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创维非彼创维 彩电大王黄宏生二次创业剑指造车

造车太烧钱,创维不造车,接下来仍将专注于家电专业领域。

“这一次要再奋斗三十年。”

4月27日,65岁的中国“彩电大王”、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再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但这次黄宏生不是为了以家电制造业著称的创维集团而来,其公开身份是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而黄宏生声称要“再奋斗三十年”的目标是新能源乘用车产业——正式发布创维汽车品牌。

但此“创维”非彼“创维”。

“创维汽车是黄宏生先生的第二次创业,与创维集团是两家独立运作的公司。”开沃汽车方面表示。

据了解,2021年3月26日,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与创维集团签订商标转让协议,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以2800万元人民币正式获得创维集团对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通过其地方法律在中国适用的尼斯分类的第12类 (运载工具;陆、空、海用运载装置) 上带有“创维”和/或“Skyworth”商标的11个商标的转让。

商标转让完成后,“创维汽车”成为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旗下的智能汽车品牌。

发布创维汽车品牌也被视为黄宏生在踏足新能源商用车领域十年后的再一次“创业”。

“‘十年磨一剑’,这一剑就是整个新能源汽车的生态,商用车到乘用车到零部件到充电设施,也是开沃汽车的第二个十年,为进入世界电动车的第一阵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品牌发布会现场,曾经在家电行业叱咤风云33年的黄宏生,用长达40分钟的演讲,阐述了他进军新能源乘用车的“梦想”。

只不过,这一次,黄宏生选择了一条比家电制造门槛更高,竞争也更加惨烈的赛道。

WechatIMG4790.jpeg

黄宏生的造车梦

1977年10月12日,高考制度恢复。就在这一年,全国约570万青年参加高考,最终27.3万人被录取。

第二年,华南工学院(1988年更名为华南理工大学)迎来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学生。华工77级无线电班也迎来了日后改变了中国家电制造业的三个学生——22岁的黄宏生、21岁的李东生和19岁的陈伟荣——这三位后来被外界誉为“华工三剑客”的理工男,分别创立创维、 TCL、康佳三个国产家电品牌。

黄宏生可以说是三人中最为大起大落的一个人。

“1988年,国内彩电严重紧缺,抢购倒卖情况严重,普通老百姓花两倍的价格都很难买到彩电。”在发布会上,黄宏生回忆了第一次创业的场景,“‘要是我能做电视机该有多好啊’——大学时代的梦想一下就击中了我的心房。所以1988年我就怀抱着这样的一个梦想,然后下海创业做电视机。”

于是在1988年,一个叫创维的公司,在香港诞生。不过,香港的创业并不顺利。几经波折后,黄宏生打道回府,在深圳华强北租了一间小小的办公室,再次开启创业之路。

在1990年成为“遥控器大王”后,黄宏生又经历了电视机设计、代工后,黄宏生也随着时代的发展,闯出了出一条发展国产家电的道路。

在外界看来,黄宏生是个敢冒险的人。

在国产彩电市场获得成功后,2004年,黄宏生涉足地产行业,后因串谋盗窃及串谋诈骗创维数码5000多万港元,被判有期徒刑6年,2009年经保释提前出狱。

出狱后的黄宏生正式开启了他的汽车梦。

“70年代的时候,货运司机是最好的职业,可惜因为身份的问题,我没有机会。那时候有一辆汽车,一辆拖拉机是多么神圣、威武的事情。”年逾花甲的黄宏生在台上分享梦想时几度哽咽,“于是10年前的2011年,我开启了我的人生最大的一次冒险创业,进入了新的竞争领域,通过收购老牌国有企业资质,加入南京金龙,进入了一个新的艰苦的历程。”

WechatIMG4789.jpeg

资料显示,2010年4月,黄宏生及其妻子林卫平通过抛售创维1亿股股份,套现9亿港元,成立创源天地投资公司。

2011年,黄宏生创立的创源天地子公司——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与厦门金龙和南京东宇汽车集团签署了《关于南京金龙三方重组协议书》,共同出资重组了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重组后的南京金龙发力纯电动客车。

于是,从2009年到2019年完成了从家电行业到大客车行业转型后的黄宏生,将目光投向了更为广阔更有前景的新能源乘用车行业。

时代与机遇

就如同过去33年里每次都抓住了时代变革的风口,这一次,黄宏生同样认为进军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的时机已经来临。

于是2019年十二月,年逾花甲的黄宏生,也跨入了新造车势力大军,低调成立了江苏天美汽车有限公司并在2020年7月发布了首款车型天美ET5,涉水新能源乘用车市场。

“如果说中国的家电制造业每年贡献的产值超过10万亿的话,那么新能源汽车产业、将是家电的10倍到20倍,可能高达100万亿以上,所以正是因为这么一个大的世界变革,让创维汽车拥抱新的新能源汽车的行业,然后做大做强。我在制造业领域奋斗了33年,没有一天休息过,没有给自己的放过一天假。那么我的产业报国之心为什么那么牢不可破呢?那是因为我赶上了一个伟大的时代。” 在长达40分钟的演讲中,黄宏生不止一次提到了时代带来的机遇。

