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杀妻骗保案

   艳艳死于非命

  今年1月16日一大早,奉贤南桥镇上的许方正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开始忙活一天的家务。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二楼房客张平神色慌张而焦急:“不好了!我老婆煤气中毒了!”许闻言大吃一惊,蹬蹬蹬随张平冲到二楼。

  房间的门大开着,一股浓烈的液化气气味扑鼻而来。张平的妻子艳艳双目微闭躺在床上,身上的被褥盖得好好的。这时,闻讯而来的邻居立刻冲进屋子,开窗的开窗,救人的救人。李阿姨看见液化气灶头的开关指着“ON”的位置,便马上上前去关钢瓶的阀门,拧了整整两大圈才关实了。

  工厂前的会面

  1月17日中午,南桥镇某厂门口一对中年男女鬼鬼祟祟地聚到了一起。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死掉妻子的张平和他的前妻邵英。

  一见面,张平就迫不及待地告诉她:“那女的死了,是液化气中毒,是派出所定的,是意外死亡,肯定是意外!再给我点钱。她的家属就要来了,打发了他们我就可以拿保险金了,跟你一起过好日子。”张平惶恐的神色中掩不住兴奋。邵英也被他的激动情绪感染了,忙不迭地告诉他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两三千元钱。

  然而,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1月20日,锃亮的手铐搭上张平与邵英的手腕。2月21日两人被依法逮捕,一场“杀人骗保”的惊人阴谋大白于天下。

  一篇小说“酝酿”一个梦

  今年42岁的张平长期无业,但他从不想去找工作,却巴望着天上能掉块馅饼,让自己发笔什么财。有一天,他无意从杂志上读到一篇令他“茅塞顿开”的小说:一个日本人先后制造意外的假象,杀害两任妻子,来骗取保险公司的赔偿;最后,凶手拿着这一大笔保险金和心爱的女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篇常人看来荒唐的小说,却在张平的心中激起了火花。他觉得他人生的转折点就要来了———一个“杀妻骗保”的阴谋开始在张平的脑海中酝酿。

  张平没有想过要杀害妻子邵英,两人毕竟生活多年,虽平淡却也有些感情。他想先跟邵英离婚,然后找一个外地女子做老婆,结了婚再杀了她,骗保费过好日子。

  有了这个“宏伟计划”,张平便开始不断地物色最佳“牺牲对象”。邵英很快发现,张平并没有如他所说的“做生意”,问他怎么回事,张平兴致勃勃地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她。不知道是觉得不可能还是无所谓,这个可怕的计划并没有使邵英害怕或者生气。

  邵英的态度使得张平更加肆无忌惮,他更卖力地寻找猎物。机会很快就来了,2001年11月,张平在发廊认识了洗头女艳艳。有了上钩的鱼,张平喜不自禁,一方面一刻不休地“追求”艳艳,另一方面跟邵英商量:“我们假离婚吧,我跟那个发廊女结婚,然后制造意外死亡假象,可以得到很多赔偿金。”2002年3月,张平和邵英秘密地协议离婚。对于张平结婚杀人的计划,邵英只说:“你去做你的事,我不管。”但她没有真的“不管”,张平将家里所有的钱都放在邵英那儿,一旦他的计划中要用,邵英都会准时把钱打进张平的银行卡中。

  新娘命值60万

  2002年12月,张平终于如愿以偿地与年仅19岁的艳艳登记结婚。

  计划的第一步实现了,张平开始实施计划的第二步:买保险。通过一个修摩托车的朋友,张平认识了某保险公司的代理人岳某,为艳艳定下保险清单:一份人寿险和两个附加险,附加险包括意外和医疗。如果被保险人意外死亡,受益人可得到50万元的意外赔偿和10万元的人寿赔偿。作贼心虚的张平为避免别人怀疑,也为自己如此买了一套。

  至于买保险的钱从哪里来,张平自然又是去找邵英。邵英虽然嘴上并不愿意,但仍将钱如约存进张平卡中。不久,张平竟然把保单也送到了邵英的住处,邵英这下有点慌了:“不好放的,万一出事,我算什么,不行的。”可是看到张平信心十足的样子,想到万一他成功自己就可以拿到钱,邵英收下了保单。谁知,张平还是有自己的盘算:如果艳艳对自己好,那就好好过下去;当然,那60万元还是最重要的,至于拿到钱之后回不回到邵英身边,还要“看邵英的表现”。

  他再也等不及了

  婚也结了,保险也买了,张平开始暗地里策划着制造一场不让人生疑的“意外”。

  蒙在鼓里的艳艳毫无戒备,常常坐在张平的摩托后面跟他到处兜风。她当然不会知道,新婚的丈夫多次盘算着将摩托车开进湖里或撞到树上,以置她于死地,不过最终都是因为害怕把自己搭进去而放弃。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一套更“安全”的方案在张平脑中渐渐成熟———制造煤气中毒。为此,他特地买了一根4米多长的塑料煤气管藏在床底,想趁某天艳艳熟睡后将液化气通到她的口中。1月15日,两人之间细琐的矛盾使张平再也等不及了。

  1月15日晚上,艳艳似乎特别急躁,一会嫌洗澡水放得不好,一会觉得张平买东西的时间太长,这令张平窝了一肚子的火气。这时,艳艳穿着睡衣睡裤下床烧水,打了两次都打不着火,气咻咻地骂:“什么破玩意,你来弄。”张平不肯,两人的冲突立刻升级。艳艳跳上床掐他,张平猛地就火了,他一把把她按到床上,用被子和枕头压着她的头。这时他突然看到床底那根煤气管子,以前的想法涌上了脑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管子一端插上液化气钢瓶,另一端按在艳艳的口中……第二天一早,搓完麻将回来的张平假装无辜地演绎了向邻居求助的一幕。但很快,他就被“请”进了公安机关。

  愚昧和贪婪,不仅葬送了年仅20岁的艳艳的生命,也葬送了张平和邵英原本平静的生活。5月19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一分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分别对两人提起公诉。

  想要了解保险更多信息嘛,在线咨询!

  报考信息:2013保险从业考试时间/报名时间 报名方法 报名条件

  考生练笔:

  2011年-2013年保险从业免费模拟试题及答案

  保险公估人考试考前冲刺试题(含答案解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