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海”巨轮换航: 一个“资本系”的迷雾与辉煌

乐视退连拉15个涨停,有投资者重新聚焦“泛海系”的民生信托:若FF美国上市成功,贵司能否主张此权益?泛海控股仅回答,“对乐视及贾跃亭拥有的债权在民生信托已清算”。

泛海,是另一个故事。

一年前,2020年1月13日晚间,当泛海控股(000046.SZ)官方宣布,公司所处的行业分类正式由“房地产”变成了“金融业”,那个由卢志强打造的“金融+房地产+战略投资”综合上市公司,实则已经开始从最高光的时刻,滑向另一个周期。

21世纪资本研究院持续跟踪了解,在此之前,“泛海系”已经频繁流出裁员降薪传言。而更早些时候,其债权承销承压的消息,就一直在债权圈子流转。

泛海,英文名“oceanwide”, 似有泛海踏浪之意。

而这艘“巨轮”的转型,充满了周期转变的唏嘘,其中有机遇与风险轮动的代际唏嘘,更多则是中国资本市场内部治理的启示。

作为“泛海系”核心平台,泛海控股股价最新报2.93元/股,接近一年来的历史低点。

3月16日回复投资者提问称,“目前公司已完成回购专用账户开立,将根据监管规则要求和公司具体情况择机实施回购”,释放出稳定市场的信号。

一叶知秋:亏损、偿债双困局

2020年,泛海控股预计净利润亏损达30亿-40亿元。

2016-2019年,泛海控股的净利润分别为31.1亿元、28.9亿元、9.31亿元和10.9亿元,未出现过亏损局面。

日前的一纸诉讼,暴露了泛海控股日趋紧张的“钱袋子”。

2月底,泛海控股、泛海控股的控股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公司”),被中英益利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由,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截至目前,武汉公司仍然有借款本金13亿元未偿还。

2020年三季报显示,泛海控股的总负债高达1444.50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9.06%。

其中短期借款157.6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50.39亿元,但其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仅为188.68亿元。

作为泛海控股持股93.42%的核心金融平台——民生信托,从2020年下半年以来,被曝出已有多个信托项目出现延期,包括至信516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至信681号中集车辆IPO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至信828号铂首商业地产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民生信托的薄弱风控已被业内诟病。

其先后踩雷了武汉金凰珠宝80亿元“假黄金事件”、至信1095号“萝卜章”事件、新华联债券违约事件等。

据不完全统计,民生信托作为原告的诉讼纠纷或发起的执行金额达156.33亿元。

21世纪资本研究院从消息人士处获悉,民生信托已经刚兑了部分“假黄金事件”信托份额,但官方对此未予回应。

1月15日,泛海控股披露的控股金融子公司的财务信息中:2020年,民生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0.7亿元,净利润2.32亿元(未经审计),相比2019年营业收入23.69亿元、净利润10.80亿元,同比下降107.02%和74.33%。

“泛海系”另一家A股平台民生控股(000416.SZ), 主营典当业务及保险经纪业务: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4707.7万元,归母净利润2591.9万元,均同比双位数下降。

此外,控股股东中国泛海控股集团(下称“中国泛海”)层面,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中国泛海总资产3053.24亿元,其中负债合计2407.90亿元,货币资产仅为234.37亿元,资产负债率78.86%。

眼下,“泛海系”还手握哪些可供腾挪的资产?

A股平台泛海控股2019年年报显示,其主要境外资产包括:香港地区、美国及印尼的境外子公司自有资金19.33亿元人民币;美国房地产开发项目截至报告期末账面价值折合36.69亿美元;民生银行(H股)股权投资,截至报告期末投资账面价值折合人民币103.81亿元;境外证券投资,截至报告期账面价值折合人民币21.35亿元;印尼棉兰燃煤发电项目,截至报告期末已投入3.99亿美元;WeWork股权投资,出资1亿美元。

此外,21世纪资本研究院发现,万达电影(002739.SZ)2020年三季报,泛海控股对其持股比例下降至0.96%。而此前2019年5月,泛海控股持有万达电影3187万股股份,持股比例1.53%。

另一家A股平台民生控股,截至2019年,持有众安在线(06060.HK)、浙商银行(601916.SH)、城市传媒(600229.SH)等上市公司股份,期末账面价值分别为2.52万元、2.39万元、546.7元。

去地产化:千亿资产挪腾术

作为中国商业故事的一个经典案例,在掌舵者卢志强30多年间的资本运作下,“泛海系”被打造成一艘涵盖房地产、金融、能源、投资等多元产业的泛海“巨轮”。

系列扩张迄今有迹可循,且有项目尚未收尾。

譬如,2016年10月,泛海旗下亚太寰宇投资有限公司斥资27亿美元收购纽交所上市公司Genworth金融集团的全部已发行股份,出海版图进一步扩大。如收购最终成功,Genworth公司将成为中国泛海旗下子公司。

根据2018年5月的媒体报道,中国泛海发布消息称,其收购美国Genworth公司于近日通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交易审查。

3月19日,21世纪资本研究院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这项始于2016年1月的收购,时隔五年仍在进行中,尚未完成交割。

从1985年,时任潍坊市技术开发中心办公室副主任的卢志强弃官下海算起,36年时间,当下,“泛海系”资产,目前分散于A股、港股、美股、澳大利亚等多个资本市场。包括A股的泛海控股、民生控股两家公司,港股的中泛控股(0715.HK)、中国通海金融(0952.HK)两家公司,以及美国大型综合金融保险集团Genworth(NYSE:GNW)、澳大利亚矿产能源公司CuDECOLtd.(ASX:CDU)。

机构人士关注的,则是其一路拿下金融行业的全牌照(包括银行、证券、信托、期货、典当、保险经纪、财险、互联网金融、担保、基金、融资租赁等),成为一家超大型民营金控集团。

