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价从峰值大跌13% "死多头"高盛:收复要花更长时间

由于中国抛储、美联储政策收紧预期、市场转入淡季等因素影响,下半年铜价可能承压。

LME伦铜价格已从5月近10700美元/吨的峰值(较2020年3月的最低点涨幅逾120%)回落,至今跌幅近13%。“死多头”高盛虽认为铜面临一轮结构性的长期牛市,仍不改中长期的积极看法,但近期高盛大宗商品策略主管库里(Jeffrey Currie)表示,暂时性冲击导致除了原油以外的大宗商品技术形态都出现了向下突破,价格动能减弱,“我们认为,与此前的其他几轮抛压相比,此次下跌后反弹需要更长的时间”。

上海有色(SMM)分析师朱若琰对第一财经表示,从市场反馈信息来看,尽管抛储低于预期(抛售铜储备约2万吨/月,约为年化2%的供给量),6月23日盘面表现为利空落地,但从宏观基本面来看,下半年铜价仍面临下行压力。

伦铜从峰值持续回落。来源:Wind

伦铜从峰值持续回落。来源:Wind

“死多头”暂趋谨慎

近日,高盛仍表达了长期战略性看多铜价的观点,但短期趋于谨慎。

长期乐观的原因在于,就美联储转向鹰派立场的这一风险而言,高盛认为,不同于股市,实物市场对此反应不大。“看涨大宗商品的论点既不是来源于通胀风险,也与美联储的前瞻指引无关,而是源于稀缺性和强烈的实物需求。唯一能对抗实际通胀的是加息,而不是‘谈论加息’。大宗商品都是‘现货’资产,它们大多不会受到过多的预期影响,而是由当前的供求决定。两年后可能加息的言论完全无关紧要,尤其是当此类言论还压低了10年期美债收益率。”库里表示。

除了加息预期,中国的态度显然是近期商品价格重挫的关键。上周,为了应对上游的涨价压力,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表示将于近期分批投放铜、铝、 锌等国家储备。截至6月17日,LME伦铜报9190.5美元/吨,创近两个月新低;LME伦铝报2365美元/吨,创两周新低。截至上周收盘,上述品种分别报9149美元/吨和2385.5美元/吨。

日前,国储局抛铜得到确认,投放的对象是有色金属加工企业,实行公开竞价。光大期货分析师展大鹏表示,6月22日收盘后国储抛储政策进一步落地,铜的量级约为2万吨/月,年化约占总供给量的2%。从市场反馈信息来看,抛储低于预期,盘面表现为利空落地,但这一事件仍在持续冲击市场情绪。

高盛则认为,中国已经准备好用战略储备来稳定商品价格,但这些供给可能会被欧美等国攀升的需求所吸纳。而且高盛认为,抛储难以长期持续,尤其是大宗商品面临结构性的供应短缺,这种短缺从2024年开始可能会加剧。国储局上一次公布抛储是在2005年第四季度,但并未对市场产生持续影响,铜价在随后的12个月里上涨了60%。今年下半年整体铜精矿市场可能出现450万吨的短缺,这意味着库存消耗将会加速。

尽管长期看涨观点不改,但此次高盛显然更为审慎,尤其是对中短期走势。

“长期看多的观点被短期的冲击削弱了,”库里表示,“虽然实物基本面没有太多改变,但过去一周的几项技术指标向下突破,这加剧了非能源大宗商品的下行压力。铜价跌破了90日移动均线,这是价格动能减弱的强烈信号。此外,由于CTA策略在目前大宗商品仓位的短期变动中占据主导地位,这一策略往往会助涨助跌,因此卖压很可能会持续,直到各种负面消息带来的扰动消退。”

此外,美元近期走强也导致基本金属、贵金属和农产品等大宗商品出现抛售。高盛认为,美联储会议的影响只是暂时的,诸多机构也依然认为中长期美元倾向于走弱,这与美国财政赤字高企和实际利率预计维持低位息息相关。尽管如此,短期而言,美元冲高的动能很难快速消退。

宏观基本面压力仍存

就中国国内和海外市场情况来看,下半年商品的宏观基本面普遍承压。

从供给角度来看,5月SMM中国电解铜产量为85.01万吨,同比增加9.5%。预计6月国内电解铜产量为83.14万吨,至6月今年累计电解铜产量为503.96万吨,累计同比增长13.6%。

铜去库存情况不及预期。来源:SMM

铜去库存情况不及预期。来源:SMM

朱若琰表示,精铜产量增速依然较高,5月本来是检修旺季,但由于近月来粗铜加工费(RC)维持在高位,铜精矿加工费(TC)也触底反弹,外加硫酸价格处于高位,使得冶炼厂利润空间较足,维持高开工率,而检修的推迟也导致产量增加。

中国冶炼厂检修期

中国冶炼厂检修期

TC和RC就是我们熟悉的冶炼加工费,常常由矿产商和冶炼商协商而成,存在着长单和临单两种形式。通过判断TC和RC的大小,可以得出铜精矿供给的宽松与否。如果铜精矿供给比较紧张,铜矿产商在谈判中议价能力就更强,铜冶炼加工费就会处于比较低的位置,目前TC就处于历史低值。TC的单位是美元/吨,RC的单位是美分/磅。

冶炼加工费攀升

冶炼加工费攀升

此外,海外矿山虽时有扰动传来,但目前尚无实质影响。前期必和必拓(BHP)旗下Escondida和Spence铜矿的工会拒绝了该公司的合同提议,并已从5月27日开始罢工。6月4日,工会称已经提交一份新的集体薪资协议的初步方案,薪资谈判正式开启。公司需在10天内对工会的提议提出反馈意见,BHP采用替代工人保证矿山运营。这可能有助于缓和供给短缺的情况。

就需求方面来看,机构认为,需求或季节性转淡。朱若琰对记者表示,未来一段时间,铜价仍处于较高位置,这将继续推升产出,并打击铜精矿的消费意愿,对铜价产生下行压力。

国内铜精矿产出同比攀升

国内铜精矿产出同比攀升

“前期高价格确实压制了下游需求,比较明显的是电力行业。今年国网铜交货量偏低,影响了铜消费占比最大的电缆需求。近期铜价回落,边际需求有所改善,但国网、南网的订单增长仍不明显。”一德期货分析师吴玉新表示。

对线缆企业而言,7万元/吨左右的铜价仍超过其成本线,在中小型企业经营状况不佳,仍面临较高亏损的背景下,线缆企业的开工率提升较慢,这使得精铜杆企业的生产积极性仍不高,精铜杆正逐步进入行业淡季。总体看,铜价下跌,消费边际好转,但进口大幅亏损,报税溢价走低,同时随着市场步入淡季,消费难有亮眼表现。

从宏观方面来看,经济复苏叠加通胀抬头,导致市场密切关注政策的边际变化,美联储很可能在今年底开始缩表,明年启动加息。多方面因素共振,铜价有望进一步走弱,而美联储后续的议息会议将是市场最主要的关注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