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亿天价片酬背后:主角是郑爽 配角是北京文化

4月29日,郑爽工作室在其微博发布消息:税务部门已经在核实我的合约、个人税务、一切有关经济合同,我愿意接受并配合一切调查。结果会公布于众,感谢大家关注。

正如网友所言,“字数越少,信息量越大”。

涉嫌签订“阴阳合同”、拆分收入获取1.6亿“天价片酬”、偷逃税……这些关键词再次把郑爽送上了热搜。

据报道,相关问题目前已被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受理,正在依照税收法律法规进行调查核实。另外,北京市广电局也已启动对相关剧目制作成本及演员片酬比例的调查。

2018年,三大视频平台与六大影视公司曾发布《关于抵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演员单集片酬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总片酬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基本已经得到行业认可。

郑爽事件的爆发,亦将北京文化再度推至人前。

据查,与郑爽签订“阴阳合同”的,是《倩女幽魂》(已改名为《只问今生恋沧溟》)的制作方“世纪伙伴”(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当时,该公司正是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

迷一样的世纪伙伴

将昔日的“爆款收割机”变成今天千疮百孔的罪魁祸首,是北京文化这些年来扑朔迷离的项目和资金走向。而导火索,正是世纪伙伴。

2020年4月29日,在世纪伙伴以4800万元的低价被转让的当天,世纪伙伴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

其中,就曾提到“利用《倩女幽魂》等项目助力未完成业绩的子公司,通过电视剧进行利益输送”。

一石激起千层浪。娄晓曦的爆料,也掀开了北京文化账面下的种种龃龉。

2020年6月6日,深交所向上市公司发出《年报问询函》,随后北京文化对该《问询函》做出的回应中,曝光了大量令人费解的交易细节。

例如,在回复中,北京文化披露,世纪伙伴曾累计支付给一家名为“有伽有茵”的工作室约1.3亿元款项,用于《霍元甲》《人皇纪》《神盾的荣耀》《燃烧父子》等项目的编剧、选角或拍摄。然而除《霍元甲》已经杀青外,其余三部剧并没有拍摄和播出信息。北京文化对世纪伙伴内部审计时访谈有伽有茵工作室代表刘伽茵时,对方表示不知情。

无独有偶,2018年世纪伙伴与天津嘉煊签订共同投资拍摄校园青春剧《模范生》,世纪伙伴出资30%,天津嘉煊出资70%。世纪伙伴在2018年4月就已支付项目投资款3000万元后,然而该项目至今没有任何拍摄和播出信息。

至于此次,与郑爽事件相关的《倩女幽魂》的财务状况,则更是扑朔迷离。

北京文化在公布2019年年报的同时,曾发布一份会计差错更正公告,称“公司在2018年多确认了约4.64亿元的收入”。根据公开信息,这个“会计差错”大概率来源于曾被娄晓曦实名举报过的世纪伙伴的项目《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

娄晓曦曾在举报信中称,公司通过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成立的基金,借这两个项目向北京文化输送业绩7800万元。而世纪伙伴正是这支基金的一般有限合伙人,出资4.5亿元。

北京文化在回应中解释称,2018年,世纪伙伴作价3.8亿元(含税)把《倩女幽魂》60%的投资份额收益权转让给雅格特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简称“雅格特”)。然而雅格特只支付过一笔金额为5500万元的款项,未结清余款,按照合同规定《倩女幽魂》的权益仍然在世纪伙伴手中。

据回应显示,该剧虽然已经取得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办法的发行许可,但尚未获得任何销售和发行收入,给公司带来约1781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

若不是此前深交所的问询,又有谁能了解,北京文化有这么多项目“白花了钱”,却从未发声。

它为什么不发声呢?

2020年12月31日,北京文化收到《调查通知书》(京调查字20164号),通知内容为: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根据北京证监局的警示函显示,《倩女幽魂》项目涉及违规确认收入。

而由郑爽事件牵连出了天价片酬问题,显然将只是北京文化泥潭的冰山一角。

频押爆款背后亏损累累

押中过《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几部现象级爆款作品的北京文化,近年来在影视行业迅速打响了名气,成为明星影视上市公司。

然而盛名之下,其业绩却并不好看。

财报显示,2017-2020年,北京文化净利润分别为3.10亿元、1.25亿元、-23.06亿元、-7.72亿元,已经连续亏损两年。

即使今年疫情明显好转,2021年一季度,北京文化仍预计亏损2200万-2800万。

为分散投资风险、缓解公司流动资金压力,北京文化甚至开始转让电影投资份额套取现金。

就在4月21日,北京文化发布公告,将手中最大IP、乌尔善导演的《封神三部曲》之三部影片各25%份额转让,转让价格均为2亿元,累计合同金额6亿元。

据此前公开信息显示,三部电影投资约30亿,预计2021年起连续三年上映。《封神》系列三部电影被视为北京文化的扛鼎之作。按此次交易6亿元获得25%份额来算,《封神》系列三部电影总投资额应为24亿元。

是当年30亿元的投资额是虚报高了?还是北京文化为降低风险、筹措资金无奈打折出售了投资份额?

尽管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北京文化的资金压力却板上钉钉。

即使日前爆火的《你好李焕英》豪揽超过53亿票房,但由于早早保底发行,北京文化也只赚了1亿出头。

截至2020年9月30日,北京文化账面货币资金仅0.64亿元,短期借款却高达8.96亿元,总负债接近26.6亿,短期负债占了95.5%。

今年1月底,北京文化此前兴师动众8亿豪买东方山水,向兴业银行贷款5亿,一年到期逾期未还。3月初,又雪上加霜地因《无名之辈》合同纠纷案被银行冻结基本户。账户内被冻结金额135万元,而申请冻结的金额是539.7万元。

目前,除了《封神三部曲》,北京文化还有大量储存的内容有待上映,如陆川执导的《749局》、宁浩监制的《热带往事》等等。但北京文化还能依靠影视为其“造血”重生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