如此大手笔投资布局金融业,令人好奇的是“泛海系”的资金来源。

21世纪资本研究院梳理发现,“泛海系”的融资渠道包括非公开发行股票与发行债券、上市公司股权频繁质押、信托通道等。

一方面,“泛海系”通过上市平台进行再融资,作为“泛海系”核心平台,泛海控股2005年底借壳上市以来,至少抛出了四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通过此途径至少筹得约77亿元人民币。

另一方面,无论是中国泛海,还是泛海控股层面,都多次发行公司债、企业债、ABS、私募债等融资。

21世纪资本研究院根据Wind数据粗略计算,中国泛海发行债券规模合计341.25亿元;而上市公司层面,泛海控股发行债券规模合计365.5亿元。

此外,Wind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泛海还有“20泛海G1”“19泛海1C”“18泛海1C”等14只存量债券,存量债券余额113.78亿元;上市公司层面,泛海控股也有“16泛控02”“19泛控01”“19泛控02”等11只存量债券,存量债券余额85.93亿元。

转折来自,2019年底,标志性事件正是“融资端”受限。

2019年12月以来,泛海控股连续三次公开发债未能获得市场足额认购,合计获得的资金不足其计划融资额的一半。如2020年1月23日,泛海控股拟公开发行债券不超过17亿元,最终实际发行数量为12亿元。

从另一个市场惯用的融资通道——股权质押为切口,“泛海系”频繁质押所持资产,同样将杠杆效用运用到极致。

作为金融牌照齐全的金控集团,金融则是其更易运用的通道。

此前“泛海系”相关企业被曝出接受关联方无息财务资助余额3.5亿元,有分析人士向21世纪资本研究院透露,“关联方无息财务资助”或与旗下机构融资有关。

寻找未来:谁是落点

如果说,泛海的“去地产化”是一次资产调仓,目前,其种种迹象正在呈现出另一种逻辑。

目前,泛海控股的核心金融平台为民生证券、民生信托、亚太财险,分别持股44.52%、93.42%、51%。

据今年1月的公告,2020年,最赚钱的民生证券,实现净利润9.16亿元;其次,民生信托实现净利润2.32亿元;亚太财险尽管斩获54.23亿元营收,不过净利润仅为6137.50万元(未经审计)。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泛海系”的地产业务褪去后,金融承压。获得支撑巨轮前行的主要动力——资金,成了“泛海系”新一轮调仓的重点。

“公司的业务开展、债务去化、境内外资产优化等各项重点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 泛海控股在2月27日的一则公告中如是说。

此外,3月16日,回复投资者提问时,泛海控股称,“公司将加大力度推动落实金融子公司及地产核心平台的引战工作,继续加强核心资产盈利能力提升、境内外资产处置、资产负债结构优化等重点工作”。

21世纪资本研究院梳理发现,民生证券成了泛海控股债务去化、回笼资金的首要对象。

如2020年9月,泛海控股以42.29亿元向上海张江集团、张江高科等22家投资者转让民生证券约31亿股股份(占比27.12%),此举直接让泛海控股在民生证券中的持股比例从71.64%下降至44.52%。

此外,2020年12月,泛海控股拟以1.53元/股,向三家员工持股平台转让民生证券共计2.85%股份,向珠海隆门中鸿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转让民生证券0.71%股份。不过,公告显示,上述股权转让尚未具备交割条件。

由于具备天然的稀缺性,“泛海系”部分金融资产仍然“价格高昂”。21世纪资本研究院粗略计算,仅以民生证券股权转让为例,泛海控股至少回笼资金73.46亿元。

除了频繁处置股权,“泛海系”也在出售旗下房产。

从2019年开始,“泛海系”的部分地产项目先后转让给融创、绿城、信达金融租赁等,但部分涉及海外交易的,没有那么顺利,亦有迄今未转让成功的。

例如:2020年1月,泛海控股公告称,欲转让美国旧金山First Street和Mission Street的相关境外资产,交易金额为12亿美元,不过买家几经变更之后,2020年12月底,泛海控股称,受美国新冠疫情的影响,尽职调查长期难以正常开展,决定与交易对方Hony Capital Mezzanine Fund 2019 Limited(“弘毅”)终止交易。

并购交易业内顾问李佳超告诉21世纪资本研究院,“如泛海当时针对能源矿产类的投资,是一些机会类的布局,其中不少海外收购是高杠杆收购,偿还债务的压力比较大”。

此外,他认为,“泛海当时高溢价收购的资产,现在变卖可能会折价,所以出售过程可能存在一些变数。”

“泛海系”接下来的调仓能力,或许取决于其后续资产储备军团。

就在2020年9月23日,中国泛海重要的控股子公司深圳市泛海三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江电子”)IPO申请通过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审议。

根据招股书上会稿,从事消防、安防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三江电子,泛海控股直接参股15%,泛海投资集团持股60%,“泛海系”合计控制三江电子75%的股份。

3月17日,登陆科创板的“混合云第一股”青云科技(688316.SH),也潜伏“泛海系”身影。

青云科技招股书显示,泛海丁酉(天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青云科技发行前持有121.09万股,持股比例3.41%,发行后持股比例为2.55%。按照青云科技3月18日市值36亿推算,其持股市值约9亿元。

“泛海系”与蚂蚁集团也交集颇深。

“泛海系”分别通过上海麒鸿投资中心、上海云锋新呈投资中心、掌舵者卢志强所控制的通海资本,间接持有蚂蚁集团共计6570万股,按照蚂蚁集团彼时上市发行价计算,持股市值45.2亿元,然而蚂蚁集团的上市进程被监管紧急叫停,“泛海系”可谓痛失其IPO财富盛宴。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