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通胀阴影和中国菜场里的猪肉价格

上海某个社区的一家猪肉店,见证了中国人“大宗消费食材”的价格回落。

“你家的猪肉竟然降价啦?!”

“全国的猪肉都降价了!”柜台里卖猪肉的女售货员亮着嗓子回答。

这是一家上海本地国有食品企业生产的品牌猪肉,一向走中高端市场,几年来几乎从不降价,也不打折。前两年,伴随着整个猪肉市场供应短缺,该品牌的猪肉价格更是一路上涨。最贵时,在有的第三方平台上该品牌的猪肋排价格每公斤可达两百元以上。

柜台里的女售货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从她来到这家店工作,猪肋排最贵的时候是在去年,每公斤151.6元;今年以来价格逐步下调,现在是每公斤96元。从这个价格来看,猪肋排价格在近半年的时间降幅达到36.7%。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店里其他品类的猪肉也都降价了,且降幅超过猪肋排。

猪肋排是上海人餐桌上的美味,即便在价格高时,这家店的猪肋排每天也会早早卖完。现在降价了,对消费者来说无疑是个喜讯。

事实上,市场上普通猪肉价格的下调幅度更大。

“猪肉这半年以来降得厉害,各种猪肉普遍降价。”在位于上海闵行区的一家大型综合菜场里,一位卖猪肉的店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进价便宜,卖价也便宜。原因就是猪多了。”

%title插图%num

这在数据上也有更直观的体现。7月15日,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0.5%,一季度同比持平。其中,在食品烟酒价格中,和其他不同的是,猪肉价格降幅颇为明显,下降了19.3%,而粮食价格则上涨1.2%,鲜果价格上涨2.6%,鲜菜价格上涨3.2%。

在全球笼罩在通胀飙高阴影之下,影响普通人钱包的菜场里出现了难得的价格松动。

高通胀?我们不一样

然而在大洋对岸,通胀又一次飙高!当地时间7月13日,美国发布的6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创下2008年以来最大涨幅,同比上涨5.4%。同期,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同比涨幅达4.5%,是1991年11月以来最大同比涨幅。此前,美国5月5%的CPI数据已让市场震惊。

在美国生活多年的邢女士发朋友圈无奈地感叹:疫情发生以来,政府大量印钱,从房价到电器、食品等的物价都翻了倍,人生第一次体验到了物价上涨的速度超过赚钱的速度,何时见顶还不知道。

美国通胀连续飙高下,各国监管层对全球通胀风险高度关注。

2019年冬天,中国的CPI同比涨幅连续3个月超过3%,其中,2019年11月CPI同比涨幅高达4.5%。也正是在这个月,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当月猪肉价格上涨110.2%,影响CPI上涨约2.64个百分点。

虽然,猪肉价格在CPI中的比重也在变动,但猪肉对于中国CPI数据的影响程度不言而喻。

在7月15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刘爱华表示,猪肉价格同比已经连续9个月下降,上半年平均下降19.3%,影响CPI下降约0.45个百分点。可以说,今年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温和上涨,食品价格由涨转降是影响涨幅总体回落的最主要原因,其中猪肉价格又是重要原因。

此前,在短短不到两周内,生猪价格过度下跌预警级别就从三级上升到了一级。先是6月1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生猪价格过度下跌三级预警。全国平均猪粮比价为5.88:1,进入《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下称《预案》)设定的过度下跌三级预警区间,建议养殖场(户)科学安排生产经营决策,将生猪产能保持在合理水平。

到了6月3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信息称,6月21~25日,全国平均猪粮比价为4.90∶1,已进入《预案》设定的过度下跌一级预警区间,中央和地方将启动猪肉储备收储工作。

7月13日,华储网发布通知,将开展今年以来的第二次中央储备猪肉收储入库工作。

猪肉价格将底部震荡

随着国储肉项目启动,业内对猪肉价格的预期有所好转。近期猪肉价格已出现止跌迹象,平均批发价基本上在22.5元/公斤附近震荡。

第一财经记者观察的上述猪肉店的猪肋排价格在近一个月来也没有变化,稳定在每公斤96元。

“估计不会再降了。”女售货员说。这是自从今年2月猪肉价格下调后的最低价。

上海另一家国有肉食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公司的猪肋排一个月前降到今年最低价每公斤110元,最高时是在去年,当时每公斤139元。他同样认为猪肉不会再降价了,已经到底了。

