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纸、纸箱提价"拉锯战":纸业销售商家拒绝涨价

“3月份开始,下游纸厂就制定了一个4月的涨价计划。但进入4月,实际涨价的落地情况并不是很好。4月初纸厂也发布了涨价函,下游并没有接受涨价,所以落实的情况不及预期。”近日,一家期货纸类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面对不断冲击的纸业上游涨价浪潮(包括废纸、纸浆)等,不少上市公司赚得“盆满钵满”,处于下游的中小型纸类企业日子却并不好过,涨幅随产业链自上而下逐级递减。

一方面,他们被动承受原料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还要极力留住订单,考虑消费端的价格接受度。

“我们是纸类三级厂,在涨价潮里没有话语权。一级厂涨价后,二级厂肆无忌惮地涨,有时候我们正常接的单子原材料没回来就涨价了,而且终端客户不会买单,还不能耽误交货周期,很多时候只能默默接受。”一家郑州纸类包装材料公司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纸类企业的话语权集中,导致下游厂商在涨价潮中处境艰难。

目前来看,纸类下游涨价的“拉锯战”还将持续。

纸业涨价传导链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3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中,生产资料价格上涨2.0%,涨幅比上月扩大0.9个百分点,影响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总水平上涨约1.52个百分点。其中,造纸和纸制品业出厂价格环比上涨2.3%,同比上涨2.3%,1-3月同比上涨1.0%。

目前来看,尽管纸类整体涨幅不算太高,但由于大型纸类企业具备行业定价权,销量和价格在今年一季度出现“双升”,从已经发布一季报和业绩预测的公司来看,多家纸类上市公司成功实现利润“翻倍”。在这背后,还有赚成本价格与涨价的“时间差”。

上述期货纸类分析师指出,不同纸类的上涨,背后因素不一致。

具体来看,文化用纸和生活用纸是因为木浆的价格大涨,然后形成了一波成本推动式涨价。

“2020年上游的纸浆价格,尤其是木浆的价格,大概是从三季度开始上涨,然后一直涨到了今年一季度。尤其是从11月到今年3月初,大概涨了60%-65%。”他表示,相对来说白卡纸在去年三四月份之前,受到上游涨价的影响较小,下游涨价更多是自主提价。

在上游涨价不均衡的推动下,一些大型的纸类企业从中享受到超额利润。上述期货纸类分析师表示,对一些上市纸企来讲,由于其规模都比较大,木浆、原材料库存都比较多,实际享受的是纸张价格上涨以及前面低原料的成本的“差价”。也就是说,成品纸的产出端形成了一个错位,所以导致这些纸企利润非常好。但未来随着一些大型纸厂低价的原料已基本消耗完,可能需要采购一些高价的木浆,盈利情况环比都会逐步转弱。

而相比大型纸类企业,更多中小型纸类企业在上游涨价潮中生存就要艰难得多。

茂名市佳洁纸业制品厂廖老板表示,从去年12月开始,上游纸业就一路涨价,每一两个星期涨300元/吨,现在涨的幅度比之前来讲,每吨涨了1500元到2000元之间,当然不同的纸厂涨的幅度不一样。“之前我们拿货都是5600元/吨、5700元/吨,现在是7200元/吨、7500元/吨都有。”

揭阳市一家纸箱厂负责人则表示,纸箱本来就是一个加工型的工业,原材料占了80%左右的成本,“只要材料稍微上涨,就会把我们的利润涨没了,甚至亏本。”

他补充道,纸业上游一直是处于掌握主动权的状态,由于纸制品运输成本比较高,所以一般一个区域的材料厂家都处于抱团状态。

郑州纸类包装材料公司负责人表示,2016年10月前原材料处于一个非常平稳时期,相比那时原材料成本上涨40%,辅材分别上涨30%到50%不等,而他们的利润空间却一直在压缩,“很多时候不得不赔钱做,因为有一群工人需要维持,还有贷款买的设备。”

下游提价“拉锯战”

在涨价潮的倒逼下,已有企业考虑提价。但目前下游面对零售行业的纸厂提价的节奏,整体赶不上原材料涨价的幅度,纸厂的利润遭到侵蚀。

上述分析师表示,纸厂、尤其是生活用纸和文化用纸纸厂的利润受到很大的侵蚀,不得不提价。但因需求弹性的不同,终端需求弹性比较弱,在短期内没有特别明显的需求增量时,纸厂涨价的幅度明显弱于上游木浆的涨幅,目前纸厂面对下游涨了大概不到30%。

茂名市佳洁纸业制品厂的下游购买商主要是超市,线下批发为多。他坦言提价难的问题,因成品价格在老百姓心里定了型,如果他们涨价,客户很难接受,对他们这类纸巾厂影响很大。“我们现在基本都不赚钱,就保持成本价推出来,希望原浆纸价格再下降一点,不然真的没办法做。”

他计划从5月1日开始,每件产品大概提10至15元,并已提前和客户通知。“原材料从去年12月涨价,我们5月才提价。现在每一件上涨了10元到15元左右的成本,产品包装又涨价,如果下个月再继续涨,我们就开始提价,顶不了了。”

但他预期提价只能补点成本,“没有多少利润,现在好多厂都停产了,不敢做。”

然而,尽管面对利润被一再摊薄的境况,仍有不少企业对提价保持谨慎态度。

上述分析师表示,3月份开始,下游纸厂就有一个涨价的计划。4月以后的成品纸一直是偏稳的走势,部分地区的生活用纸甚至还有小幅回落的状态,即低价出货,这是纸厂因资金和库存的压力所致。

所以,目前下游纸业的价格仍然处于“拉锯战”中。

郑州纸类包装材料公司负责人表示,现在单量难以维持正常生产,整体终端需求没有增长,甚至有点萎缩。“狼多肉少,得先保命,涨价更没单子。行业门槛低也是主要因素,如果客户能接受肯定就涨。”

而揭阳市纸箱厂为了留住客户,部分维持原价,此外价格竞争及供应能力也牵制着他们提价与否。“很多行业都需要用到纸箱,所以没有固定购买方。毕竟一些客户是长期合作的关系,并不能轻易提价。”

但如果上游涨幅特别大,揭阳市纸箱厂可能会和客户沟通,尽量让客户增加库存或下单多一些。“实在涨到没利润了再上调价格,每次成品涨幅也只能少于原材料的涨幅,如材料涨30%,我们可能涨20%或25%,尽量让利给客户。”

未来一段时间,纸类可能进入一段相对平稳的价格上升阶段。

上述分析师表示,未来纸类涨价情况受海外需求影响,结合欧美疫情、特别美国疫情来看,经济活动还是受到抑制,今年同比需求弱于去年3月。继续往上涨还是要看国内的需求,但二季度后国内需求会进入偏淡季,整体需求减弱。

茂名市佳洁纸业制品厂负责人认为,涨价是中长期的,“之前都是在清明后会下降价格,但今年没有。背后的原因是原料紧张,现在大多原料是国外进口。如果原料持续上涨,我们根据大环境,考虑提价幅度。”

郑州纸类包装材料公司相关负责人也持类似观点,会根据涨价调整价格。“我们的利润空间就是加工费,不调整价格根本支撑不了,但很多时候不赚钱甚至赔钱都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