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明星股被山西首富"玩残" 两年巨亏近65亿!

将时间往前推四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跨境通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四年前的跨境通市值一度接近400亿,作为A股市场跨境电商第一股,每一次涉及跨境电商的炒作都少不了他。然而,越过山峰,这家公司就开始了坠落之旅,而这一跌就是四年。虽然中间偶有反弹,但从年线来看,已经四连阴在手,股价也缩水近85%。

4月29日晚,该公司再度爆雷。公司晚间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2020年净利润亏损30亿元-38亿元。公司此前预计2020年盈利1亿元-1.5亿元。此外,公司还公告,因董事会关于2020年年度报告部分审议事项内容还需商榷,预计存在不能在法定期限内披露上述报告的风险。由于该公司2019年亦出现27亿巨额亏损。可以说,该股变身ST已成大概率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于2019年10月由杨建新夫妇变更成广州开发区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也即广州国资委),据披露,此次交易的转让价款总额为9.91亿元,目标股份的每股转让价格为9.72元/股。有意思的是,泸州老窖集团下属子公司金舵投资曾无限接近跨境通的控股权。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泸州老窖无疑是躲过了一劫。

跨境通亏惨了

4月29日晚间,曾经A股市场上的“跨境电商第一股”跨境通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2020年净利润亏损30亿元-38亿元。公司此前预计2020年盈利1亿元-1.5亿元。一时间,股吧炸了。有投资者直呼完蛋了,坐等着数跌停板。

从公告披露的原因来看,2020年受全球疫情影响及资金短缺影响,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环球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环球”)2020年初员工总数3353人,至2020年末员工总数仅885人,人员缩减约3/4。人员缩减及部分业务关停导致深圳环球管理效率低下,业务大幅下滑,经营层面业务团队与财务团队衔接不顺畅,进而致使2020年末深圳环球财务系统未能及时获取业务单据,出现预测偏差。

此外人员缩减带来的短期高额遣散费用及其他管理业务损失、呆滞产品库存清理、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等导致深圳环球亏损约25亿元,冲回减值准备递延所得税资产4.6亿元。同时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聘请第三方评估机构对深圳环球商誉进行减值测试,根据减值测试结果深圳环球商誉计提减值约7亿元。

从财务数据来看,该公司的经营情况从2019年开始恶化,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近27亿元,而2018年这个数据达到了6亿元以上。2017年更是达到了7.6亿元之多,数年以来的业绩巅峰。

在披露下修业绩公告的同时,公司还表示,原定于2021年4月30日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和《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目前公司年审会计师对公司的2020年年度审计工作已经结束。因公司董事会关于2020年年度报告部分审议事项内容还需商榷,预计存在不能在法定期限内披露上述报告的风险。

种种迹象表明,跨境通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

广州国资踩雷

2019年9月15日晚间跨境通公告称,9月12日,公司实际控制人杨建新与广州开发区新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新兴基金”)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杨建新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将其合计持有的1.02亿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6.55%)转让给新兴基金,并将其合计控制的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15.47%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新兴基金。

2019年9月19日晚间,跨境通公告披露了上述股权转让进展。当日,杨建新、樊梅花夫妇及新余睿景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与新兴基金签署了《关于跨境通宝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据披露,本次交易的转让价款总额为9.91亿元,目标股份的每股转让价格为9.72元/股。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事项完成后,新兴基金在公司拥有可支配表决权比例占公司总股本的22.02%,成为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将不再是杨建新、樊梅花夫妇。与此同时,公司还与新兴基金共同签署了两份《借款合同》。新兴基金共计向公司出借4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日常经营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借款期限为6个月,借款年利率为9%。

2019年10月31日晚间,跨境通再度公告称,实控人杨建新、樊梅花夫妇协议转让给新兴基金的无限售流通股1.02亿股股份已于10月29日完成了过户登记手续。至此,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广州开发区管委会。

且不论新兴基金是否收回了出借的4亿元借款,单从股价走势来看,这一笔投资可能让其踩到了地雷。跨境通股价从2017年的24元以上跌到了如今的4元以下,跌幅近85%。

比较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原本跨境通是要卖给泸州老窖集团旗下金舵投资的,但此事被广州国资截胡了。公告显示,2019年6月10日跨境通曾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杨建新、樊梅花及新余睿景正在筹划将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转让给金舵投资,并将剩余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金舵投资,该事项将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天眼查资料显示,金舵投资100%持股大股东为泸州老窖集团,最终控制人为泸州市国资委。

跨境通到底怎么了?

跨境通的前身是百圆裤业。2011年12月,百圆裤业登陆资本市场,成为A股第一家专注于裤装的上市公司,杨建新夫妇因此蝉联“山西首富”数年。然而,随着服装行情转淡,百圆裤业也走向低迷。此时,杨建新开始展示其高超的资本市场操作技巧,2014年,杨建新斥资超过10亿元收购跨境电商公司环球易购,2015年,“百圆裤业”更名为“跨境通”,自此完成华丽转身。在那之后的三年时间里,这只代码为002640的股票涨了近十倍。

然而,杨建新夫妇的目的似乎并不是为了做大实业,而是为了套现。数据显示,2016年,杨建新两次减持套现4.4亿元,2017年9月,通过转让股权套现近13亿元。在此期间,杨建新一度转战青松股份,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也退出了该股。

2019年,杨建新再度转让股权,并将控股权转让。也是在这一年,跨境通突然报出巨大亏损。当时公司给出的原因是:2019年度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清理积压滞销存货及对期末积压滞销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导致。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提跨境电商的兰亭集势却并不差,该公司2020年净营收3.98亿美元,上年同期为2.44亿美元;毛利润为1.76亿美元,上年同期为9759.7万美元。

目前,跨境通已经走上了一条暗道,未来能否重复光明,仍是未知数。一家公司要败坏很容易,但要重新站起来并不简单。接下来要看广州国资能否发挥实控人之力,重振公司业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