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中国买不买保险的区别

在中国你买保险,别人觉得你有病;在美国你不买保险,别人才觉得你真正有病;美国人认为生命才是真正无价的,开口闭口就是保险了没?美国人身边都有四个朋友:保险代理人排第一,会计师,律师和医生分别排第二、第三、第四。

    在去接女儿考试完回家的汽车上,那位师傅知道我是做保险的,就问了我保险业绩如何之类的话,一路上也就顺便以保险为话题聊开了。

    因前段时间我们李渡连续出了几起安全事故,很多的乡亲们都知道,于是大家也就因为这些事故而议论开来,尤其是其中一件事情,因为一位安装防盗网的个体老板涉及违规操作,而建筑主体的安全设施也不建全,结果那天中午那位个体老板从楼上掉下来,直接摔死,家中留下近四十的妻子与年幼正在上学的孩子,还有六旬多的老人,于是全家人呼天抢地,要求建筑主体的承包者要赔偿一百万,而建筑主体的承包者则认为受害者违规操作也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不愿赔偿那么多,因不能搭成共识,于是死者家属把死者放到了承包主体的房屋门面中,引发第三方购买门面的商户的不满,说自己还没住人就停了死者,回来要求退房,从而引发更大的纠纷,政府出面调解无果,向上级政府请示,请来了特警强制把死者及家属带走才算告一段落。老百姓传得纷纷扬扬,说政府强制抢尸,我随口说了句,那是因为我们这里的保险意识不太够,公共责任保险未实施。还有死者自己也没给自己买些意外险之类的话,话音刚落,就有一餐馆老板说,人都死了,钱要来有什么用?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脱口而出说了句:钱有什么用,如果不是因为要钱,死者的家庭成员会全家在守在那里吗?孩子学都不上,就守在那里,主要目的还是希望对方多赔一些钱。不然也不会动用特警前来,他们家庭成员会自动把他送去掩埋了。说实话:当一个人离开他的亲人们的时候,尤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青壮年人士,把赚钱的能力带走了,家里的人唯一需要的也就是钱了。

    想到我平时给周围人宣传保险,人们不愿接受的情形,我越说越激动,我说意外风险与疾病风险是谁都预料不到的,这两个险种保险公司也属于是与客户共同下赌注,公司赌客户平安健康,不出意外不生大病,而客户也是一样的。如果公司赌赢了,客户就出一定的保险费买到了自己想要的平安健康,公司赌输了,客户出的保险费就买来所对应的钱作为对家庭成员的经济补偿,当然,出多少钱买多少补偿,出得多钱就买得多补偿,出得少也就买得少。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如果买的险种不对,出很多钱也可能买不到什么补偿,譬如养老险,它本身就只是为了让自己老了领一部分钱的,所以中间一般不会太多的保障

    后来师傅说,你对保险讲解得如此详细,你应该要卖很多保险出去吧,其实我自己很清楚,尽管我了解得如此详细,但我并没有卖到多少保险出去,甚至连我的亲友们如果发生了类似的事情,也只能是愿赌服输而已。因为我做了这么多年的保险,虽然也曾经对他们说起过保险,但他们与普通大众一样,好象自己并不太需要这份保障似的,我想他们的想法也应该与很多朋友是一样,听天由命吧。如果发生了什么自己承担不了的事情,就找周围的亲戚朋友们能够借的借一些,不能够借的,也就自认为倒霉。包括我自己及家人的保障都不足够,因为毕竟自己的收入有限,除了买保险,还有其他很多地方都需要用钱的。只是我想的是:准备一些总比没准备强吧,况且,有可能我花了一些钱买保险,说不定还真的就买到了平安健康,因为保险公司也不太愿意赔钱出来,所以他们经常会为公司的保单祈福的,祈祷让这些保单持有人都能够平安健康快乐!因此,我也许会有所受益。

    我们经常听人说“愿赌服输”,可现实生活中,愿赌服输的人太少了,太多的人愿赌却不愿服输,譬如在去年的河边码头一位在船上洗衣服的妇女掉落水中淹死,听说至今还在冻在那里没有解决,那位倒霉的船老板把船也贱卖出去了。因此在此奉劝各位看官朋友,真值得为自己与家庭成员定个价,哪怕是买份两百元的意外险,象我一个意外险客户的保险感言:两天少吃一个鸡蛋,为自己的家人与工人买点意外险,防个“万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