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屡过亿,史上最高捐赠刷屏 985高校把钱花哪儿了

能筹钱还得会用钱

图/图虫创意

高校的发展,离不开资金的支持。校友的捐赠,是经费多元化的有益措施。

“亿元级”“史上最高”,最近985高校校友巨额捐赠频频刷屏。刚过百年校庆的厦大收到多笔亿元以上捐赠,天津大学校友3.13亿元捐赠成校史最大额,北大收到校友一笔捐赠高达10亿元。

能筹钱还得会用钱,那么这些巨额的校友捐赠,用在了哪里?谁来保管呢?

屡创新高

中国大学校友能给母校捐赠多少钱?“亿元级”捐赠如今屡见不鲜

厦门大学刚度过百年校庆,亿元以上的校友捐赠就收到不止一笔。据《厦门日报》报道,4月5日厦大校方举行捐赠仪式,厦大1986级会计系校友朱益民、徐华东捐款1亿元;厦大1999级企业管理系校友许华芳捐款1亿元;厦大2002级EMBA校友苏庆灿捐款1亿元……

数额单笔过亿,校友捐赠金额的最高纪录,也在被不断刷新

4月13日,天津大学1993级半导体物理与器件专业校友林松华向母校捐赠3.13亿元,成为天津大学史上最大额度的公益捐赠。

就在上月,北大校友、中公教育集团创始人李永新向北大捐资10亿元,这是北大建校以来获得的最大一笔校友捐赠。

而在前年,清华大学校友、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向母校捐赠10亿元,创2019年中国大学校友单笔捐赠最高纪录。

国内高校中,清北在校友捐赠上相当“吸金”。根据第三方大学评价研究机构艾瑞深校友会网的统计数据,1980年至2020年6月,清华大学累计获校友捐赠的总额突破47.20亿元,北京大学校友捐赠31.87亿元,两校是中国大学校友最为慷慨、对母校认可程度和满意度最高的大学。

而这40年来,全国高校累计接收校友捐赠总额363亿元,捐赠总额40亿以上高校1所,30亿以上高校2所,1亿以上有52所。

相应的,教育类捐赠是捐赠的大头。据《2014-2017年中国慈善捐助报告》统计,自2015年以来,教育类因高校社会捐赠的猛增,一举超过医疗健康稳居榜首。在福布斯中国发布的2019年中国慈善榜中,教育捐赠占比超过50%。

在教育领域捐赠中,高校接收居多。而在高校接受的捐赠中,名校又拿走了大头。

资金运作

名校获得校友的巨额捐赠,那么这些钱主要用在哪些方面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各大高校会有他们的一些要求,包括捐赠者也会有。比如厦大百年校庆接收到的捐款,九成捐赠者都明确捐款要专门用于厦门大学学科发展、人才引进

108岁生日前,清华大学4天内获得8亿元校友捐赠。2019年4月20日,清华大学校友、鹏瑞启航公益基金会发起人徐航向清华大学捐赠3.3亿元,以促进清华大学医学科研实验、人文艺术的教育,推进清华大学校园急救医疗的水平。

2019年4月23日,清华大学经管学院2008级EMBA校友陈泽峰向母校捐资5亿元,用于环保技术研发、环保科技人才培养、环保科研成果产业化以及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智库的相关研究工作。

各大高校捐赠使用各有差异,大致可分为四种类型:主要用于学校,比如校园基础建设;用于学生,比如奖学金助学金发放;用于社会公益与社会实践;以及用于企业需求项目

根据协议内容,天津大学获捐3.13亿元,将用于天津大学学生培养、教师发展、学科发展、校园基建、校园文化建设、科学研究等,在支持天津大学事业发展上比较综合全面。

当然,巨额捐赠的使用还需兼顾效率。储朝晖指出,至于这些经费使用的效率怎么样,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考核。按照常理和规范,这笔钱用在什么地方,高校应该向捐赠的当事人出具一份明细的报告。

同时,这笔巨额资金还会被用于资产管理。为了更有效地管理捐赠收入,高校通常会成立教育基金会,这些基金会大多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

比如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是建国后最早成立的大学教育基金会,成立于1994年。北京大学、天津大学在1995年相继成立大学教育基金会。

根据第三方高等教育评价机构软科的统计,“双一流”高校的教育基金会成立年份,集中于2006年至2015年这10年间,共成立了99家

大学接受的捐赠,通过投资可以使资金保值甚至增值。不然,缺乏高效管理,巨额资金也会随着时间贬值,影响代际公平的长远目标。

储朝晖指出,大学教育基金会本身不应该仅仅是一个资金的管理团队,而应该把它放到整个高校建设的体系内,像国外名校的基金会,整体有它运行的机制,包括运营效果的评估都应在其中。

像哈佛大学这样的世界名校,社会捐赠与基金收益是其核心收入,庞大的经营团队,复杂成熟的操作体系,才确保了哈佛的稳定发展。

哈佛雄厚的资金财力得益于多元化的资金筹措渠道,2018-2019年财报显示,来自于社会各界的捐赠,为哈佛的办学资源贡献了40%以上的经费支持,是所有经费收入来源中最大的一项。

多元趋势

捐赠是教育经费多元化的一个有益措施,总体上看中国高校的教育经费来源还是比较单一。

在建设世界一流高校进程中,经费渠道多元化、在经费来源上逐渐减少对于行政拨款的过度依赖,是改革的方向之一。国家和地方“双一流”建设实施方案明确提出,高校要积极拓宽筹资渠道,争取社会各方资源,广泛吸纳包括校友捐助、社会捐赠、基金收入等多方的支持。

中国人民大学评价研究中心主任周光礼指出,普及化时代,高校办学资源将从依靠政府向社会和自身转变,这是大学外延发展的一种形式。政府对大学拨款所占办学经费的比例会越来越低,大量的经费都需要依靠学校自己去筹措。如何极大地扩充资源,已经变成关系到每一所大学生存与发展的关键问题。

根据清华大学2021年度部门预算,本年收入预算约229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拨款43.65亿元,占收入预算的19.08%。也就是说,财政的直接拨款,只占清华当年预算收入20%不到。

剩下的80%,需要清华自己去筹措。其中,预算中的其他收入一项为57.82亿元,超过了财政拨款。这笔收入主要包括校友和社会捐赠收入、科研成果转化收入、相关附属企业上交收入等。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专家组成员陈志文指出,高校的贫富差距,是学校自主筹措资金能力的差距。多方筹措经费的“经营”能力是高校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一流大学基本能力与水平的体现,是应该褒奖的,不应该被妖魔化污名化。

另外,高校的发展需要资金支持,校友向母校捐赠在世界前沿大学是一个基本的惯例。作为一个常态的机制,并不是比拼谁捐得最多。

储朝晖指出,国内高校比较在意一笔捐赠创造了多高额度,这跟常态下建立起来的捐赠体制还不完全是一回事。而这种捐赠机制的建立,比具体某一笔捐赠的数额大小更有价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