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有光:简单唯物主义为何比'人亡灵存'更不能接受?

%title插图%num

(网易研究局稿件未经同意禁止一切媒体转载,包括友商)

网易研究局出品——如何更快乐

你快乐吗?如何才能做一个快乐的人?金钱和快乐一定成正比吗?快乐的影响因素有哪些?网易研究局邀请长期从事快乐研究的全球知名华裔经济学家、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黄有光解读快乐的秘密。


NO.069 简单唯物主义为何比‘人亡灵存’更不能接受?灵魂来源的涌现论

根据笔者的定义,简单唯物主义相信我们的宇宙不是被创造的,而是自然形成的,约140亿年前的大爆炸(Big
bang)是自己发生的,不是我们的创世者使然的。大爆炸之后,以及后来的宇宙膨胀(inflation)之后,星球形成,包括我们的太阳和地球形成,至少在地球上进化出生物,又进一步进化成高级动物与人类。在这期间,心灵也在至少高级动物中涌现(emerge)出来。这个简单唯物主义信仰,是科学家的主流信仰,在中国,也是多数人的主流信仰。
本文论述,这个表面看来是合理的信仰,是很迷信的,是违反事实的,是比灵魂存在更加不能接受的。

进化,包括涌现,本身是可以接受的。涌现表示,比较复杂的整体出现了其组成部分所不具有的一些性质,或比较新的东西,有原来的东西所不具有的性质。例如,如果我们把一些物质(包括金属、橡胶等)做成有两个轮子、座位、踏板等,一辆脚踏车(北方人叫‘自行车’,好像说,不必踏,骑上去就能够行走)就涌现出来了,并有了原来那些物质所不具有的性质:可以供人当交通工具。

像我们制造脚踏车等,是有意识的创造,比较容易涌现出新的特性。自然的涌现,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须要多亿万倍的时间。随机出现一些复杂性与新性质,不是完全不可能,但可能性很小。要出现很特别的新性质,像从非生物涌现出生物,从没有心灵的生物,涌现出心灵(主观意识),这些特大的飞跃,更加须要百千亿万倍的时间。

心灵的存在是我们最确定的事实,必须接受心灵的涌现,除非接受万有灵论或泛灵论(所有的事物,原来就有心灵,就不必再涌现)。但泛灵论是绝大多数人都不能接受的。例如,著名哲学家Searle (1997)认为泛灵论是‘荒谬的观点’,McGinn
(2006) 认为泛灵论‘完全是神话’, Moreland (2010, p.39) 认为它完全没有接近对意识存在的解释。不过,实际上,任何其他的关于心灵的理论,也完全没有接近对意识存在的解释。比较合理的说法是,泛灵论违背组织无差异原则(Sebastián 2015) 或违反直觉(Roelofs & Buchanan 2019)。笔者认为,泛灵论难以接受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甚至我们的大脑如何产生心灵,我们都完全没有头绪,要接受一个电子、光子或中微子都有心灵,简直是匪夷所思,尤其是如果宇宙是自然形成的,不是被创造的,更尤其是,如果宇宙只有140亿年的历史(接受几乎所有科学家都接受的大爆炸理论)。泛灵论之所以还有很多信仰者(尤其是哲学家),主要是其他主义也不能够可以令人信服地解释心灵的来源。

至于唯心主义,也显然比唯物主义难以接受,因为心灵是比物质更不简单的东西,更难是原来就有的一切东西的基础。无论如何,简单‘唯物主义的达尔文自然观几乎肯定是错误的’ (Nagel 2012,标题)。 必须接受涌现论,包括心灵的涌现。(关于心灵的涌现,见如:Clayton 2004, Vallacher & Michaels 2012, Van Hateren 2015,
Grinde 2016,Korzeniewski
2020。)

简单唯物主义的上述信仰(本文第一段),问题不在于接受涌现,而在于:

第一,认为大爆炸是自己发生的,这是违反热学第一定律,东西不能无中生有的最基本科学原则的。(详见拙作《宇宙是怎样来的?》,复旦大学出版社,第6章关于公理1的讨论。)

第二,简单唯物主义违反本专栏这两个月来几篇文章论述的关于灵魂存在的许多事实(包括灵媒、对前世的记忆、濒死经历等)。

第三,140亿年只有不到10的18次方的秒数,要能够只靠自然随机变化,就进化出有主观意识与创造性的人类的高度,是很难接受的。随机的10的18次方,如何解出比10的143次方(蛋白质多肽链的不同折叠方式的可能数目)更加复杂亿倍的心灵呢?

