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两轮收储难解猪价颓势 行业龙头业绩“翻车” 周期谷底?分析人士这样看……

肉贵伤民,肉贱伤农。经历了价格异常高企的周期波峰,生猪市场今年持续走弱,行业正在滑向深亏。

为缓解猪价下跌,平衡市场供需,近期我国启动了两轮猪肉储备收储工作,但猪市疲态短期或仍难解。

01

一周内两轮收储难解猪价颓势

2021年6月1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生猪价格过度下跌三级预警。而到了6月3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就信息称,6月21-25日,全国平均猪粮比价为4.9∶1,进入《预案》设定的过度下跌一级预警区间(低于5∶1),中央和地方将启动猪肉储备收储工作。

当前国内生猪市场的下跌趋势已超出行业预判。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7月13日披露,据对全国500个县集贸市场的定点监测,7月份第2周(采集日为7月7日)45.59元/公斤,比前一周下降2.1%,同比下降达54.5%。本轮仔猪价格从2021年3月第3周最高点93.86元/公斤开始下跌,截止7月第2周已连跌十五周。

7月14日,商务部网站消息显示,商务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部门开展本年度第二批中央储备猪肉收储工作,并定于7月14日实施公开竞价收储。

此前在7月7日,商务部就已会同有关部门启动2021年度第一批中央储备猪肉竞价收储,成交企业覆盖北京、浙江、福建、山东、河南、湖南、新疆等12个省份。

收储结果显示,7月14日2021年第二次中央储备冻猪肉收储竞价交易1.3万吨。第二次收储的成交率虽然比较第一次要高,但成交价格并没有第一次高。

收储的推进,也并未成功提振生猪市场。

搜猪网数据统计,7月15日全国肉型猪出栏均价15.58元公斤,较前一日的15.85元公斤下跌了0.27元公斤,单日跌幅17%;较去年同期的37.81元/公斤下跌了22.23元/公斤,同比跌幅58.79%。监测数据显示,当日猪价依旧延续全线绿下跌态势,全国仅福建1省持平,剩余27省均呈不同程度回落行情。西南、华中地区猪价跌势相对较明显,各地猪价均出现0.4-0.6元公斤左右的明显下跌。其他地区包括东北、华北、西北及华南各地猪价大体跌幅在0.05-0.3元公斤不等。

“近期受生猪出栏阶段性供增多叠加消费低迷掣肘,行情呈现出明显的冲高回落态势,截止7月15日全国均价已连跌4天,从16.1元公斤阶段性小高点累计回调了0.5元/公斤至15日的15.6元公斤附近。”搜猪网分析师冯永辉指出,此轮猪价下跌始于北方,最近两天跌势由北向南扩大蔓延,东北及华北产区跌势最为明显,多地出现0.5-1元公斤不等的下跌,局地累计下跌幅超1元公斤;华中及华南高价区跌势相对较小,累计下跌在0.30.4元/公斤;而最低注的西南及西北两个区域低位持稳为主。

卓创数据也显示,7月14日全国生猪均价7.68元/斤,环比下降0.19元/斤;河南猪价7.89元/斤,环比下跌0.15元/斤。

02

规模企业已步入亏损区间

相比中小散户,生猪行业龙头企业由于规模化、科学化养殖,相对养殖更高效,成本更低。

不过在今年生猪价格持续回落的背景下,规模企业也已步入亏损。

7月16日晚间,温氏股份发布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期内公司预计亏损高达22.6亿元-25.6亿元,同比下滑154.41%-161.64%。

对于业绩跳水,温氏股份解释称,受国内生猪市场行情变化的影响,生猪价格出现大幅度连续下跌,对养猪行业产生较大影响。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肉猪(含毛猪和鲜品)468.73万头,毛猪销售均价23.33元/公斤,同比下降31.34%,加上饲料原料连续上涨推高养殖成本,公司肉猪业务利润同比大幅下降,出现较大亏损。

值得关注的是,温氏股份在2021年活禽销售价格较上年同期明显上升,养禽业务扭亏为盈,利润同比大幅上升。生猪与禽类板块两相叠加下,禽业的复苏依然难抵生猪板块的颓势。

