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证交所:不再计划让中国三家电信运营商摘牌

纽约证交所表示,不再计划让中国三家电信运营商摘牌。

纽约证交所:不再计划让中国三家电信运营商摘牌

推荐阅读:

纽交所改口:不再摘牌中国三大运营商 股价齐大涨

画风突变!纽交所摘牌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一事,又出现了重大转机。

纽约证券交易所周二发布最新公告,将不再继续针对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实施除牌行动,三家上市公司将可以继续在纽交所上市和交易。但纽交所表示将继续评估13959号行政命令对这些发行人的适用性及其持续的上市状态。

消息公布后,在香港上市的三大运营商股价涨幅超过5%。

而在周一美股交易时段,三大运营商一度出现大幅下跌,中国电信跌幅超过10%,中国移动跌幅超过8%,中国联通(香港)跌幅超过5%,但收盘前均有所回暖。

2020年12月31日,纽交所宣布,根据《纽约证券交易所监管条例》相关规定,将对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香港)启动摘牌程序。除牌的依据,是2020年11月12日美国总统签署的13959号行政命令。该命令要求从2021年1月11日起,禁止美国人投资任何和中国共产党军事相关的证券,或基于该证券的衍生品。

对于纽交所的行为,中国外交部和中国证监会先后表态。中国证监会认为,三家中国公司发行美国存托凭证(ADR)并在纽交所上市已经接近或超过二十年,一直遵守美国证券市场规则和监管要求,受到全球投资者的普遍认可。纽交所直接公告启动对三家公司的摘牌程序,是由美国政府针对所谓“中共涉军企业”的行政命令引发的。美方出于政治目的实施行政命令,完全无视相关公司实际情况和全球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市场规则和秩序。

针对此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4日表示,中方坚决反对美方将经贸问题政治化,滥用国家力量,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无端打压中国的企业。美方有关行径严重违背了美方一贯标榜的市场竞争原则和国际经贸规则。


三大电信运营商公告:尚未收到纽交所的摘牌通知

1月4日,三大运营商在港交所齐发公告称,尚未收到纽交所的摘牌通知。

中国移动在港交所公告称,注意到纽约证交所监管部门职员已决定对包括公司的美国存托股票在内的三家发行人的证券启动下市程序,公司尚未收到纽约证交所就上述将公司美国存托股票下市的决定的通知。

同日,中国联通公告,于公告发布之时,公司尚未收到纽约证交所就上述将公司美国存托证券下市的决定的任何通知。公司对纽约证交所的决定和行动表示遗憾。公告称,公司估计纽约证交所的有关决定和行动将对公司的普通股和美国存托证券的交易价格及交投量产生影响。公司将继续密切关注相关事项进展,并研究考虑采取适当的措施,以保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随后,中国电信也在港公告,于公告发布之时,公司尚未收到纽约证交所就将美国存托股份下市的决定的任何书面通知。公司对纽约证交所决定和行动表示遗憾。纽约证交所将公司美国存托股份退市的决定可能对公司的H股股票和美国存托股份的交易价格及成交量产生影响。公司将继续密切关注相关事项的进展,并正在考虑相应方案和寻求专业意见,以保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美东时间2020年12月31日,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启动对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家电信运营商的摘牌程序。

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1月3日就纽交所启动中国三家电信运营商摘牌程序事宜答记者问时指出,三家中国公司发行美国存托凭证(ADR)并在纽交所上市已经接近或超过二十年,一直遵守美国证券市场规则和监管要求,受到全球投资者的普遍认可。纽交所直接公告启动对三家公司的摘牌程序,是由美国政府针对所谓“中共涉军企业”的行政命令引发的。美方出于政治目的实施行政命令,完全无视相关公司实际情况和全球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市场规则和秩序。


证监会重磅发声:美方严重破坏市场规则!三大运营商若被摘牌,投资者咋办?看券商最新策略

此番摘牌事项看似石破天惊,其实早在意料之中,并已在二级市场已有所消化。

2020年11月12日,特朗普政府公布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投资者对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的企业进行投资。报道显示,该规定可能会影响到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在内的31家中国企业。

禁令出台后,三大运营商股价随之持续走低。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统计,去年11月12日以来,中国联通A股股价下跌9.35%,港股跌19.82%;中国电信港股跌24.56%;中国移动港股下跌18.07%。此外,三家公司在纽交所上市的ADR股价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挫。

随着此番靴子正式落地,在官方消息与研报寥寥的元旦假期,对于三大运营商后市的研判,投资者们众说纷纭。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联通A股在新年前大盘节节攀高的背景下,仍遭北上资金减持超过8600万股。

据Wind数据统计,上周(2020年12月28日-12月31日)共计四个交易日(港股交易三天半),中国联通A股遭北上资金抛售8632万股,单周下跌0.67%,北上资金持仓市值降至26.89亿元。

中国联通港股则被南下资金单周增持1496万股,持仓市值增至13.46亿元;中国移动被减持786.65万股,持仓市值为90.4亿元;中国电信被增持6158万股,已被南下资金连续16个交易日增持。

三大运营商股价迎来“黄金坑”?