简单唯物主义者可能承认这个可能性很低,但同时认为灵魂存在的可能性更低。是吗?简单唯物主义者必须接受:从非生物的物质进化出生物;从无灵性的生物进化出有灵性(主观意识)的生物。这两种涌现都是巨大的飞跃。在一个只靠自然随机变化的宇宙内,在10的不到18次方的秒数内完成,可说是匪夷所思!不如接受《宇宙是怎样来的?》的进化创世论。这要求,在只靠自然变化的大宇宙,在无穷长的历史中,可以进化出生物与心灵。这个要求,不到简单唯物主义要求的0.000… 1%. 这不是更加可以接受吗?何况这个进化创世论又从五个非接受不可的公理论证出来了,而且与我们所知道的所有事实相融洽。

既然我们的小宇宙(约140亿年前的大爆炸而来的‘我们的宇宙’)是被创造的,则创世者很可能要让这个小宇宙能够快速进化出生物与心灵。这个可能性,比在一个自然的宇宙,在同样短的时间进化出生物与心灵要高很多,更加可以接受。要使灵魂能够存在,或使我们的心灵能够独立于我们的肉体,在我们死后,还能够存在,不只要求进化出心灵,还要求涌现出能够独立于肉体的灵魂。考虑下述三种涌现:

从非生物的物质涌现出生物。

从无心灵的生物涌现出心灵。

从心灵涌现出灵魂。

根据笔者对有关科学知识的掌握,可以很有把握地说,B是比A更加困难的。至少,科学家已经可以根据遗传基因的双六角形结构,大致解释生命为何可能。但关于物质的大脑如何产生心灵的问题,科学界与哲学界一点头绪也没有,这个‘主观意识的难题’(hard problem of consciousness; 见Chalmers 1995, 1996)是千年难解的‘世界之结’(world knot). 虽然C也很困难,但应该比B相对容易,至少C不比B困难很多。这一方面是因为,C只要求心灵出现之后,能够进一步独立于肉体而继续存在,而B要求从没有主观意识或心灵涌现出心灵。这后者显然困难得多,因为心灵与物质是完全性质不同的东西,而灵魂与心灵是类似的,主要只是后者依附于肉体,而前者独立于肉体。

上述三种涌现,可能在:1.在非被创造的宇宙,只靠自然变化,在140亿年内完成;2. 在被创造的小宇宙,在140亿年内完成。显然的,给定任何同一种涌现,第2种情形是远远比第1种更加可能很多的。

我们现在要比较的是简单唯物主义的B1,和我们的C2:

B1:在非被创造的宇宙,只靠自然变化,在140亿年内完成心灵的涌现。(简单唯物主义的要求。)

C2:在被创造的小宇宙,在140亿年内完成灵魂的涌现。(相信灵魂存在的要求。)

既然C比B并不困难很多,而2比1容易得多,应该相信,C2比B1更可以接受。我们的灵魂存在于我们这个被创造的小宇宙,比简单唯物主义的信仰,更加可以接受,也比较符合本专栏前约10篇文章介绍的事实。或者说,简单唯物主义是比灵魂存在更不能接受的。如果不相信比较可以接受的灵魂,而且认为肯定不能够存在,而确信比较不可以接受的东西,不是迷信,那么,什么是迷信呢?

