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极兔打破快递行业格局 被罚并非低价倾销

如果你热衷网购,就一定会遇到过这种现象:发自浙江义乌的包裹越来越多。来自义乌邮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1~3月,义乌全市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192831.4万件,同比增长107.5%,继续位居全国第一。

不过,从浙江义乌发出的这些包裹,背后电商卖家可能并不在义乌,甚至就在你的城市。电商卖家之所以舍近求远,源自超低的快递费。然而,快递行业近期却风雨不断:顺丰控股一季度预计巨亏9亿元~11亿元,申通预计一季度亏损0.7亿元~1亿元,极兔、百世两家快递公司被义乌邮政局处罚……

如今,“后浪”极兔的强势来袭,打破了行业格局,在快递行业撕开了一道口子,搅得快递巨头们不得安宁。从0到2000万件,顺丰、“通达系”均用了十多年,这只来自东南亚的极兔,却只用了一年。

作为全国快递行业的风向标,义乌市场是快递企业的必争之地。近日,证券时报记者走进义乌,接触了多位经验丰富的快递从业者、电商人士,试图通过样本分析,解答“后浪”极兔给快递行业带来的变化。

明知赔本也要做

从事快递行业的李斌(化名)是湖南人,职高毕业后就跟随老乡来到义乌打工,起初是进厂做毛绒玩具。没干几个月,因受不了工厂约束和嘈杂环境,李斌在老乡的带领下,从2011年开始转行做起了快递。如今,他们村在义乌做快递的就有4人。

每天11点~下午2点左右,是李斌派件的时间。下午4点左右开始收件,有时候会忙到晚上11点,这也是李斌一天当中最忙碌的时间。在义乌十多年,李斌最早进入的快递行业是申通,后面跳到中通。因为一个快递网点老板跑路,他还返回过工厂待了半年。

这些年来,李斌最大的感受是:“生意越来越难做,关键得看从一级网点的拿单价格。”

义乌电商主要是做小商品,各个平台的电商卖家就是靠薄利多销,一个月销售几十万票、甚至上百万票是常有的事,所以对快递的价格很敏感。

“去年极兔加入后,同行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以前,上百件的货,快递小哥一件有时候能赚几毛钱,现在百件以内的货,只要距离不太远,每单有5分钱空间也会有快递员抢。”李斌说。

义乌快递小哥们几分钱揽件的背后,是辖区内快递公司之间竞争白热化。“在义乌承包快递网点的老板们,经常会出现明知亏损也要做的情况。”李斌称,在操作模式上,各大快递公司的总部给义乌一级网点派任务指标,每个月收件至少几十万票,有的有几百万票,旺季时甚至能调整到上千万票。快递公司的一级网点,就会根据辖区内情况分解任务。比方说,一个承包网点这个月指标是100万件,拿单价(成本价)是每单1.6元。这100万件的任务包,其中有几十万件可以低于1.6元,亏损部分由一级网点补贴。这100万件的完成率,关系到一级网点的返点率高低。承包网点的老板们能否赚钱,主要看返点多少。在保证业务量的前提下,即使每月亏损单的额度已用完,网点承包人也会自行降价来冲量。所以,义乌的快递市场,经常出现的超低价的大单,有些真是老板自己在贴钱发货。

“极兔现在的打法,其实跟拼多多当年抢市场是同样的道理,可以看成是拼多多模式在快递行业的复制。”一位义乌资深的电商从业者对记者称,与拼多多深度绑定的“后浪”极兔,深谙价格对电商人的重要性,正凭借低价策略抢夺市场,而“通达系”、顺丰等快递企业,想要守住市场,围剿极兔,就需要自己来承受更大量的亏损单。

价格战也反映在各上市快递企业单票价格上。根据各上市快递企业发布的运营数据,今年3月份,顺丰、韵达、圆通、申通的单票价格,分别同比下降了12.12%、13.44%、11.03%和27.65%。整个快递行业的情况也同样如此,不过,极兔如今却风头正劲。据媒体近日报道,极兔已完成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由博裕资本领投5.8亿美元,红杉资本和高瓴同时跟投,投后估值78亿美元。极兔将计划在美国进行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IPO。

“烧钱抢市场,这是新生势力的惯用打法。从极兔的融资来看,快递行业的这场价格战肯定还会继续。扛不住的第二、三梯队的快递企业,可能会倒下,至少现在我们听到了这种风声。因为今年以来,发出去的快递,出现异常的情况明显增加,派件点承包网点的老板关门、跑路多。”上述义乌资深电商从业者称。

日均1000票属于小客户

极兔的揽货到底有多强?在义乌国际商贸城附近小区的一个极兔网点,记者以电商人发货的身份向工作人员进行了咨询。

极速网点的工作人员称,“现在,日均百票的客户,我们不上门收货,因为网点人手有限,忙不过来。价格方面,首重3公斤的包裹,日均百票每单1.8元,日均千票每单1.6元。这是标准价,如果量再大的话,那就得跟老板谈了”。

首发每单1.6-1.8元的价格,也正是目前“通达系”在义乌市场的价格,二者比较,价格优势并不明显。对此,极速网点的工作人员回应称,“这个价格,确实跟其他的快递公司没有区别。但是,极兔的速度不比‘通达系’慢,网点的覆盖面也不比他们少。在西藏、新疆地区,极兔也有站点。”

突然出现爆款,几万甚至几十万的情况,价格最低能到多少?“这种情况有很多,得跟老板具体谈。”在记者咨询过程中,该极兔网点的承包人,骑着三轮电瓶车从外面回来,工作人员也顺势将问题抛给了他老板。该网点承包人直言,“最近,我们的价格有点变动。日均1000票以下的这类小客户,价格基本上没有动;日均万票以上的1.4元,涨了两毛。1.4元,这也是同行中最低的价格,找不到比这更低的价格。”

“日均万票做不到时,能否按照1.4元来优惠?”话到此时,该网点承包人兴致大减,“电商客户都是冲单发货,按月结算。就我们这个网点,日均超过一万票的长期合作客户,有50-60家。你太小看义乌了!”

