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是吸血鬼还是活菩萨?究竟余额宝该不该被取缔?

  到目前为止,余额宝规模超过了4000亿元人民币。2014年以来,余额宝一直饱受争议,有人甚至认为余额宝是依附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更是依附在全体老百姓身上的吸血鬼,国有四大银行联手堵截余额宝。同时,也有人认为余额宝是互联网金融的一次创新,给余额宝用户带来实惠,余额宝是挑战了银行垄断,任何创新都不可能没有瑕疵,余额宝不是吸血鬼而是活菩萨。那么,余额宝是吸血鬼还是活菩萨?究竟余额宝该不该被取缔?

  余额宝不仅是依附在银行上的“吸血鬼” 更是依附在整个老百姓身上的吸血鬼

  正方观点

  余额宝的预期年化利率推高了贷款预期年化利率

  余额宝的出现确实给银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但是,当老百姓沾沾自喜于手机账户中又多了几块钱利润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想过,自己所在的企业融资成本正在面临大幅上涨的风险。这事跟你没关系吗?我想,至少你的加薪机会已经被吞噬了,而你的工作机会恐怕也会更加风雨飘摇。

  我不是危言耸听,更非号召谁退出余额宝,而只想告诉人们一个重要的经济事实:余额宝哪里只是冲击银行?它所冲击的是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冲击的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安全。因为,当余额宝和其前端的货币基金将2%的预期年化预期收益放入自己兜里,而将4%到6%的预期年化预期收益分给成千上万的余额宝客户的时候,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也就是最终的贷款客户将成为这一成本的最终买单人。

  所以我们强调,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它们并未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它们通过向公众输送一点点蝇头小利,为自己赢得了巨额利润,同时让全社会为之买单。具体来说,我们假定余额宝4000亿元规模平均预期年化预期收益6%,利润240亿元,余额宝和货币基金大约要吞掉80亿元(4000亿元的2%),其他余额宝客户分享160亿元。

  我们都指责商业银行暴利,但银行毕竟是通过经营贷款风险之后才获得的风险预期年化预期收益;但余额宝呐?它们睡着觉就可以从240亿元的预期年化预期收益中分走80亿元,而且风险比打劫还小,这难道不是暴利?我看更像是“暴力”。

  我当然反对银行暴利,但消除银行暴利必须是还利给中国实业企业,而不是分配给“金融寄生虫”。日本同样是高储蓄国家,谁听说日本允许余额宝的出现?我想,对任何一个市场经济体,对于任何一个还有些智商的金融监管者而言,都应当旗帜鲜明地抑制余额宝。因为它严重干扰了预期年化利率市场,严重干扰银行流动性,严重拉高实业企业融资成本,从而加剧金融和实业之间的恶性循环,严重威胁中国的金融安全和经济安全。

  现在,银行被迫加入 “发宝”行列,但它们一定心存忌惮。因为,它们不像余额宝,余额宝只是“寄生虫”,而不是钱的经营者,所以它们喝起血来可以无所顾忌;但银行行吗?银行是钱的最终经营者,存款成本上升1个BP就意味上亿元的利润损失。所以,它们玩得起吗?很多人痛恨银行,恨不得它们全都死去,但我告诉你:银行死了,余额宝也必死无疑;银行风险增加,余额宝同样风险巨大;更重要的是,银行死了,中国经济将崩溃。

  中国金融监管当局居然对余额宝这样的典型 “金融寄生虫”无动于衷,把余额宝纳入监管到底是要保护它,还是真要监管它?他们美其名曰:怕干扰金融创新。我请问:中国金融创新有没有标准?应当鼓励怎样的创新?抑制和取缔怎样的创新?我认为,在央行大脑中根本就没有标准。那好,我告诉你,一切可以提高实业效率、降低企业成本的金融创新,才是我们应当鼓励的,才是符合中央关于“金融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原则的。除此之外,一切金融自我循环,并暴力吞噬社会财富的暴利行为都应当被列入取缔清单。

  请问:按此原则,余额宝是不是该被取缔?我认为,这样的金融行为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而言,都该是不被容忍的“邪恶金融”行为。那为什么中国在容忍?为什么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出现余额宝?

  毫无疑问,我的主张就是取缔余额宝,还中国以正常的金融秩序。

  反方观点

  余额宝的本质是货币市场基金,它是市场预期年化利率的追随者,而不是决定者。货币基金以债券、票据、银行存款等作为标的,余额宝的历史预期年化预期收益率不是凭空设计出来的,和其他货币基金一样,它也有自己的模式,也会随着市场情况波动。而一些业内人士所看到的余额宝预期年化预期收益率略高的情况,正是其推动预期年化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正常现象。

  余额宝的出现不一定会抬高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贷款的成本主要取决于市场中资金的供需状况,而不是融资成本。而余额宝们吸纳的资金基本上都回到了银行体系,本质上并没有减少银行存款。资金供给给定的情况下,市场资金需求旺盛时贷款预期年化利率较高;反之预期年化利率较低。如果市场资金需求不旺,贷款预期年化利率下行,余额宝们的预期年化预期收益也会随之下降。换言之,是市场预期年化利率推高了余额宝的预期年化预期收益,而非余额宝抬高了市场预期年化利率。

  事实上,余额宝给习惯于躺在息差上赚钱的银行真正的压力来自对传统经营模式的突破。

  对于普通客户而言,以前手中的小额资金在银行根本不能登堂入室理财,只能放在活期被银行廉价使用。余额宝等于大大降低了传统金融服务的准入门槛,小额客户也可以获得超过6%的历史预期年化预期收益率,当然受到追捧。不能说银行依靠垄断获取预期年化预期收益不是吸血鬼,各类余额宝就因为让百姓得到了比过去高一点(与市场化预期年化利率相比还不算高)的预期年化预期收益就成了吸血鬼。某评论员的言论,只能说明此公立场倾向有问题。

  以余额宝为代表的各种网络金融产品的出现,是金融创新的结果。创新并不可怕,传统金融业对互联网金融更不必存在恐惧和急于打压的心情。感受到压力的银行,解决办法只能是加快预期年化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并且提高银行自身的产品创新能力。近期,民生、中行、平安、广发、交行、工行、浦发等7家银行相继加入“宝宝大战”,推出了类余额宝产品。这正是互联网金融产品“鲶鱼效应”的显现,促进传统金融体系和模式改革的体现。

  在预期年化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对于余额宝类的互联网金融产品而言,应因势利导,利用市场的方式去解决。对于传统银行业来说,出路只有一个,那就是改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