从心灵如何涌现出灵魂,我们还不能解释。然而,我们同样不能,或更加不能解释,如何从没有心灵的生物涌现出有心灵的生物。如果我们不能够回答这个‘如何’,却能够相信这个涌现,为何我们不能够相信从心灵,也可能涌现出灵魂呢?何况上述B1与C2的比较,应该使我们相信,灵魂在我们这个被创造的小宇宙的存在,比简单唯物主义更加可以接受。像许多学者在研究心灵如何涌现,如果能够,我们也应该研究心灵如何能够涌现出灵魂。然而,否定灵魂的存在,对这个研究并没有帮助。

接受心灵与灵魂的涌现,超越了简单唯物主义,但依然是(非简单的)唯物主义,因为心灵是从物质涌现出来的,物质是基础。大宇宙原来只有物质,在漫长历史中进化出生物、心灵,并达到能够创造大爆炸的水平。这个被创造的,从大爆炸开始的小宇宙怪异无比,能够快速进化出生物、心灵与灵魂。

加上帕斯卡的赌博的道理(详见笔者希望要出版的关于‘人亡灵存’的书),不相信‘人亡灵存论’是不理性的!在下次的文章,希望讨论人亡灵存对人生与道德的含义。

文献

CHALMERS, David J. (1995). Facing up to the
problem of consciousness. 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Studies, 2: 200–219

CHALMERS,David J. (1996) The Conscious Mind: In Search of a Fundamental
Theo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CLAYTON, Philip (2004). Mind and Emergence:
From Quantum to Consciousnes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GRINDE, B. (2016).  The Evolution of Consciousness, Springer.

KORZENIEWSKI, B. (2020). Self-consciousness
as a product of biological evolution, 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Studies,
27(7-8): 50-76.

McGINN, C. (2006). Hard questions: Comments
on Galen Strawson. 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Studies, 13, 90–99.

MORELAND, James P. (2010). Consciousness
and the Existence of God: A Theistic Argument. New York: Routledge.

NAGEL, Thomas (2012). Mind and the Cosmos:
Why the Materialist Neo-Darwinian Conception of Nature Is Almost Certainly
Fals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ROELOFS, L. & BUCHANAN, J. (2019).
Panpsychism, intuitions, and the great chain of being. Philosophical
Studies,  176, 2991–3017 (2019). https://doi.org/10.1007/s11098-018-1160-1

SEBASTIÁN, M.Á. (2015). What panpsychists
should reject: on the incompatibility of panpsychism and organizational
invariantism. Philossophical Studies, 172, 1833–1846.
https://doi.org/10.1007/s11098-014-0394-9

VALLACHER, Robin R. & MICHAELS, Jay I.
(2012). Why the mind works: The emergence of consciousness from mental
dynamics, In: KREITLER, Shulamith & MAIMON, Oded, eds., Consciousness: Its
Nature and Functions, Nova, pp.277-288.

VAN HATEREN, J.H. (2015). The origin of
agency, consciousness, and free will, Phenom Cogn Sci, 14:979–1000. DOI 10.
1007/s11097-014-9396-5

往期回顾:

点击进入“如何更快乐”专栏,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黄有光简介:

Monash大学荣休教授、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Global Priorities Institute咨询委员。

1942年出生于马来西亚。1966年获新加坡南洋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经济学学士学位,1971年获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74年至1985年在澳大利亚Monash大学任副教授(Reader),1985-2012年任讲座教授(personal chair), 2013年后成为终身荣誉教授(Emeritus Professor)。于1980年被选为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于1986年被选入Who’s Who in Economics: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Major Economists 1700-1986的十名澳大利亚学者与全球十名华裔学者之一, 于2007年获得澳大利亚经济学会最高荣誉—杰出学者(Distinguished Fellow)。受邀请于2018年到牛津大学作第一届Atkinson Memorial Lecture。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

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title插图%num

关注网易研究局官方视频号,看书本上学不到的新鲜经济学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

【精彩推荐】黄有光·网易研究局专栏PC版>>

【精彩推荐】黄有光·网易研究局专栏客户端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