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都证券退休大佬:还我补充养老金!

几名退休的券商领导,将老东家国都证券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原因是,国都证券决定:

停发2018年1月1日之后退休员工的商业补充养老保险。

换句话,这笔钱,2018年1月1日以前从国都证券退休、工龄达到10年以上的,都能拿到。

2015年、2017年退休的、职级比自己低的下属们,2018年底,依然拿到了这笔每年几十万的退休福利。但几个大佬在2018年以后退休,按时间划断,没了。

起诉老东家的四名员工中,三人曾在国都证券担任董监高等职务,妥妥的券商大佬:其中包括国都证券原总经理、中欧基金原董事长常喆,国都证券党委副书记兼工会主席王烈华,国都证券下属子公司国都景瑞投资有限公司监事张峥。这四名退休员工中,工龄最长的是王烈华,达20年;余下三人的工龄则均在17年左右。

对于年薪必然长期在百万以上的券商总经理、基金公司董事长来说,一笔几十万的补充养老保险停发,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断掉的补充养老金

工商信息显示,国都证券由中诚信托与北京信托原有证券业务整合而来,其正式注册时间为2001年12月28日。

2013年3月1日,国都证券于颁布实施了一份《补充养老保险管理办法》,也揭示了券商行业的从业者,如何在退休后,依然获得高额的待遇。

根据这份《办法》,国都证券曾于2012至2016年间向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了团体补充养老保险,共计缴纳保费2900万元;参保的国都证券正式员工,工龄达到10年以上后可在退休时,根据职务等级、司龄等因素确定领取标准。补充养老金可以按月领取,也可以一次性领取。

具体到职级方面,董事长、总经理级每月可领取2.5万元,副总经理级1.7万元,总助或总监级1.4万元,部门正职1万元,部门副职7000元,高级经理4000元,普通员工2500元。

据此,常喆等人向国都证券提出了支付不同金额补充养老金的要求。其中,常喆诉请金额为300万元,王烈华130万元,张峥75万元,刘可30万元。

为何决定停发补充养老金?

国都证券方面称,2020年5月7日,该公司作出了《关于暂停执行补充养老保险管理办法的说明》,内容是“2018年10月24日召开总经理办公会,讨论了公司总部退休人员补充养老保险待遇等相关问题,与会人员一致同意:自2018年1月1日起,原《补充养老保险管理办法》暂停执行。公司将对退休人员补充养老保险政策进行调整,具体方案由公司人力资源部拟定,在履行公司审批手续及民主程序后执行”。

对于这份2020年5月出具,落款时间为2018年10月,生效日期为2018年1月份的文件,2018年11月30日才正式离岗退休的常喆认为,其“落款时间是回溯的”,“为了本案制作”,同时,“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基本原则”,国都证券在常喆退休后制定的新制度,不应对他发生法律效力。

国都证券则申辩,常喆是否领取补充养老金,除其工龄,职级外还要实际考虑“账户余款、员工情况等因素”决定。同时,常喆虽然于2017年8月办理了退休手续,但之后又被返聘至2018年11月,不符合2018年1月1日前退休的领取标准。

二审法院认为,案件的争议点在于国都证券是否应该向常喆等人支付补充养老金。补充养老金不在工资薪酬范围内,属于用人单位为员工提供的福利,同时由于该保险于2017年后断缴,“公共账户内的存量发生了重大变化,国都证券根据现实的状况对上述管理办法进行调整,暂停发放补充养老金,待新政策出台后,再行领取,属于国都证券的自主决定事项”,因此驳回了常喆等人的诉讼请求。

从中诚信托系到重庆信托系

值得注意的是,曾担任国都证券总经理的常喆,与该公司原董事长王少华系出同门,过去一度掌握着公司的日常经营大权。此次讨要补充养老金败诉,或许意味着他作为董事曾经代表的中诚信托系统已完全失去了对国都证券的话语权。