的确如此,过去33年里,黄宏生在时代大潮的起伏中抓住了机遇并在家电制造领域获得了不小的成就。

“20世纪90年代,中国彩电市场竞争之‘惨烈’难以尽述,为争得一席之地,300多家彩电企业同场激烈厮杀,经过一轮轮优胜劣汰之后,最终只有6家企业存活,创维便是其中之一。”2008年,在创维集团成立三十周年之际,黄宏生曾公开表示。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敢于冒险的黄宏生又将目光聚焦在同样具有前景、同时也遍布“险滩”的新能源乘用车领域。

在发布会上,黄宏生用“人生的第二座”高峰来形容其进军新能源乘用车行业的决心,当然,这也是黄宏生深埋心中多年的梦想。

“我的很多朋友听说我要造车,都很不理解,说你都到了能退休的年纪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提到当时的这个决定,黄宏生表示很多人都投出了反对票。

与“压上人生所有的战绩和声誉,为小米汽车而战”的雷军一样,这一次,黄宏生几乎也压上了余生。

只不过,造车之路并不好走。

2021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继续增长的同时造车又掀起新高潮。

就在创维汽车发布的第二天,4月28日,OPPO集团也被传出已经在筹备造车事项。与小米一样,OPPO造车计划的推动者也是创始人陈明永,目前陈明永已经在产业链资源和人才方面摸底、调研。

事实上,随着华为、小米、滴滴、百度等科技企业宣布或是被传出进入造车领域、蔚来、小鹏、理想、威马等造车新势力不断加注、传统汽车集团也重金入局,这个赛道的竞争愈发激烈。

“对于过度竞争来说,我经历过一次过热产业现象。在90年代,所有人都要去倒卖彩电票。每个省都有无数的电视机厂家,当时电视机紧缺,工业的进步是在高度竞争中进步的。竞争是全球化、科技制造业的常态,而汽车刚好又遇到了这样一个全球重大变革。”面对拥挤的赛道,黄宏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宏愿与现实

2021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继续增长,造车新势力、传统车企纷纷发力。而新能源车型逐渐多元化,功能更新迭代,智能化程度不断提升,也吸引了众多消费者的目光。

根据乘联会最新的数据,2021年1-3月份国内新能源乘用车批发达到47万台,相对于2020年1-3月份的11.4万台增长3倍。这也是过去几年里,增长最强的一季度。

1-3月国内新能源零售渗透率达到8.6%,较2020年的5.8%提升明显。其中,3月的渗透率已经达到10.5%,自主品牌的渗透率为20.5%。

毫无疑问,智能新能源汽车已经迎来春天,前景不可估量。

面对未来,黄宏生称,创维汽车已经制定了“2+4+N”的产品战略。BE与CE两大纯电平台共同发力,2020到2025年期间推出至少4款创维汽车品牌全新纯电动车型,并且在未来形成以纯电车型为主,混合动力和其他能源动力车型为辅的全动力模式产品矩阵,以满足消费者不同需求。

在黄宏生看来,创维汽车已经具备支撑起进入新能源乘用车市场梦想的基础。

在技术上,创维汽车品牌所属的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拥有成熟的生产基地和超过10年的新能源汽车技术积淀,掌握核心“三电”技术能力;在智能网联方面,开沃新能源在2019年与创维旗下的酷开共同成立了“酷沃智行科技”,基于汽车的应用场景,为车辆提供语音交互、车家互联、以及接入和控制各类IoT的周边配件的一键联网功能。

在渠道方面,天美经销商网络目前已经有将近100家,未来要发展到1000家;同时,开沃集团计划在城市中心商超开设自营店;此外,也考虑跟创维进行合作,利用创维的经销商渠道,联动营销,实现共赢。

不过,在竞争惨烈的新能源赛道中,黄宏生的造车故事能否走下去?

