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的华为:有人拧熄了灯塔 又将如何航行?

收入从0元到破1000亿美元,华为逐渐成为行业巨头

“对公司生存的信心更大了,而不是更小了,因为有了更多克服困难的手段。”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最近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过去数年间,制裁加码、芯片断供、剥离荣耀……华为遭遇重重困境,依然逆风扛旗,以创新谋发展。

近日,华为发布自研操作系统鸿蒙,宣布逾百款华为产品将升级至鸿蒙系统。生态圈的快速搭建,不仅为应对美国的技术“制裁”“Android断供”,也承载着华为万物互联的野心。

VCG111222915715.jpg图源:视觉中国

风起于青萍之末。1987年,时年43岁的任正非,与几个志同道合的中年人在深圳的一个“烂棚棚”里创建华为,凭借特区市场化的营商环境、背靠香港的信息优势,才赚得人生第一桶金。

此后年间,华为的业务和体量不断扩容,员工从1人到19万人,收入从0元到破1000亿美元,产品从代理到自研,华为逐渐成为行业巨头。眼下,华为又开启了一段全新发展旅程。

“2021年是继续充满挑战的一年,也是华为发展战略逐步清晰的开始。”日前,华为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公布了华为面向未来的五大战略方向,包括增强软件投资、加强先进工艺弱相关产业投资和智能汽车部件产业投资等。

华为成长往事

1987年,年过不惑的任正非和几个合伙人,在深圳南油新村的一个居民楼里成立华为,主要代理程控交换机,客户是毗邻隔岸的一家香港公司。

当时,垄断中国交换机市场的产品被称为“七国八制”,具体解释是七个国家八种制式的产品,它们合力瓜分了中国的程控交换机市场。

天时地利的机遇下,靠代理挣到第一桶金后,任正非便想带领公司研究出自己的交换机,随后则依靠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在国内站稳脚跟。

90年代经济腾飞的深圳,是当时中国最发达和开放的城市,也让华为成为中国工程师红利的最大受益企业之一。

及至1998年,民族的“巨大中华”(巨龙、大唐、中兴、华为)替代了早期的“七国八制”,重塑了国内通信设备领域的市场格局。其中,中兴和华为的总部都设在改革开放的“桥头堡”深圳。

攘除外来压力后,国内通信设备商开始进入内部竞争阶段。2003年,在通信设备制造领域打拼多年的华为,宣布增加业务条线,成立独立的终端公司做手机

一开始,为推广3G,华为选定的手机赛道是运营商定制机:运营商提供要求,华为生产,不贴商标。直到2010年12月,华为手机召开座谈会,将手机业务升级为公司三大业务板块之一,把产品重心从低端贴牌机,转向高端自主品牌,并豪言要做到世界第一。

另一方面,主攻消费电子芯片的海思在2004年成立,向“现代工业皇冠上的明珠”芯片发起冲击。在这之前,同城的中兴已和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共同建立中兴集成电路,在全亚洲最先开始3G手机基带芯片的研发。

任正非深谙“过冬理论”,在他身后,是深圳开放创新环境下,中国制造业竖立起的一条从低端到高端,覆盖“研发—制造—品牌”的完整产业链。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之后,一直把创新作为城市发展的原始驱动力。无独有偶,华为也是一家把创新放在重要位置的科技企业。”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表示。这是一种巧合,更像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注定。

海外拓展与穿越寒冬

贯穿华为发展的另一条时间线,是其国际化战略的拓展。

1994年,任正非就在一次内部讲话中畅想:“十年之后,世界通信行业三分天下,华为有其一”。他同时意识到“肥沃的土地都已被西方公司占领,只有那些荒凉的、贫瘠的和未被开发的地方才是华为扩张的机会”。

带着这样的思考,因着地缘优势,毗邻深圳的香港,成为华为国际化征程的第一站。此后,华为在1996年进入俄罗斯市场,1997年进入拉丁美洲市场,1998年进入非洲市场,2001年才陆续挺进西欧、北美等发达国家。

2004年,华为迎来发展史上的重要转折点,通过英国电信(BT)的认证,全面进入欧洲主流电信市场。2005年,华为海外合同销售额首次超过国内合同销售额。

2009年,在其他跨国电信运营商遭遇金融风暴、收缩移动通信基础设备投资额的关口,华为借助中国避风港,凭借3G市场的启动实现逆势突围。4年后,华为营收超过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通信设备供应商。

“华为作为一家中国民营企业,用短短几十年时间走完了西方巨头上百年的路,成为ICT领域的王者。虽然当下国际局势对华为不利,但华为的技术在,体制在,中国巨量市场的优势在,这些都是华为破局的支撑点。”赵振营表示。

对华为而言,从1991年研制交换机开始,及至2019年底,华为成为全球持有专利数量最多的公司之一,且85000多件专利,90%以上是含金量最高的发明专利。

赵振营称,任正非自己不会写一句代码,但其借助优秀的管理能力和人格魅力,“用好人,分好钱”,让员工在解决自己需求的过程中帮助老板实现了理想。

“内部期权,华为很早就在运作了,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华为第一任人力资源副总裁张建国(2000年离职)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为最厉害的地方是用人,也是最早搭建人力资源体系并提出人才“知本论”的中国公司。

到2019年,受实体清单事件影响,华为在美洲地区、欧洲中东非洲地区、亚太地区的收入占比均出现下降。随即,华为迅速调整,加大研发投入,建设鸿蒙生态圈。

“如果有人拧熄了灯塔,我们怎么航行?”任正非提出上述疑问并解答称,要重视教育,不要过度关注眼前工程与应用技术方面的困难,要专注基础科学研究,“向上捅破天,向下扎下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