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与空头较量到底!”韩国散户联盟打响保卫战

随着史上最长“禁空令”结束,韩国股市下周一将面临重大考验。

在“禁空令”推出后,韩国股市上演“深V”反转一路飙升。韩国综合指数较2020年3月的最低点累计大涨123.38%,成为全球最牛股市之一。

“禁空令”的解除也引发韩国散户投资者的警觉。类似美国的“WSB”散户运动也在兴起,韩国散户投资者开始抱团针对市场卖空者。

史上最长“禁空令”结束

5月3日(下周一)开始,包括韩国综合股价指数200、科斯达克指数150的成份股共计350只蓝筹股将被允许做空,这些股票大约占韩国交易所所有上市公司数量的22%、总市值的88%,而韩国其他2000多只中小盘股票仍将被禁止做空。

在允许部分做空的同时,韩国头部28家券商均可向散户提供融券卖出服务,最多做空金额为3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5万元),后续这一上限或将进一步提高,零售市场做空股票市值最高可达2.4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40亿元)。

而在疫情前只有6家券商提供零售融券服务,最多提供价值205亿韩元的股票。

KB证券量化分析师Kim Min-gyu在指出,电动车电池供应商SK创新、航运公司现代商船、生物制药企业美帝托克斯等估值超出同行水平的公司更有可能成为空头的目标。

历史上但凡遭遇股市剧烈下挫,韩国监管层都会采取禁止卖空的稳定手段。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的欧洲财政危机,韩国金融委员会均出台了禁止做空,为期8个月和3个月。此次为期13个月的禁空令也刷新了韩国自己的记录。

“禁空令”牛市下 韩国散户壮大

2020年3月,韩国为了应对疫情冲击下的股市下跌,紧急出台“救市”措施,临时禁止股票卖空交易。

“禁空令”推出后,韩国股市上演“深V”反转一路飙升。韩国综合指数不断刷新历史新高,最新收盘价较2020年3月的最低点累计大涨123.38%,成为全球最牛股市之一。

“誓与空头较量到底!”韩国散户联盟打响保卫战

在股市大涨的同时,整个韩国股市生态也在发生变化,借助互联网券商渠道涌入的散户投资者的比例变得越来越大。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目前韩国5200万人口中,约有1/5人群涉猎股票,散户交易大约能占到韩国市场每日成交量的60%。

但长期的禁空令也影响了机构投资者的对冲配置。由于无法有效对冲风险,海外投资者不断减少配置韩国股市的资金比例。

数据显示,2020年3月至12月期间,韩国个人投资者在股市净买入价值约38.1万亿韩元股票(约合人民币2207亿元),远超外国投资者(净买入21.5万亿韩元),机构则净卖出8.2万亿韩元。

但随着史上最长“禁空令”部分解除,韩国市场恐将经历波动性行情。

韩国散户抱团对抗

“禁空令”的解除也引发韩国散户投资者的警觉。类似美国的“WSB”散户运动正在兴起,韩国散户投资者开始抱团针对市场卖空者。

韩国散户们开始在由韩国股民联盟(Korea Stockholders Alliance,主要由日间交易者组成)主持的Kstreetbets论坛中聚集。论坛成员中,约有70%是30多岁和40多岁的男性上班族。

Kstreetbets成员称自己为“蚂蚁”,并将自己的运动命名为为“ Donghak(东学)蚂蚁运动”, Donghak是朝鲜农民在1894年针对朝鲜的腐败贵族和外国势力的起义。

与美国散户不同,韩国散户更多依靠政治运动来达到自己的诉求。

今年2月Kstreetbets成员发起运动,成员近30000名投资者在市中心举行示威,试图阻止政府解除卖空禁令的计划。超过20万韩国散户投资者在总统府网站上签署了一份匿名请愿书,请求韩国总统将做空禁令永久化。

韩国股民联盟主席Jung Eui-jung表示,卖空者是“韩国的邪恶轴心”,韩国的卖空规则更有利于专业机构投资者,而不是像他们这样的小交易者。

“誓与空头较量到底!”韩国散户联盟打响保卫战

在散户交易商的压力下,韩国监管机构最终两次延长了“禁空令”持续的时间。

与此同时,散户投资者还成功说服政府放弃扩大对拥有大量投资组合的散户交易的资本利得税的计划,并修改了允许更多散户参与首次公开募股的规则。

除了政治运动外,Kstreetbets成员同时试图通过选票来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

金融时报报道称,Kstreetbets成员正呼吁在本月韩国两个最大城市首尔和釜山举行的市长补选中,举行反对执政党候选人的竞选活动:

如果我们团结起来,我们可以改变事情。 如果我们的声音更大,政府将予以关注。”

面对禁空令解除,机构投资者则表现相对淡定,不太担心解除做空禁令对于市场的影响。

高盛在此前研究表示,在过去两次卖空禁令解除后,韩国股市均出现了调整和波动性上升的情况,但均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收复失地。此外,解除做空限制也有利于外资流入速度加快。

金融产业组织ASIFMA证券主管Lyndon Chao表示,对于疫情期间市场极端波动性采取限制措施是可以理解的行为。随着市场目前处于历史高位,韩国股市波动性也显著下降至疫情前水平,因此整个行业很积极地看待禁令被取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