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妆代运营商悠可:三年欠社保公积金4720万

号外 徐超

全球第二大零售美妆市场中国,即将迎来一家规模在国内最大的美妆品牌电商服务商上市公司。日前,实体总部位于杭州的悠可通过了港交所的聆讯。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2015年及2020年中国零售美妆的市场规模分别为人民币4110亿元及人民币8620亿元,五年期复合年均增长率为16.0%,并预计于2025年增长至人民币1.618万亿元,五年期复合年均增长率为13.4%。

在如此海量的美妆市场,悠可的业绩一枝独秀。根据招股书披露,按促成或产生的GMV计算,悠可在2018年是人民币46亿元,至2020年是人民币163亿元,3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88.5%;悠可的合计收入2018年是人民币11.645亿元,至2020年是人民币16.595亿元;经调整利润从2018年的人民币2.071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人民币4.242亿元,两年复合年均增长率为43.1%。悠可2020年占有的市场份额是13.3%,在国内美妆品牌电商服务商中排名第一。

高光的业绩背后,悠可却还有很多灰色的东西。有大品牌在建立起自己的电商渠道后,就一脚踢开了“用不着”的悠可;2020年,悠可因为自身的数据安全漏洞,被黑客盗取了客户信息用以诈骗;2018年-2020年,悠可连续三年没有依法为员工缴纳足额的社保公积金,且金额逐年上升,董事会对此的态度是“不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看人脸色的生意

悠可主要通过服务模式或经销模式产生收益。悠可打出的口号是“为美妆品牌合作伙伴解决参与中国电子商务业务所面对复杂局面及难题的能力”。

具体服务模式上,国外的美妆品牌,有的欠缺电商经验,并且不熟悉中国的消费者喜好和有效营销战略;有的对中国的规管制度以至电商市场及美妆市场的规定欠缺了解及关注意识,因而面临合规风险;此外,与众多的电商平台合作会牵涉不同的准则及规则,这样在不同平台开店就会有各种繁琐不堪的事,进而影响到成本效益。

悠可的长处就在于,凭借对中国美妆电商市场的了解、经验及专长,加上自身的全渠道能力及技术基础设施,为美妆品牌合作伙伴带来增值,协助美妆品牌合作伙伴面对该等复杂局面及变动时游刃有余,落实有效的营销及销售战略,扶持对方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

这种类似代理人的服务模式,悠可做到的成绩是,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品牌合作伙伴包括所有六大美妆品牌集团(按2019年的全球收入计),拥有涵盖44个品牌合作伙伴的组合,当中包括33个品牌赋能合作伙伴(如Clarins、Clé de Peau Beauté、L’OCCITANE、Perfume GIVENCHY、Sisley及Valmont)及11个孵化品牌合作伙伴(如Christian Louboutin、Penhaligon’s及Tatcha)。

但这种模式的欠缺性在于,平台依赖性太高。根据招股书披露,悠可的GMV绝大部分来自中国一些知名电商平台(包括天猫、淘宝、京东和唯品会)上出售的美妆产品或提供的服务。

客户依赖性太高。招股书披露,2018-2020年,悠可最大的品牌合作伙伴产生的收益分别占到悠可总收益的32.1%、17.1%及10.6%。从五大美妆品牌合作伙伴产生的总收益分别约占悠可2018-2020年总收益的70.4%、55.8%及39.3%。

悠可也承认,若未能继续吸引及留住美妆品牌合作伙伴,可能会对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恰恰就是怕什么来什么。悠可2018年的最大供应商旗下的三个品牌先后于2019年和2020年终止和悠可合作;2020年,供应商旗下又有三个品牌终止合作,原因是客户自己开始做电商运营。还有一个客户,因其内部政策变化,减少了对悠可的物流服务量。

欠缴社保公积金未处罚

悠可的发展史始于2010年成立的杭州宁久微(目前为公司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及于2012年成立的杭州悠可(在中国的主要运营实体)。

悠可在招股书中承认,没有根据中国相关法律法规为若干雇员缴足社保和住房公积金。“于2018年、2019年及2020年,我们社保及住房公积金贡献的不足金额分别约为人民币13.1百万元、人民币15.1百万元及人民币19.0百万元。”换算下来,悠可欠缴的社保和公积金总计4720万。

法律明确规定,社保逾期缴纳的金额,须按每日0.05%支付滞纳金;限期仍未缴纳的,主管部门可加收一至三倍滞纳金的罚款;公积金也要在规定期限内补足。限期未缴付的,可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不过悠可称,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于2018年9月21日颁布的《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切实做好稳定社保费征收工作的紧急通知》,行政执法机构不得组织统一收回企业的过往社保欠款。

2021年3月9日,悠可在法律顾问的协助下,得到杭州当地社保行政部门的确认,在与社会保险有关的国家政策未发生重大变化或未收到雇员投诉的情况下,不会被要求补交未缴社保款项或施加处罚。也是在同一天,杭州当地住房公积金部门和悠可面谈后确认,悠可在杭州的中国附属公司能够继续按现行付款基准支付住房公积金。

悠可称,相关行政部门没有就社保和公积金问题施加任何行政诉讼或罚款,也没有收到任何清偿欠缴金额的命令。而且也没有任何雇员对此提出投诉。

董事会认为,鉴于此,这些违规行为不会对悠可的财务状况或整体经营业绩及业务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因此并无就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供款欠额作出拨备。

2020年发生黑客刑案

作为美妆的电商服务商,数据安全对悠可来说是第一位的。悠可也在招股书中披露,优先维护、存储及保护重要数据,已经实施相关的内部程序和控制措施,确保数据受到保护,并避免泄漏和丢失有关数据。

悠可称,已经建立一个信息系统安全管理框架,包括相关的内部控制及风险管理机制,以管理网络安全、数据安全、抵抗病毒措施、系统变更的批准程序、系统监察、事件管理及业务连续性保证系统。且已发出清晰的数据备份与存档的标准及要求,并已订立数据有效性定期测试的程序。

悠可还给全体人员提供定期培训,确保所有人均充分了解数据安全方面的重要性以及所采取的措施。此外,悠可还设有紧急反应机制以评估重大风险、制定灾难应急计划,并定期进行紧急事故演习,应急机制是根据ISO 27001信息安全管理制度制定。

在这一系列措施之外,招股书首次披露了悠可在2020年发生的一起黑客袭击刑事案件。黑客利用悠可的安全漏洞,窃取了在品牌合作伙伴的某些天猫店购买过商品的消费者的个人资料,然后冒充客服代表欺骗消费者进行诈骗。悠可称,“在进行深入内部调查后,我们向杭州市公安局钱塘分局报告该系统漏洞。公安局随后逮捕了犯罪嫌疑人,并将案件移交起诉。”这起案件究竟是外部黑客利用了技术上的优势,还是内部人“监守自盗”或者内外勾结,悠可在招股书中并没有详细披露,因此关于悠可的数据安全问题,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