在温氏股份之前,生猪养殖行业上市公司已陆续公告了上半年业绩预期,哀鸿一片。

7月15日,正邦科技发布2021年上半年业绩预告称,预计期内亏损12亿元-14.5亿元,同比大跌达149.64 % - 159.99 %。

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出栏量稳居行业第二,产能持续释放。但受国内生猪市场价格下滑的影响,导致公司业绩阶段性承压。分季度看,公司基本面持续向好,得益于种群效率及公司精益化管理水平的提升,二季度较一季度的完全成本有较大幅度下降。

新希望发布的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亏损达29.5亿元-34.5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为31.64亿元。

公告表示,与去年同期相比,报告期内生猪销售价格大幅下降,叠加饲料原料价格上涨及疫情影响等因素,生猪养殖成本上升,导致猪产业亏损是本期经营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

另外,由于市场猪价较年初发生了较大幅度下跌,公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和谨慎性的要求,对目前存栏的消耗性生物资产按照成本与可变现净值孰低的原则做了减值测试,计提了10亿元左右的存货跌价准备。

当日,另一生猪行业上市公司天邦股份也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期内预计净利润亏损5.5亿元-6.5亿元,上年同期则是盈利15.35亿元。

天邦股份在公告中也表示,公司2021年上半年业绩同比下滑, 影响因素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今年上半年猪价持续下跌,特别是二季度猪价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二是着眼于公司生猪产业长期发展,公司综合评估种猪原值/净值、种猪代系/品系、窝均健仔等综合要素,持续优化淘汰低效能母猪;三是公司生猪产业较快发展过程中,需要摊销储备期、建设期猪场的筹建期费用,以及部分新建猪场的生产效率及满负荷率在持续提升至标准值前的成本费用;四是公司根据市场价格对截至2021年6月底的存货进行了减值测试,基于谨慎性原则,计提了减值准备。

不过,相比同业企业,牧原股份2021年上半年依然维持了可观盈利。公司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期内预计实现净利润94亿元-10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2.83%-5.42%。

03

生猪市场跌势是否已见底?

持续阴跌良久,生猪市场是否已抵达周期谷底?市场又能否期待新一轮猪价上行周期启动?

据媒体报道,7月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刘爱华公开表示,随着生猪生产持续恢复、国家收储政策又有支撑,猪肉价格价格有望保持稳定的态势。

介绍称,今年上半年CPI处于温和上涨的态势,上半年CPI平均上涨0.5%,涨幅比上年同期回落3.3个百分点,处于近年来比较低的水平。今年上半年,食品价格同比下降0.2%,去年同期食品价格上涨16.2%,食品价格从上拉居民消费价格的主要因素转为下拉居民消费价格的因素,影响了今年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下降0.04个百分点。

其中,猪肉价格同比已经连续9个月下降,上半年平均下降19.3%,影响CPI下降约0.45个百分点。可以说,今年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温和上涨,食品价格由涨转降是影响涨幅总体回落的最主要原因,其中猪肉价格又是重要原因。

上半年猪牛羊禽肉产量4291万吨,比上年同期增长23.0%,其中猪肉产量增长35.9%。二季度末,生猪存栏43911万头,同比增长29.2%;其中,能繁殖母猪存栏4564万头,增长25.7%。

“近期猪价冲高回落的直接根源在于压栏大猪高出栏增加,而下游终端市场猪肉需求提振不力,再加上目前正处一年中最炎热的三伏天,猪场养管理难度较大,猪群出现热应激及疫病风险陡增,养殖户出栏急迫性和积极性较高,企借势压价收猪意愿强烈,但猪价连跌后,北方地区跌势有趋缓的迹象出现。”冯永辉认为,政府二次收储来袭,不仅没有流拍反而超额完成,有助于市场看涨信心的增强,但基于市场供需基本面形势,目前市场大猪仍有一定的积压,而下游猪肉消费提振乏力,供强需弱局面凸显,猪价上涨阻力依旧明显,总体或偏弱震荡为主。

