4亿,评估后价值为9.4亿,华润、华源和复星都垂涎于斯,作为后起且小弟的东盛科技,要想入主云南白药无异于“蛇吞象”。

郭家学的方式是,对应云南医药集团的9.4亿估值,中国医药集团和东盛集团共同出资组建“中国医药工业有限公司”(国药51%,东盛49%),以7.5亿元的价格从云南国资委手中获得云南医药集团50%股权,再由云南国资增资扩股后在云南医药集团持股7.5亿股,对应7.5亿的出资额。这对云南国资来说,实际上是从云南医药集团退出了1.9亿的国有资本,并通过出售股权获得了7.5亿的现金收入。当然,云南国资不实际出资,而是注入其他医药资产。

郭家学还承诺,到2007年云南医药集团销售额做到120亿。而2003年时年销售额只有30亿元。

夸下了海口,就得硬着头皮上。郭家学为了调动大量资金到云南白药搞营销、推产品,只能拆东墙补西墙。2006年11月,因涉嫌证券违法违规,大股东及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15.88亿资金,东盛科技还违规巨额担保,东盛集团把东盛科技当做融资平台 ,郭家学的东盛科技被证监局立案调查。

到2006年4月,郭家学退出云南医药集团。同时为了解决资金问题,郭家学把手上最大的王牌“白加黑”,卖给了拜耳。于是,郭家学的底牌只剩下了广誉远。2013年7月3日,郭家学把东盛科技改名为“广誉远”。紧接着,广誉远推出“百家千店”工程,计划5年内全国1000家广誉远国药堂和100家国医馆,走“精品中药”的路线。

不过这个“精品中药”路线似乎并不顺畅,年营收从从2013年的2.68亿到2018年达到16.19亿的峰值后就开始向下。这个时候的郭家学的行为,开始向国资靠拢。

2019年7月30日,广誉远宣布,与山西国投签订协议,山西国资以6.63亿收购广誉远4000万股。同时山西国资对广誉远进行债权投资,条件是上市公司股份质押,总额是6.39亿。

现在郭家学和山西国资通过抵偿完成股份转让,郭家学让出的是上市公司控制权,免掉的是6.39亿的债务。这样一来,郭家学从国资手上总共拿到了13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