安全生产隐患致被罚

在义乌市的不同辖区,极兔速递在百度地图上显示共计10个。按图索骥,记者随机走访了其中三个网点。

在走访后两个网点时,记者虽然未能采访到他们的负责人,但是,从其经营面积、门口停的货车、三轮电瓶车的数量,员工的人数等情况来看,规模看似比第一个网点更大。据此,不难理解义乌市场对极兔的意义。不过,就是这么重要的市场,近期极兔却在义乌被处罚,各种见诸报端的报道也是大同小异:“4月9日,百世快递、极兔速递因低价倾销,被浙江省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处罚,责令停运部分分拨中心,当日执行”。

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围绕着极兔低价倾销在义乌被罚事件时,证券时报记者却得到了不同的回答。

拿着手中的“处罚单”,义乌市政府相关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称,“这次极兔在义乌被罚,不是因为低价倾销,而是涉及存在安全隐患,所以事先下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但因为没有在规定期限内进行整改,所以后面做出了关停部分产能的处罚。”难道其他媒体报道都错了?当记者将近期围绕极兔低价倾销在义乌被罚的各种媒体报道进一步咨询时,上述人士反问:“处罚通知上面就是这么写的,你相信谁?”

证券时报记者手中拿到的材料显示,今年4月6日,因百世品牌和极兔品牌未按要求进行整改,义乌邮政局送达两家公司《警示函》,同时根据相关规定,同步下发《责令改正通知书》,要求其履行品牌安全管理主体责任。4月8日,义乌邮政局复查时,发现百世、极兔两品牌企业忙于生产,并未对隐患问题进行整改。义乌邮政局对此问题高度重视,召开专题会议集体研究。因义乌百世品牌和极兔品牌违反了《邮政法》和《快递暂行条例》相关规定,义乌邮政局关停两公司分拨中心部分产能。

价格洼地引发虹吸效应

义乌的快递价格战由来已久,“后浪”极兔想要改变市场格局,低价抢市场恐怕也是迫不得已,在义乌快递市场上也有迹可循。

据了解,2013年,彼时还默默无名的百世汇通,突然在义乌市场开启超低价策略,这一招数非常奏效,打破了快递价格市场的平衡,“通达系”不得不采取跟进策略。经此一役,百世汇通一跃成为“四通一达”的一员。

百世汇通的“奇袭”成功,让不少人对价格战念念不忘。每隔一段时间,一场惨烈的价格战就会在快递江湖掀起。所以,从2013年开始,义乌快递价格一直以每年几毛钱的速度稳步下降,并不断下探全国快递价格的最低价。近期,在外界的聚焦之下,快递企业在义乌战场,又不约而同将价格上调首发价格1-2毛。不过,从记者采访情况看,几乎没有人相信这次涨价的有效性。

针对上述极兔所言“日均万票,现在义乌快递市场最低价1.4元”的说法,从事快递10年之久的李斌呵呵一笑,“日均万票还要1.4元?说给外行人听听还可以。如果你有货,日均千件我可以给1.3元价格。”“中通现在1.3肯定发不了,但是,我有办法拿到其他渠道更低的价格。”李斌对外的身份是中通快递员,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他结交了一帮快递圈的朋友,“简单来说,就是谁给的价格低,就往谁那里送货”。

“最近全国人民都在关注,把义乌快递市场推上了风口浪尖。用不了多久,价格就会掉回来。”这次义乌快递提价同样未被电商卖家沈伟看好。在义乌做电商六七年,沈伟早已见惯快递行业的价格战。以他这些年在义乌做电商的亲历,每年的“双十一”是快递价格的最高峰,过了“双十一”快递企业运力的紧张期,价格就会逐渐下降。也许期间也会出现一些小反复,但把时间轴拉长来看,义乌快递企业的整体价格走势就是呈下降趋势。“2017年,那时义乌市场的快递首发单价3块左右,现在已经降了1.6-1.8元。”

反反复复的价格战下,义乌早已成为全国快递的“价格洼地”。由此,也延伸出了黄牛党、异地做仓、跨区域发货等奇特现象。因为快递费便宜,许多大型电商企业从深圳、广州、杭州等城市向义乌集聚,在义乌市的电商产业园,许多是来自外地的电商企业,他们总部在外地,却把仓储直接建在了义乌,这样,他们每年可以省出数百万快递费。

记者相熟的一位朋友,在杭州四季青做电商直播,他们公司在杭州、义乌都分别设立了仓库。遇到爆款的情况,他们会拿杭州仓库的货用卡车运到义乌发快递。虽然来回需要拉货成本,但节省下来的快递费,足以覆盖卡车的运货成本。紧邻义乌的东阳、永康、诸暨及金华等地,跨区域到义乌发货的情况特别多。李斌对记者直言,“对于快递公司来说,垮区域揽货属于串货,这是不被总部允许的,但客户自发拉到义乌发货,就不干涉了。他们普遍的做法是,把货物运抵云仓,打包材料、包装、发货等事情,都可以交给云仓去处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