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内托管不只"看孩子":给鸡娃降温 促教培机构转型

选择校内托管还是校外培训?正值暑假,这一问题横亘在贾瑜面前。

孩子在北京朝阳区一所公立小学就读、夫妻为“双职工”的贾瑜,在7月9日收到了家长群中的一条消息:学校将为家庭确有看管困难的学生,提供暑期托管服务,12天托管费合计360元。此前,她的孩子暑假待在一家私立托管机构,每月交付近2000元托管费。

尽管托管成本大幅降低了,但贾瑜还没有下定决心。第一财经记者调研时发现,由于校内托管只提供基本的学习场所、组织体育活动,并明确规定不能组织学科培训和授课,所以部分家长包括贾瑜,仍希望把孩子送到校外机构,他们希望“除了托管,还可以上兴趣班或者补课”。

对于家长们的需求,互联网教育专家、素履咨询创始人郁苗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应予以尊重,并正确引导,让校外培训发挥到满足多样化教育需求的作用,成为校内教育的有益补充。

从地方到部委,政策也在不断推进。最早在6月15日,上海市发布有关小学生暑假托管班的政策。随后,武汉、北京等地相继响应。7月9日,教育部正式印发《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校内托管迅速向全国铺开。

7月13日,教育部在新闻通气会上进一步明确,课后服务将在今年秋季开学后实现义务教育学校全覆盖,并努力实现有需要的学生全覆盖。课后服务推行“5+2”模式,即学校每周5天都要开展课后服务,每天至少开展2小时,结束时间要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相衔接。

业界普遍认为,各地推进暑假托管服务,与加快推进“双减”(即减轻学生作业负担、减轻校外培训负担)密切相关。

“落实‘双减’的重点仍在校内。目前,学校正成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课余时间和假期的主要承接主体。同时,只有当校内托管有更丰富的内容服务,才会真正减少校外培训的实际需求。” 郁苗说。

地方“校内托管”渐次展开

根据贾瑜提供的“小学暑期托管服务通知”,暑期托管服务对象为家庭确有需要(双职工、无老人看管等)的一年级至五年级本校在校学生。托管期间教师不讲授新课,学生自主学习。

就在9日学校发布托管通知的当天,教育部印发了《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下称《通知》),其中明确,暑期托管服务坚持学生自愿参加,主要面向确有需求的家庭和学生。

对于托管内容,《通知》称,应以看护为主,开放教室、图书馆、运动场馆等资源设施,合理组织提供一些集体游戏活动、文体活动、阅读指导、综合实践、兴趣拓展、作业辅导等服务,不得组织集体补课、讲授新课。有条件的地方和学校要积极拓宽资源渠道,充分利用当地红色教育基地等社会教育资源,积极吸纳大学生志愿者、社会专业人士等参与学校托管服务。

事实上,先于该《通知》,北京探索“校内托管”的步伐早已开启。

7月2日,据北京市教委官方公众号“首都教育”公告,将在暑期推出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由各区教委组织,学校承办。当日晚间,西城区的公办小学开始了暑托教师报名。随后,西城、海淀、朝阳等城区小学暑期托管服务的报名工作陆续推开。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北京各区已开启的暑期公办托管服务,均为8小时一天,12天一期,共计2期,而相同街道两期承办的公办校或将不同。缴费标准也是各区统一,为30元/天,共计360元,午餐费另计。

因增设暑假托管,教师寒暑假是否或将被取消成为关注焦点之一。对此,教育部在上述通气会上辟谣称,暑期托管服务应遵循学校主动、社会参与、教师志愿、学生自愿、公益普惠等基本要求。要统筹合理安排教师志愿参与托管服务的时间,依法保障教师权益,既要保障教师暑假必要的休息时间,也要给教师参与暑期教研、培训留出时间。“要取消教师寒暑假”的说法没有依据。

“学校会根据托管学生人数,合理配备校医、班主任等教师,托管教师本着自愿参与的原则进行统筹,建议党员干部、骨干教师等带头报名。对于参与教师,学校会按照区级规定标准发放补贴。”北京回龙观中心小学校长高欣蕾对第一财经介绍称,今年暑期,学校暂时没有吸纳大学生志愿者的计划。

北京并非最早行动的地区。据了解,上海、武汉等地早于6月份就发布了今年开展大范围小学生暑假托管班政策,相关服务已提供多年。根据两地既往政府组织的暑托服务,主要以招募志愿者的形式进行。

据“上海教育”公众号,今年,上海暑托班的办班点覆盖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五个新城等重点区域,各区也将结合区域实际,盘活各类场地资源,在园区、商圈、楼宇周边开设办班点。此外,暑托班的带班工作人员原则上按师生比1:5左右配备,预计今年共将招募超过12000名学生志愿者加入暑托班工作中。