光大期货分析认为,冬季北方地区猪瘟疫情将导致7、8月商品猪出栏阶段性下降,但目前大猪仍在出栏,预计出栏体重的增加可抵消出栏量的下降,因此短期供给基本稳定。气温升高,终端需求较弱,短期现货价格难有较好表现。目前市场对于9月价格生猪震荡仍有看涨预期,因此2109合约仍升水现货。从市场整体情况来看,全国能繁母猪质量提高,仔猪质量将有所提高。根据生猪生长周期规律来看,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下半年生猪出栏量稳中增加概率大。冷库冻肉大概率将在年底需求旺季投放市场,这将增加未来市场供给,因此年底市场供给很难出现缺口,猪价大幅反弹概率较小。

方正中期期货分析也表示,北方市场生猪价格稳中调整,市场整体猪源供应维持稳定,大体重猪压栏意向仍存,终端市场走货情况一般,部分地区屠企宰量小幅下滑,市场供需相互制约,短期价格调整空间较小。南方市场价格大面走跌,华南市场猪源供应充裕但消费不畅,价格走跌调整。近期国家两次收储带来的利好已经基本上释放完毕,最终猪价还是要回到生猪的供需情况。近期四川、湖南疫情加重导致小体重猪源出栏量增加,叠加行业淘汰母猪数量增加,对7-8月猪价反弹抑制或将增强,若反弹不及预期,则盘面将进一步升水,整体操作思路仍然偏空对待。

【观察】生猪行业集中度尚不足以平滑周期冲击

不久前,曾采访过的养猪农户大姐发信息来询,“这猪价还会继续跌吗?已经很低了啊。”

发信时间已是晚间,是她辗转反侧多时后,试探性向近乎陌生的笔者发出“求救”,言谈间写满焦虑。

有过一头猪仔躺赚近两千元的好日子,如今猪圈里养成三四百斤的大猪却要赔上上千元出售,这种落差让很多散户无法直面。但高价惜售,低价抢抛,又恰恰是对市场没有更多理性判断的散户会跟风做出的选择。

这种选择,从本轮猪周期巅峰之时,似乎就已注定了如今的普亏局面,也是千百年来,猪周期能够循环往复操控养殖户钱袋子的内因。

生猪养殖这种传统行业,决定肉价涨跌的直接因素就是市场供需。供不应求,价格飙升,供大于求,价格回落。周期高点,养殖户蜂拥入市,高价布局产能,推高猪价。但眼见价格下落,存栏猪集中抛售,市场供应激增,又会进一步推动售价下滑。

按照行业规律,我国猪周期一般3-4年一个轮回。

在经历2011年的周期高峰后,我国生猪市场2012年后进入下行通道,并在2014年及2015年第一季度出现深度亏损。此后,2015年第二季度市场价格开始逐步恢复上涨,2016年,我国生猪行业迎来了彼时被称为“最强猪周期”的行业高峰。

高峰过后必是低谷,2016年生猪出栏价格从每公斤20多元的高位开始一路震荡走跌,到2018年4月、5月间,全国均价一度跌至10元/公斤以下,养殖户步入普遍亏损。

2018年8月非洲猪瘟疫情在我国的出现,加速了行业产能出清速度,快速推涨猪价。到2019年8月抢,我国生猪出栏均价一度达到40元/公斤的历史高位,刷新行业认知。而随着产能涌入,如今,全国生猪出栏均价又跌至15元/公斤上下。

肉贵伤民,肉贱伤农。眼看猪周期波动幅度越来越大,不少行业人士将平抑周期的希望,寄托在提高行业规模效应之上。

可以作为先例的是,目前美国、丹麦等国家的生猪行业规模化、集中化相对我国更高,周期特征表现已趋于平缓。20世纪80、90年代后,伴随美国中小型猪场数量迅速下降,行业开始快速整合,猪周期逐渐变平变长,长度拉长至4-5年左右,并逐渐模糊化,养殖盈利趋于稳定,价格波动幅度更加弱化。

近年来,我国也在促进生猪行业规模化发展的道路上付诸许多政策支持,龙头企业的优势愈发凸显。但仍需看到,由于我国生猪行业发展历史悠久,中小散户积淀的数量规模较大,行业集中化程度依然不够高。

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中曾提出,目标到2022年,我国生猪养殖规模化率达到58%左右。但这种规模化中,并非全部为年产千万头甚至上亿头的龙头企业。

目前,我国排名前三的规模养猪企业产能占比仅约总量的5%左右,头部企业依然没有能够对全国价格形成话语权,所以行业集中度提升进程还会继续,猪周期或仍将长期存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