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制、退市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五大表述逐条解读

首提退市机制、连续三年提到注册制,这是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资本市场的内容。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完善常态化退市机制,加强债券市场建设,更好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作用,拓展市场主体融资渠道。

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也是“十四五”时期资本市场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战略目标和重点任务。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资本市场论述较多,具体来看有两方面的重要意义。第一个就是通过全面推行注册制,进一步扩宽企业上市融资渠道,让更多代表经济转型方向的新经济企业上市,这无疑是有利于我国经济转型的。”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

在杨德龙看来,第二个则是提到完善常态化退市机制,与第一点相辅相成,从而实现优胜劣汰进一步提高A股上市公司质量。实体经济与经济的关系是互相促进的,良好互动关系。也就是说一个繁荣的经济体有利于推动资本市场的繁荣,反过来一个繁荣的资本市场也有利于提高实体经济的长期发展。

“2021年注册制全市场覆盖应该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新退市制度在2020年最后一天发布了,新退市制度覆盖了整个A股市场,它比注册制的全市场覆盖要快了一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预计未来未来两、三年,每年的退市公司数量会达到30-50家,这将会是常态化的。

以下为澎湃新闻记者对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资本市场内容的逐条解读:

一、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

解读:这是政府工作报告中连续第三年提到“注册制”一词,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是“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2020年的内容是“改革创业板并试点注册制”,2021年最新提法为“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显示了监管层对于在全市场推进注册制的决心和力度。从2019年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到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我国的注册制改革稳步推进,全市场推行注册制的条件也逐步具备。

“2020年3月1日,新证券法正式实施,核心精神有两点,一个是全面推行注册制,支持更多新经济企业上市,另一方面,严格执行退市制度,从而实现优胜劣汰,让好的公司及时上市,而差的公司及时退市,从而提高整体上市公司的质量。”现在,杨德龙表示,科创板和创业板已经实施了注册制,深市主板和中小板已经合并,将来在主板也会推行注册制。

杨德龙提到,像美国纳斯达克市场,通过对新经济企业进行融资支持,培育了一批伟大的科技企业,事实上就是严格执行优胜劣汰制度的结果。目前A股创业板、科创板正以此为目标推行了注册制,让更多代表经济转型方向的新经济企业上市,这无疑有利于我国经济转型,热切期待创业板和科创板能够真正成为中国版纳斯达克,让资本市场更好支持实体经济。

针对全市场最为关心的注册制进展,证监会近日频频表态。

2月2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注册制采取试点先行的原则,目前科创板、创业板已经分步实行了注册制,证监会将在试点基础上进一步评估,待评估后将在全市场稳妥推进注册制。

1月28日,2021年证监会系统工作会议在京召开,同样把注册制放在新年工作的突出位置,这次会议总结了2020年工作,并研究部署2021年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稳定重点任务。

针对注册制,当时会议提出,坚持尊重注册制基本内涵、借鉴国际最佳实践、体现中国特色和发展阶段三原则,做好注册制试点总结评估和改进优化,加快推进配套制度规则完善、强化中介机构责任等工作,为稳步推进全市场注册制改革积极创造条件。

2020年12月28日,易会满主席在中国资本市场建立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时也指出,我们将以注册制和退市制度改革为重要抓手,加强基础制度建设。坚持尊重注册制基本内涵、借鉴国际最佳实践、体现中国特色和发展阶段三原则,稳步在全市场推行注册制。

“今年整个A股市场全面推行注册制,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也是水到渠成的,”董登新说,2021年注册制全市场覆盖应该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这个注册之前市场覆盖没有了任何的制度障碍和技术障碍,相信不会拖得太久。

二、完善常态化退市机制

解读:“退市”这个关键词是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2020年12月31日晚,沪深证券交易所发布一系列退市新规,规则自发布之日起施行,标志着新一轮退市制度改革正式落地。

董登新表示,新退市制度覆盖了整个A股市场,它比注册制的全市场覆盖要快了一步,2019年A股退市公司多达十多家,2020年的A股退市公司数量接近20家,那么今年2021年的退市公司数量,我觉得最起码应该会超过30家。最近三年,A股退市数量大幅提升,退市效率大幅提高,退市周期大幅缩短,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贡献,就是1元退市标准。这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退市标准,是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是投资者意志的完全表达。在未来两、三年,每年的退市公司数量会达到30-50家,这将会是常态化的。

