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被骗137万!行骗者是"95后炒鞋大佬" 获刑10年半

近年来,“炒鞋”成为不少投机者的“致富经”。但没想到的是,一名鞋圈的投机者不仅没赚到钱,反而被“炒鞋大佬”诈骗超百万元。

更让人惊讶的是,所谓“炒鞋大佬”严某是一名1999年出生的大专在校生,案发时其正在某医院实习,实习工资为1400元每月。其13岁开始接触“鞋圈”,16岁时成为了某知名贴吧的吧主,认识了很多和他一样喜欢玩鞋的人,进入了“鞋圈”。

一审法院宣判,严某因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1000元。一审宣判后,严某不服,提起上诉。据人民法院报4月23日报道,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95后大学生借“炒鞋”诈骗137万元

在中国庭审公开网上,中国证券报记者查到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去年底关于严某诈骗案的庭审直播回放。

在庭审直播中,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显示,经查明,在2019年5月至7月,严某通过网络结识被害人黄某之后,曾以微信聊天等方式,塑造他是一个“鞋圈”能人的形象,谎称自己有球鞋实体店股权,编造有阿迪达斯、满天星亚洲限定等正品鞋国外货源销售给黄某,随后陆续向黄某骗取137万元用于个人挥霍。严某也当庭确认了上述事实。

图片来源:中国庭审公开网庭审直播回放截图

黄某在陈述二者相识的过程中表示,当时是严某想找黄某买鞋,而黄某没有现货导致交易没有成功,但是二人也因此结识了。随后二人在微信上开始闲聊,黄某发现严某对炒鞋圈“懂很多”,严某有意无意地向黄某透露他在炒鞋圈有很多资源和渠道,他在韩国、英国、日本、美国等地都有自己的“买手”,还有专门的“水客”,运转、清关都比别人快,并且表示他可以国际物流包邮,可以早于别人拿到“提前货”,甚至发售前就能拿到货,还有能力拿到“后门货”。“后门货”的意思是提前拿到门店仓库的货。

严某还向黄某发了很多图片,称图片里面都是严某收藏的成堆的抢手鞋子,不乏几万元一双的好货,当时黄某就觉得严某“很有能量,很有实力”。同时严某还给了黄某很多建议,告诉他球鞋投资的方向,黄某也因此认为严某很值得信赖。

在2019年5月时,黄某开始主动找严某买鞋,而黄某发现严某给他的货单上的球鞋价格很便宜,比如一双当时全国限量100双的球鞋,当时球鞋市场卖4500元,而严某的价格却只需要3400元,而该球鞋的官方售价仅为1800元,诸如此类的球鞋货单中有很多。黄某认为这张货单很好,因此就在网上发布了广告。

在2019年5月,严某还向黄某发了一张兰博基尼的图片,还说他在交24000元的交通罚款,目前还差1800元,目前正在向别人借钱。当时黄某出于好心,甚至主动借给了严某1000元。在后来,严某还向黄某发了一段7秒钟的视频,严某说这是他的球鞋实体店。

在聊天过程中,严某完美塑造了一个“鞋圈大佬”的形象,黄某认为严某“很有渠道、很有能量、很有钱”。2019年5月2日,黄某一个朋友找黄某买10双黑满天星球鞋,但那人并不相信黄某,对黄某提了很多要求,严某了解到之后,表示很生气,甚至帮黄某出头,跟对方交涉,黄某认为严某对他自己像“弟兄”,就愈发地相信严某。5月4日,黄某将朋友转过来的数万元的10双球鞋款转了一部分给严某向其买鞋,双方约定在球鞋发布后的28天内交货,但直至今天,他那朋友都没有收到球鞋,因为严某在收到球鞋款后根本没有发货。

黄某表示,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黄某在收到客户的款项都向严某转账,但最终都没有发货,涉及了40名客户,涉及货款150万元左右。当时严某还向黄某表示:“发货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只是因为天气原因、海关扣留、他人截货、物流快递等种种因素,导致货没有到达黄某手上。”

2019年6月时,黄某甚至到山东去找严某,但严某一直躲着不见黄某。2019年7月时黄某在山东某高铁站等到了严某,二人在此时才签了一份合同,要求严某发货并赔偿经济损失,黄某在这时还准备向严某支付6.5万元的尾款,严某表示当晚就会提供物流快递单号,但不同意黄某当场查看快递里的东西。

最终,在黄某支付3万元之后,严某向黄某一武汉客户发了6双球鞋,但收货后发现是假鞋,严某称是因为黄某没有支付全部尾款,才发了假货。黄某也因此最终报案。

问及百万余元的钱款去向时,严某表示,只能通过“报复性消费”填补内心的恐慌。花10万元买了辆二手宝马车,花了1万元网购了宠物狗,花了七八万元购买鞋子、衣服,花了六七万招待朋友……“2019年6月的消费堪称灾难式,花钱特别厉害,就像中了一百万奖券一样。”严某回忆说。

期鞋”交易风险大

“三个月中,严某几乎没有任何发货,那你为何还要继续向严某订货?”执法人员这样问黄某。

黄某则说:“这是因为鞋圈有自己的规矩和潜规则的,我买卖的鞋子都叫做期货,也就是对于还没有官方发售的鞋子,鞋子发售之后还需要经过物流、海关等,所以我们约定了在官方发售后28天内发货。严某就是打了这个期货的时间差,让我一直对他保持信任,在7月初才反应出自己被骗了100多万。”

严某则称,自己并未诈骗黄某,他已经将购鞋款都转账给了其上游的渠道商,甚至向警方说出了数个“鞋圈”知名炒鞋商及具体转账金额。同时表示,自己有在北京与成都均有实体店股份,可以退还被害人黄某一半的“购鞋款”,还虚构其受唐某指使“拖货”欺骗黄某,并约定与黄某四六开分账。

经调查后发现,严某自称有股份的店铺员工根本不认识严某,也不持有任何实体店股份,没有向所谓的上游炒鞋商支付“炒鞋款”。该鞋店老板一直在美国居住,并不认识严某。

监管部门早已关注

“70后炒股,80后炒房,90后炒币,00后炒鞋”。近年来随着“炒鞋”之风盛行,相关的诈骗等犯罪行为屡见不鲜,不少年轻人为此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图片截取自百度

在近期,“炒鞋”大军甚至开始进军部分国货品牌如李宁,一双鞋溢价30倍,售价竟高达48889元。为此,李宁方面表示,为防止有人利用外挂软件抢购限量鞋,在线上采取了IP地址核对的方式,如发现有IP地址多次出现,疑似炒鞋者,店家会拒绝发货。在线下,公司还会采取身份证核实的方式。

格林大华期货认为,球鞋的真假界限非常模糊,一个连真假都没法清晰鉴定的商品,怎么能够炒作呢?

事实上,“炒鞋”早已引发监管部门的关注。早在2019年,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下发了以《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为主题的一份金融简报,其中明确提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提醒各机构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其实防范此类风险。

2020年底,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也表示,2019年,部分炒鞋平台以限量款球鞋为底层资产,宣称基于区块链发行代币并流转资产,其实质是对价值较低的资产进行盲目炒作、击鼓传花。深圳市金融监管局发现这一新苗头,及时发出风险提示,并通过风险监测系统排查类似平台和主体,率先叫停上述业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