公开履历显示,国都证券原董事长王少华、常喆与此次讨薪中的另一人——王烈华,均在1978年至1982年就读于辽宁财经学院(现东北财经大学)基建财务与信用专业。1995年,王少华进入中煤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诚信托前身)出任总经理助理;两年后,常喆亦进入中煤信托证券总部出任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2001年12月,两人又一起筹备组建国都证券并一直担任高管职务到2017年。据证券时报报道,2017年王少华出事时,国都证券的“经营管理决策基本是常喆一人说了算”。

王少华的突然失联曾在当时引起轰动。7月下旬,刚刚在新三板挂牌的国都证券发布了《关于公司董事长不能正常履职的公告》,8月初,公司又通过中诚信托收到王少华的亲笔辞职信。关于王少华所涉何事被司法机关带走,至今仍是一个未解之谜。2020年初,江西《南昌晚报》曾发布一篇名为《江西法院发布2019年“打虎”成绩单》,其中王少华赫然在列。据该报道,王少华因“受贿罪、行贿罪、单位行贿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2019年11月29日判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50万”。值得注意的是,该案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江西法院审理。

不过,王少华身陷囹圄所形成的权力真空之后被迅速填补。甚至在国都证券公布王少华辞职之前,时任国都证券第七大股东重庆信托的董事长翁振杰已经被推举代行董事长职责。而此时,距重庆信托通过增资方式入股国都证券还不到两年。

彼时,国都证券的股权格局总体较为分散,其第一大股东中诚信托持股比例为13.33%,第二大股东北京信托持股9.59%,第三大股东国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持股7.69%。相较之下,中诚信托在表决权上并无明显优势,可以说是全凭发起人的独特身份与强人王少华实现对国都证券的控制。而王少华的失联,则让中诚信托控制力变得极为脆弱。

通过2015年对国都证券的增资,重庆信托及其盟友则获取了足以和中诚信托相抗衡的表决权。除了重庆信托自身获取的4.72%股份,天津重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还持有了4.72%股份,同方金融控股(深圳)有限公司持有了4.30%股份,以及深圳市华融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3.77%股份(关于这三家公司与重庆信托的关系可以参见公众号“锋雳”另一篇文章《三峡银行没有实控人?我信你个鬼》),四者合计17.51%,已经远远超过了中诚信托的持股比例。

思路一变天地宽

之后事情的走向,显示出重庆信托获得了几乎除中诚信托外所有主要股东的支持。

王少华失联之前,国都证券共有6名董事(不包括独立董事),其中中诚信托占了两个名额:王少华(中诚信托)、何于军(国华投资)、吴京林(北京信托)、李玲(山东海投)、王军(东方创投)、翁振杰(重庆信托)、常喆(中诚信托)。

而到了2020年底,董事会成员人数增加到了10人:翁振杰(重庆信托)、何于军(国华投资)、吴京林(北京信托)、黄磊(中诚信托)、唐喆(山东海投)、邹光辉(东方创投)、周立业(同方股份/华融泰)、黄俞(同方股份/华融泰)、陈文博(重信资产)、陈海宁(远为投资)。

不仅代表中诚信托的董事只剩1人,而且重庆信托、重信资产、同方金控、华融泰这四家新进持股比例不到5%的小股东都在董事会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当然,中诚信托也没有坐以待毙。过去数年间,中诚信托两次提名董事,一次提名独立董事,均在股东大会中落败。其中,中诚信托提名董事赵卫星仅获得了占出席会议表决权总数的49.88%,敖磊仅获得了占出席会议表决权总数的35.97%,独董徐阳光也仅获得了占出席会议表决权总数的40.08%。

2012年8月,历时十七个月的西南证券收购国都证券并购案,因外部环境变化及双方预期差异过大而终止。主导这场收购的,就是时任西南证券董事长翁振杰。,这场并购失败后,翁振杰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辞去了西南证券董事长一职。然而,谁也没有料到,最终,他会以另一种方式入主国都证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