“退市新规强调要加强退市制度,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完善常态化退市机制,就是要严格落实退市制度。”杨德龙指出,新规增加了一些组合退市的条款,从而能够打击一些恶意保壳的行为,让绩差公司及时退出市场,从而让A股市场成为源头活水,有利于A股市场逐步走向成熟,提高A股的可投资性,让投资者真正分享企业的成长。

退市制度是资本市场关键的基础性制度,退市新规的出台是注册制改革背景下的重要举措。形成“有进有出、优胜劣汰”的市场化、常态化退出机制是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安排。

此轮改革在全部板块取消单一连续亏损退市指标,制定扣非净利润与1亿元营业收入组合财务指标,从盈利能力、营收规模等方面对上市公司持续经营能力进行多维度考察,压缩已丧失持续经营能力、依靠非经常性损益规避退市的操作空间,推动僵尸空壳企业出清;在保留“面值退市”等交易类退市标准的基础上,设置“3亿元市值”标准,进一步充实交易类退市指标。

此轮改革还增加信息披露及规范运作存在重大缺陷且拒不改正的标准,增加重大违法退市细化认定情形等。同时,根据新证券法规定,取消了暂停上市、恢复上市环节,优化退市整理期等,提高退市效率。

三、加强债券市场建设

解读:尽管近年来债券市场规模越来越大,但市场法律体系的系统性和完备性相对不足,需加快推动补齐法制短板,也需要加强应对可能出现的部分企业债券违约风险。可以预期,2021年我国债市改革发展力度将加大。

“债券市场近几年的融资规模扩张比较快,债券市场从规模扩张来讲,应该说比股权融资扩张的要快,也在其他程度上,为直接融资比例提高,发挥了重要作用。”董登新称。

近年来,我国债券违约事件有所增加,2020年7月,为了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维护这全市场稳定运行,中国人民银行等三部门日前发布相关通知,加快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2019年以来,人民银行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证监会积极发挥公司信用类债券部际协调机制作用,加快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推出到期违约债券转让机制,实施债券市场统一执法,不断丰富市场化处置手段。

人民银行有关部门负责人当时表示,建立完善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提升违约处置效率,是防范化解债券市场风险、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有效路径之一,也是市场向纵深发展的必经之路。

四、更好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作用

解读:从2019年的“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房稳定发展”,到2020年的“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再到2021年的“更好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作用”,“多层次资本市场”这一词也是第三年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不仅是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2020年10月21日在出席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时也曾提出过,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坚持“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九字方针,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关键词之一是层次分明。这意味着主板、科创板、创业板、新三板乃至区域性股权市场等市场层次,应当明晰各自的定位,形成各有侧重、相互补充,错位发展、适度竞争的格局。

“近几年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的力度比较大,尤其是沪深港通这个机制更加宽松灵活,使得境外机构和国际资本进出A股市场更加便利,使得A股市场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大幅提升,A股市场也更受到国际机构和境外资本的欢迎。”董登新表示,

董登新进一步指出,在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上,新三板也是一个亮点。新三板近几年的改革力度很大,尤其是精选层的设立是在原来的基础层和创新层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子市场,用来跟沪深交易所对接,这个平台很重要。另外新三板设立转板机制,使得新三板的挂牌企业,可以绕开IPO通道,直接转板到沪深交易所挂牌,这两项改革,极大地提升了新三板市场地位和影响力,使得更多的中小企业更憧憬、更偏好到新三板挂牌。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此前曾提出,多层次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非常明显,目前我国已经建立起结构较为完善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这对经济增长、经济结构调整是有利的。下一步,还需要继续激发多层次市场的建设活力,推进关键领域改革,以此带动市场基础制度完善和深入发展。

五、拓展市场主体融资渠道

解读:直接融资已经成为重要的融资渠道,要充分发挥好科创板对科技型创新企业的支撑功能,统筹推进新三板市场改革,协调规范区域性股权市场发展,都是更好地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作用。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曾在2020年12月3日发表署名文章《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文章指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有六项重点任务:一、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拓宽直接融资入口。二、健全中国特色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增强直接融资包容性。三、推动上市公司提高质量,夯实直接融资发展基石。四、深入推进债券市场创新发展,丰富直接融资工具。五、加快发展私募股权基金,突出创新资本战略作用。六、大力推动长期资金入市,充沛直接融资源头活水。

“拓展市场主体的融资渠道,主要是拓展他们直接融资的渠道,无论是股权融资还是债权融资,我们的金融机构要通过产品研发、业务创新来为企业提供更多的直接融资工具,这一点也是国务院一直强调的,要大力地提升直接融资的比重,这将是一个长远的任务。”董登新表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