“地方教育部门要从本地实际出发。”《通知》提出,鼓励有条件的学校积极承担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

截至目前,公办托管已在全国多个城市铺开,广州、深圳、成都等多地纷纷响应。

“兜底”服务与家长需求如何协调

对于上述部分家长关于暑假托管能够有除了“兜底”之外功能的期望,郁苗认为,由于今年多地是第一次开展暑假托管服务,学校筹备时间并不长,协调和调度资源的时间也有限,在此背景下,校内托管的专业度有待提升,服务活动形式单一、专项经费不到位等问题也需要进一步解决,而家长方面,也需要一个了解和接受的过程。

教育专家、亲子作家蔡朝阳进一步对第一财经分析称,现阶段,校内托管还停留在“管孩子”的功能。故而,更高、更多样的托管需求仍会流入校外市场,通过校外学科培训、兴趣班或游学项目,让孩子获得技能上或者兴趣上的提升。

但这种“管孩子”的兜底服务,在高欣蕾看来,对于有需求的家庭,“家长还是非常认可的”。

郁苗也认为,从长远来看,暑期托管是教育平权理念的延续,让暑期市场上多了一种可供选择的公益性服务,通过普惠托管,有利于降低家庭生育门槛和育儿成本。

事实上,为了让暑假托管深化普惠教育、推进教育平权,多地对于托管对象和托管费用进行了细化。例如,在山东泰安开展的暑假社区托管项目中明确,对家庭条件困难的学生,将免收服务费用。

武汉也提出,全市193个市级托管室和82个区级托管室服务区域范围内的小学阶段青少年均可报名参加,但重点是双职工家庭、外来务工家庭和中低收入家庭子女,无户籍限制。

“暑期托管服务更重要的是释放了一种信号,来引导未来的暑假模式。”郁苗说,在“双减”风向下,“不上新课、更不超前教学”的暑托班有利于为小学教育的“军备竞赛”撤火,给孩子进一步减负。

教培市场影响几何

教育部“支持暑假托管服务”的政策出台后,也牵动着教培行业的神经。

7月11日晚,在孩子刚上完某社区私立培训机构的“一对一”英语辅导后,贾瑜被告知,“今年暑期课程结束后,将不再开设新班,望家长早做准备。”贾瑜意识到,“鸡娃”战略真的行不通了。

“新的托管机制下,学生和家长将加深对素质教育的认知,淡化对培优的诉求。而当超前、培优等校外培训的需求得以减少,‘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问题将得到解决。”郁苗称。

伴随公办校“接棒”暑托班,学校正成为小学生假期和课余时间的主要场景。在此过程中,市场化教培机构将如何转型?

“校内托管到来,加深了行业对于强监管的预期。虽然现阶段校外培训的需求依然可观,但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重启时机,还未可知。”携培教育社群运营总监、武汉别惹蜜蜂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王一帆告诉第一财经,由于“双减”方案尚未落地、市场对于“减培”、“禁培”的政策要求尚不明朗,他中断了社区托管和基础教育培优业务,将经营重心转移到社群教育和亲职教育。

另一名从事民办英语教学20余年的北京海淀区教师对第一财经表示,虽然“校内托管”不涉及学科类辅导,理论上与校外培训不存在抢生源的关系,但会让家长们更加审慎、忧心机构跑路。“在此背景下,不少机构在今年暑假改变了付费方式,开始按课时、月度结算。”

该名老师还透露,“托管+培训”的授课模式,多见于小型培训机构,“由于餐饮归市场监管局管,而教学归教委管,大机构和连锁教培机构大都不会给自己添麻烦”。

除了属于“易敏体制”的小型教培机构外,教培市场的不确定性也对大型教培机构、乃至知名上市公司产生了影响。51TALK副总裁戴云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坦言,在义务教育阶段和学龄前阶段的学科类培训限制趋严的背景下,不少教培机构开始拓展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等业务,寻求转型。

“但就今年而言,校内托管对于校外培训的影响不一定明显。因为早在该政策出台前,各地校外暑期兴趣班的报名工作就已经进入尾声。”郁苗称。

下一步,郁苗告诉第一财经,应实现“校内托管与校外培训的相互补益”。其间,对于以“托管+培训”形式存在的专业化机构而言,一方面,可以通过走进校园,寻求服务转型,主动接受学校的服务购买或服务承包;另一方面,可以走精品服务路线,提供更为丰富的内容和优质的体验,甚至走向社区内多业态一站式供给。

(受采访者要求,文中贾瑜为化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