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行业年内第二张"千万级"罚单 中金支付涉11项违规被罚

本报记者 李冰

支付行业又现千万级罚单

日前,央行营业管理部披露的信息显示,中金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支付”)因11项业务违规被警告,没收违法所得331.53万元,并处罚款1195.06万元,罚没合计1526.59万元。时任中金支付总经理的史佳乐,因对上述部分违法行为负有责任,被罚人民币23.2万元并予以警告。

博通咨询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处罚特点来看,还是延续了今年以来‘双罚’制的特点,责任落实到实际负责高管,整体来看反洗钱和商户管理领域是此次中金被罚的主要原因。

中金支付涉11项违规

具体来看,中金支付涉及11项违法行为,分别是商户结算账户设置不规范;未按规定审核、管理特约商户档案资料,未及时更新商户信息;未建立落实商户培训制度;未按规定落实商户巡检义务;未能有效落实特约商户管理责任,未能有效发现客户异常情况;将外包商作为特约商户并受理其发起的银行卡交易;支付交易信息不符合真实性、完整性、可追溯性的要求;未遵循“了解你的客户”原则,建立健全客户身份识别机制,为非法交易直接提供支付结算服务;未规范建立代收业务制度;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

对于上述违法行为,央行营业管理部对中金支付予以警告,没收违法所得331.53万元,并处罚款1195.06万元,罚没合计1526.59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中金支付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专业从事互联网支付的第三方支付机构,2011年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在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长沙等地设有分支机构提供本地化服务。并于2021年5月,中金支付完成牌照续展。

除了中金支付公司被罚之外,时任总经理史佳乐对其中4项违法行为负有责任,被罚人民币23.2万元万元,并予以警告。

易观分析高级顾问苏筱芮指出,从处罚金额、频次等来看,近期支付行业监管具有几个典型特征:一是处罚频次增加,伴随着监管顶层制度的日益完善和监管科技水平的精进,违规机构的“小动作”已难以藏身,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二是金额屡破新高,监管通过重罚表明其根治乱象的决心;三是“双罚”趋势显著,今年以来,除了机构层面的处罚,对责任人的个体处罚力度也在加大,从被处罚的个人类型来看,既有管理层如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也有业务部门负责人,涉及风控、运营等关键部门,表明监管的靶向性和精准性正不断提升。

下半年监管重点仍是反洗钱领域

一直以来支付市场存在颇多乱象,从2015年开始,央行就已开始加大非银支付违规行为行政处罚的力度。回首今年上半年的支付行业,有统计显示,上半年第三方支付行业共计收到26张罚单,合计被罚没金额近亿元。其中,反洗钱和收单业务成被罚重灾区。

其中,2021年开年,央行就开出一笔6710万元的高额罚单。1月12日福建国通星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等12项违法行为,被央行予以警告处分并被没收违法所得261.02万元,处6710.02万元罚款,罚没合计6971万余元。时任国通星驿副总经理施绪扬、合规部经理何康、清算部经理林芳、研发中心总经理毛宪彬、市场经营中心总经理谢一鸣,分别被处14万元、14万元、5万元、5万元、7万元罚款。而此次中金支付则是收到了年内第二张千万级别罚单。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分析认为:“反洗钱是处罚重灾区,合规发展仍然是支付行业发展的主旋律,依照支付行业上半年处罚情况来看,监管对违反反洗钱法相关规定的支付机构处于零容忍态度。

在政策层面,反洗钱的监管风向也在持续加码。央行于今年6月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特定非金融机构在从事特定业务时,应当依法采取预防、监控措施,建立健全反洗钱内部控制制度,履行客户尽职调查、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反洗钱特别预防措施等反洗钱义务。

苏筱芮则建议,“机构应提升合规意识,建立基本合规制度,畅通跨部门协作,明确分工的同时将责任落实到人;并加强风控水平,灵活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型技术提升合规工作效率;同时适时调整策略,加大商户巡检等工作力度,防范外部风险蔓延。”

(编辑 李波 才山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