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出现严重用工短缺 或成为通胀上涨隐忧

美国正经历着严重的用工短缺,而这正对通胀水平产生影响。

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今年5月,美国就业人数比2020年1月减少了4.4%。壮年劳动力的就业人口比为77.1%,比大流行前的水平要低3.4个百分点。

为了吸引就业,企业不得不提高工资待遇。2月时,休闲和酒店业非管理人员的平均收入为每小时15美元,这已经是有史以来的最高,而到了4月份,这一数字上升到15.7美元,短短两个月内提高了4.5%以上。此外,麦当劳、美国银行和Under Armour等9家大型企业最近也承诺提高最低和平均工资。

尚渤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兼基金经理王磊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用工短缺是真实可信、实实在在的。而为了吸引员工尽早回到就业队伍里来,一些地区提高了工资,包括许多州的最低工资也有所提高,这些改变对通胀的影响是结构性的,甚至是永久性的。”

劳动力薪酬的上涨的确已经传递到价格中。截至5月的12个月中,美国核心CPI飙升3.8%,是1992年6月以来的最大增幅。不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周二重申,鼓励就业市场“广泛而包容”的复苏。“我们不会因为担心可能出现的通货膨胀而先发制人地提高利率。我们将等待实际通货膨胀或其他不平衡的证据。”鲍威尔在美国众议院一个小组的听证会上说。

%title插图%num

美国用工严重短缺

美国商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克拉克(Suzanne Clark)本月表示:“工人的短缺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它正在日益恶化。”

根据该组织数据,2021年3月,美国出现创纪录的810万个缺工岗位,每个缺工岗位的可用工人数量只有过去20年平均值的一半。

而根据全国独立企业联合会(NFIB)的数据,48%的公司在5月份表示难以填补缺工岗位,这是该调查46年以来的最高比例。从全国范围来看,4月份的职位空缺率达到创纪录的6%,高于2020年1月的4.5%。自愿辞职的员工比例也达到2.7%的创纪录水平,这表明员工对自身在劳动市场中的地位十分自信。

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负责工资增长跟踪器的经济学家罗伯逊(John Robertson)说:“(工资上涨)不一定出现井喷,但它只是比你想象的要高。”根据该央行的衡量标准,随着经济的重新开放和雇主努力招聘,今年的薪酬正在加速增长。

但根据经济学理论,当失业率很高时,收入增长通常会急剧放缓。过去的14个月里,情况也的确一直如此。然而,近几个月来美国工人的工资水平一直在逐步攀升。正如投资咨询公司Smead Capital Management总裁斯米德(Cole Smead)所说的:“我们缺少劳动力,这导致了劳动力价格攀升。”

王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作为生活在这里的消费者,确实看到了劳动力短缺的现象。这有各方面的因素,并且是一环接着一环的。”

他称,一方面,因为担心传染的问题,的确有些员工不是那么情愿回到岗位上。“还有一些女性员工,如果学校没有回归正常开放,她们就没法把孩子托付给学校,这也就推迟了她们就业。”王磊说。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的数据,与其他人口群体相比,有幼儿的母亲的劳动参与率恢复水平更低。

此外,王磊说,劳动力短缺还有一方面社会福利的原因。他称:“因为社会福利的发放取决于各个州,一些民主党执政的州中,回去上班挣的钱和在家里靠社会福利所收到的钱差不多。所以,有些由共和党控制的州,州长已经把刺激援助退回给了联邦,因为他们觉得这样会鼓励不劳而获。”

据当地媒体报道,以酒店业为首的雇主正指责每周30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过于慷慨,这会鼓励工人留在家里,使企业更难招聘。由共和党州长领导的20多个州已经采取行动,在9月救济金到期日期之前提前切断了失业救济计划。

共和党人警告说,由于雇主提高工资以吸引稀缺的工人,他们可能被迫停业,或以更高的价格转嫁增加的劳动力成本。这可能会使目前随着经济重新开放而出现的通货膨胀加剧变成一个更持久的问题。

通胀效应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

投资咨询公司BCA Research首席全球策略师贝瑞钦(Peter Berezin)在发给第一财经记者的报告中称,紧张的劳动力市场将推高工资。更高的工资增长不仅可以通过通常的“成本推动”渠道推高通胀,而且可以通过提高劳动收入的份额起到助推作用, 劳动力市场趋紧可以刺激总需求。

尽管存在这些结构性通胀因素,但历史表明,美国经济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过热到使通胀持续上升成为一种严重风险的地步,这或许还需要2至4年。

贝瑞钦说,虽然有很好的理由认为美国经济最终将会过热,但目前这轮通胀很可能是“暂时的”。除了少数几个行业,工资上涨依然可控。对于那些劳动力短缺的行业,紧急失业救济金到期、移民增加和学校重开这些因素都能补充劳动力供给。这意味着债券收益率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升至限制性水平,这应会继续为股市提供支撑。

具体而言,对于大多数低薪工人来说,慷慨的失业救济金超过了他们受雇时的收入。这导致了休闲和酒店等平均工资相对较低的行业出现最为严重的劳动力短缺。但对于苦苦挣扎的公司来说,当9月份失业救济金到期时,这种抑制工作积极性的因素将基本消失。

此外,对疫情尚未消退的恐惧心理和学校持续关闭继续压低劳动力参与率。但随着疫苗的继续推广,到秋季学校开学时, 这些问题将会逐渐消失。

贝瑞钦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赴美外籍劳工数量大幅下降,这也是导致用工短缺的原因之一。但美国总统拜登2月份撤销了特朗普政府时期出台的签证禁令,这为美国重新接纳移民铺平了道路。美国国务院数据显示,去年4月至12月的9个月期间,美国发放的签证数量较2019年同期下降88%。

王磊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对通货膨胀的担忧更多是来自于一些结构性的\永久性的变化的影响,至于一些短期的影响,我们觉得靠时间的消磨会慢慢淡化。但是,的确,用工成本对通货膨胀的影响是一个很大的隐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