另从最上游养猪户的猪肉供应来看,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养猪场往外卖生猪的价格在最近一段时间出现小幅回暖。

一位养猪大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四五月是猪肉收购价格最低的时候,那时候很不好过,压力很大,虽然出栏率高,不仅不赚钱,每头猪亏了约900~1200元。如今压力相对小了些,不过和之前赚钱的日子还是没法比。

“目前价格涨到7.5~8元/斤,每头猪亏500~800元。今年能总体持平或稍有盈利就是最大的收获了。”

%title插图%num

在此背景下,当前市场开始关注猪肉价格的拐点是否已经到来,而如果下半年猪肉价格持续反弹,有观点称,至少在三季度便很有可能会形成“猪油共振”的局面。

业内观察猪肉价格的变化,一般都会看猪粮比价,这是因为猪粮比价直接影响到养殖户的利润空间,养殖户会根据利润变化自发调节补栏规模,从而形成猪粮比价-利润-母猪补栏-生猪出栏-猪肉供给的传导链条,最终通过影响猪肉的供需平衡来影响价格,这也是“猪周期”的一般循环轨迹。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分析,从猪粮比价到猪肉价格的传导链条来看,目前猪粮比价跌破盈亏平衡点对养殖户利润的侵蚀已经影响到了养殖户的补栏意愿,主要体现在6月以来,用来生产三元商品猪的二元母猪价格出现明显下跌。

“从历史数据来看,能繁母猪存栏量同比增速领先猪肉价格大约10个月,原因在于从能繁母猪到商品猪的养殖周期在10~11个月左右,而目前能繁母猪存栏量环比仍保持1%左右的正增长,这也预示着猪肉价格转为持续性反弹的拐点可能要到今年四季度才能看到。”王青说。

因此,王青认为,三季度猪肉价格料将底部震荡,四季度可能会进入上行通道,年内猪肉价格止跌反弹对CPI造成的压力不大,CPI同比涨幅有望控制在3.0%以内,但需关注明年上半年猪肉价格上行带来的通胀风险。

刘爱华亦表示,随着生猪生产持续恢复、国家收储政策又有支撑,猪肉价格有望保持稳定的态势。食品价格在粮食再获丰收、猪肉价格保持稳定的情况下,总体上涨压力不大。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发布的一份报告也称,预计下半年CPI涨幅将高于上半年,全年平均上涨1.3%左右。其中,下半年猪肉价格仍将处于低位,难以显著抬升CPI;同时,随着疫情好转,农产品生产、运输、供应恢复正常,食品价格涨势将较弱。

货币政策维持“不紧不松”

在上述背景下,业内分析,国内高通胀的可持续性较弱,有逐渐缓解之势。与此对应,货币政策仍将维持“不紧不松”。

%title插图%num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认为,预计未来货币政策将对经济恢复维持必要的支持力度,平缓社融增速的过快下滑,不排除定向降准的可能性。

一方面,从投放模式来看,央行公开市场操作(OMO)小额操作和中期借贷便利(MLF)等量续作相搭配的“日常投放模式”有望延续,能在熨平短期波动的同时有效平滑市场预期;另一方面,从投放结构来看,货币政策将继续发挥结构性精准滴灌作用,定向支持实体经济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

值得一提的是,7月15日,央行实施了年内首次降准,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释放长期资金约1万亿元。

有分析称,此次降准主要是为了增强金融机构资金配置能力、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降低社会综合融资成本。

毕竟,从当前结构上看,企业盈利不平衡状况较为突出。一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扭曲了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的平衡;二来,先后受到疫情、原材料价格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目前小微企业利润增速明显低于大中型企业,而小微企业贡献了全国80%的就业。“因此,亟须货币政策的精准发力,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支持。我们认为,这是促使本次降准的最主要原因。”光大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称。

美国的高通胀可能还要再继续飞一会儿。但从我们身边的物价整体水平和一直以来的稳定货币政策来看,似乎可以先松一口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