毫无疑问,充足的资金与业界资源,是黄宏生跨界造车的优势。近年来,恒大、宝能等房地产企业,格力与索尼等电子制造业跨界造车也不再是新鲜事。

但对于创维汽车的发展前景,业内的观点并不乐观。从新能源商用车转到乘用车,创维汽车优势不会十分明显。

数据显示,2020年天美ET5全国总销量仅为467辆,今年第一季度销量也只有206辆。

“‘什么品牌,听都没听过!’——这是30年前创维电视进军城市市场最常听到的反馈。由此我清楚地认识到,品牌太过弱小是企业发展的最大阻碍。”黄宏生曾经公开表示,而当下的天美汽车无疑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作为一个新品牌,天美汽车的知名度也并不够响亮。而这也是黄宏生斥资2800万元买下创维集团相关商标的初衷。

“创维汽车可以借助创维品牌的影响力,有利于创维汽车的产品推广和销售导流,因为创维的门店有大量的家电客户流量,只要能够有展示和试驾,就可以起到广泛的传播效果;在家电门店中引入创维汽车更便于进行AIoT车家互联的演示,也能充分展示创维汽车‘车家一体’的理念。”

黄宏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造车太烧钱,创维不造车,接下来仍将专注于家电专业领域。因此,创维需要把资质转让给开沃汽车,让专业的人干专业事情。”

据了解,商标转让完成后,“创维汽车”成为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旗下的智能汽车品牌,天美品牌整合进入“创维汽车”品牌。

按照规划,创维汽车今年目标是销售1.2万台,到2025年销售要达25万台。今年下半年,将推出1000公里的增程式车型,明年还将推出三厢轿车。

跨界造车胜算几何?

事实上,从家电领域跨界造车,黄宏生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早在20多年前,红极一时的空调巨头春兰集团在跨界生产摩托车获得成功后,收购东风南京汽车,生产中、重型卡车。2004年,春兰集团被日益不佳的家电业拖累,也无法给予春兰卡车在研发上的资金支持。2008年7月,亏损严重的春兰卡车,被江苏徐工集团收购。

2003年,在民企纷纷进军汽车行业的大潮中,奥克斯集团也不甘落后,在2004年2月,宣布正式进军汽车业,原动力、瑞途两款车也同时上市。但车型太常规,价格无优势,上市后并未得到市场认可,不久之后,奥克斯黯然退出汽车市场,以失败告终。

而斥资30亿造车的董明珠,在留下了“一地鸡毛 ”后,银隆新能源依然是处于无人接盘的尴尬境地。

“事实上,黄宏生跨界很早,与董明珠不同。在六七年前,中国汽车大发展的时候,就已经走完从家电领域到客车领域的跨界。在国家新能源高补贴的时候,黄宏生的南京金龙新能源客车就已经拿到高额补贴,所以黄宏生已经完成了汽车行业的第一步积累。董明珠现在正在走黄宏生以前走的路。”此前,有接近黄宏生的知情人士指出,在家电领域,黄宏生算转型最成功的。

“尽管黄宏生请的人都是有传统汽车制造经验的人。但现在讲黄宏生造车成功还为时过早。”在上述知情人士看来,黄宏生面临多重挑战。

首先,从大客车到乘用车,两者制造水平和工艺完全不一样。

其次,销售业态不同。大客车不需要拿自己的钱去周转,而乘用车资金投入巨大,与传统大客车订单制生产不同,乘用车无法提前拿到订单,在汽车上市之前还要经过零部件采购、花大量资金建立销售渠道。乘用车更加考验车企的现金流。

“最关键的也是此一时彼一时,黄宏生进入乘用车的年代不是十年前进入大客车的时代。2017年,黄宏生决定进入乘用车领域的时候没有预料到补贴在2019年突然滑坡。”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如果做成了就是成功了,如果做不好就是滑铁卢,还会拖累大客车业务。”

“国家号召发展新能源,从地产界到家电界一窝蜂涌入。但如果对造车没有敬畏之心,未来发展也会很难的。”上述知情人士最后表示,“从春兰空调到董明珠造车,未来不会有几个成功的。”

值得关注的是,家电企业在经历上一轮造车“滑铁卢”之后,切入显示屏、空调、充电等领域。

2020年3月,美的集团拟通过下属子公司美的暖通以7.43亿元收购合康新能18.73%股份,取得控股权。而合康新能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及其充电桩产业链运营;2021年3月,海信家电拟13亿元控股日本三电,将以三电控股为核心公司拓展汽车空调压缩机、汽车空调产业。海信还在智能交通、显示技术等领域布局汽车电子产业。

此外,虽然黄宏生在采访中一再强调创维集团不造车,但除了商标授权为黄宏生进行品牌背书外,双方合作打造的SkyLINK智能网联系统是将一台“小型创维电视”移植到了创维汽车上。

无论是家电企业还是百度、小米、华为、360等科技企业,作为汽车产业的参与者,也正在对汽车产业进行再分工。

只不过,头顶“彩电大王”光环的黄宏生能否在耗资巨大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复制创维集团的成功,还未可知;但可以明确的是,黄宏生给创维汽车制定了“1-3-3-3”目标,在目前创维汽车已投入100亿元的前提下,未来将再投300亿元,实现市值跨上3000亿元。

“汽车产业只有上市才能做大做强,快速上市是我们一个近期目标。目标是今年年内申报,希望明年能够挂牌科创板。”被问及资金来源时,黄宏生明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