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基金老总回应转行开滴滴:人到中年 只能务实

昔日私募基金总经理转行开起滴滴,还成为一名拥有超过20万粉丝的短视频自媒体大V,解读各种与网约车行业相关的内容。最近,金融圈被这样一则消息刷屏。

4月27日,被媒体曝光的网约车自媒体大V“不得不佛系的老王”专门拍了一则视频,解释自己如何从私募基金总经理转行开起了网约车,他感叹到:人到中年,只能是务实,而网约车行业提供了中年人最需要的踏实感。

私募基金总经理变身网约车自媒体大V

在短视频平台抖音上,网名为“网约车自媒体~不得不佛系的老王”的用户拥有21.6万粉丝,获赞数超过110万。

7004023939884768256.png

抖音之外,“不得不佛系的老王”在今日头条也有自己账号,目前的粉丝数有7.4万,获赞数达到34万。

7246426490807152640.png

据财联社报道,在成为网约车自媒体大V之前,老王曾是一家私募基金北京华瑞星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公开信息显示,北京华瑞星辰资产为海松(北京)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曾用名。华瑞星辰资产成立于2015年4月,注册资本3000万人民币。成立之初,法定代表人为王伟,2017年8月法人变更为现在的王雷,2021年1月,企业名称变更为海松(北京)资产管理,不久后变更为海松(北京)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海松私募基金现管理资金8000万元,旗下有华瑞星辰混合策略三期、华瑞星辰混合策略2号一期、华瑞星辰混合策略一期、华瑞星辰量化壹号等4只基金

不过,中基协显示,该机构状态显示异常,原因: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相关信息更新事宜)(本异常机构公示情形已整改)

4351118627779351552.png

离开私募行业是明智之举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老王最早一条视频发于2018年8月,早期内容多为在办公室与家人和网友唱歌、互动的场景,直到2019年底才系统地发布网约车相关内容。

刚开始,每条视频仅有几十个赞,但到现在,单条视频基本上拥有几千甚至上万点赞。老王的视频号运营越来越成功,话题不断更新,但始终很少在视频中提及过去的生活。

经历被媒体曝光后,老王拍了一个视频对相关报道做了回应。

8230287189764231168.png

他坦言,当初做私募的时候也没有风光无二,风光无二的只有徐翔王亚伟等人。

他表示,当时私募是个新鲜的事物,刚刚开放,无数的人就奔向私募,每个人都想拿块牌照。不过,之后私募大洗牌,能生存下来的寥寥无几,现在的私募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募资难

6847366866281935872.jpeg

2784103207400492032.png

他认为自己离开私募行业,从现在来看,还是明智之举,因为自己赶上了2019年自媒体爆发时代

“作为一个马上进入老年的人,其实真的没有太多时间多愁善感,因为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你不可能停下脚步。当你发现一个行业,你无法继续生存的时候,你只能是立马调转车头继续赶路。”老王说。

他坦言,对于年轻人还可以谈谈理想,而对于他这种人到中年的人来说,只能是务实,所以就选择了现金流最好的行业,也就是网约车。

老王说,在滴滴上达到一定级别之后,每天能提现,他认为特别有踏实感,而这种踏实感是中年人最需要的

他认为目前网约车行业之所以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于参与网约车的三方力量——司机、乘客和平台——都只从自己的利益点出发,不能换位思考,因此他的自媒体标号就是关注司乘和平台之间的关系。

老王在抖音的自我介绍一栏里这样写道:“关注网约车发展,司乘和平台关系,为网约车司机维护正当权益发声!”

对于“老王”从私募老总转行网约车司机并成为自媒体大V,有网友表示“老王”能屈能伸,是个人才。

5194943675552914432.png

今年已有331家私募基金管理人注销

老王说自己离开私募行业是明智之举,从侧面反映了从事私募行业的不易。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的已注销私募基金管理人公示,仅2021年以来,就有331家基金管理人注销。而自2015年以来,共计有1.6万家私募基金管理人注销。

以今年三月份为例,共有98家机构提交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申请,协会办理通过62家机构,而三月份注销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为152家,相当于存续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减少了90家。

在行业“头部效应”越来越强的背景下,一些小私募公司的日子更不好过。一位私募人士曾测算,一家小私募公司每年的运营成本在300万元-400万元以上,包括日常经营、人力成本以及数据费、网络费等。若按1%-1.5%的管理费测算,私募规模须达到3亿元-4亿元方能维持平衡

然而,诚如老王在视频中所说,私募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募资难。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在当前的行情下,某中型私募机构人士表示,近期市场回撤力度不小,部分看好的标的估值回调至可配置阶段,本想趁机发两只产品,募集规模也仅定到几千万元,结果大失所望,单只产品仅发行1000万元左右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财联社、中国证券报、中国基金报 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