三大营运商正式从纽交所退市,有投资者表示忧虑,不过更多理智的投资者从价值投资、退市的实际意义等角度分析后市走势。

雪球用户“行研学社”认为,退市后,美国投资者就要拿着这些有价凭证来换回香港主体的股票,虽然短期内或有一定的承压,其实长期来看,有利于三大运营商的价值回归。

从交易量来看,以中国移动为例,美股全天交易额仅千万级别,港股交易量达到几十亿,即使从纽交所退市,对二级市场的影响也比较小,也只是阶段性的过渡。

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实际产生效益的运营公司是由香港上市的红筹联通全面管理,美国上市的并非实体公司,而是香港公司的美国预托证券(ADRs),由纽约银行托管。因此有市场人士表示,此次纽交所退市对公司影响较小,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此外,也有投资者认为,三大运营商的股价已经处于历史低估,因此具有极高的投资价值。

三大电信运营商公告:尚未收到纽交所的摘牌通知

(图:中国联通股价走势)

据统计,中国移动、中国电信股价已经创下2009年以来新低,中国联通港股上一次股价下探到当前位置还要追溯到2005年。

与跌跌不休的股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三巨头”稳健的营收能力:在已经披露的2020年三季报中,运营商们的营收均实现增长,其中,中国移动营收为5744亿元,同比增长1.4%;中国电信营收为2926.14亿元,同比增长3.5%;中国联通营收为2253.55亿元,同比增长3.79%。

利润方面,中国移动股东应占利润为816亿元,同比下降0.3%;中国电信股东应占利润为187.06亿元,同比增长1.7%;中国联通股东应占利润为108.24亿元,同比增长10.2%。

不仅如此,三大运营商的分红也相当慷慨,数据统计,2006年至今,中国移动分红14次,累计分红7527万元,分红率48.79%;中国电信2006年至今分红13次,累计分红852万元;中国联通2006年至今分红13次,累计分红438万,分红率34.02%。股息率来看,中国电信股息率最高,达7.73%。中国移动次之,为7.36%,中国联通港股为3.64%。

雪球用户“二郎基金”认为,目前,无论从市盈率、市净率、股息率看,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的股价都处于历史低谷。而作为一个长期具有稳定业绩、稳定巨额现金流和稳定高息分红的公共事业公司,股价越低,其投资价值就自然越高。因此,三大运营商的投资前景迎来“黄金坑”。

中信证券:退市或利于运营商估值提升

1月3日晚间,中信证券发布分析师顾海波与梁程加署名的研报。研报认为,美股退市或利于运营商估值提升和相关披露成本削减,从多个层面看影响或有限。

首先,本次退市的启动符合早先市场预期,是去年11月特朗普投资禁令的操作层延续。该禁令公布以来,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股价均大幅下滑,当前PE(TTM)分别为7.163X、7.124X、9.532X,已显著低于历史估值中枢,相关制裁的风险已被大幅释放,因此本次退市符合预期。

其次,运营商美股占总股本份额较小。根据三大运营商年报,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ADR数量分为11,184万、555万和3,503万份,占总股本的比例分别为2.73%、0.69%和1.14%。当前ADR存量较小,退市影响有限,且三大运营商现金流强劲、账上现金充足,上市后并无在美国融资记录;从业务上看,运营商业务集中于国内,美国业务收入可忽略不计,相关投资禁令对运营商运营和基本面目前几无影响,主要导致股价波动。

最后,退市或利好估值回升:近年来,中概股退市或回港二次上市行为比较常见,部分优质公司退市后回H股估值提升,表现良好。当前,三大运营商的ADR容易受到美国沽空者的影响。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变更,也极易通过影响ADR影响公司股价。倘若三大运营商正式退出美国股票市场,其港股与A股受外资影响的效果将减弱,公司的估值或有望加速回升。此外,在美国的ADR受美国政府的监管,每年披露信息的相关费用有望在退市后得到节省。

持有ADR的投资者该咋办?

中信证券研报可谓鼓舞人心,不过现在还有一个急迫的问题:持有三大运营商ADR的投资者该咋办?截至e公司记者发稿,目前三家公司尚未就退市问题作出明确安排。我们不妨看看过往是如何安排的。

美国企业金融学院(CFI)在课程官网发布科普文章指出,在终止ADR合同之前,公司必须写信给美国存托凭证的所有者,让他们可以选择将其ADR换成收据所代表的公司证券。

如果所有者拥有公司证券,他们可以寻找在该证券在特定市场上交易的经纪人来交易股票;如果持有者在终止合同后决定保留其ADR,存托银行将继续持有股票并收取股息,但不会出售更多的ADR。

此外,TOPFOREIGNSTOCKS.COM专栏作家David Hunkar撰文称,公司可以终止ADR程序并为股东支付特定的美元金额以交换其股票(注:即发起私有化)。或者,公司提供在其本国国内交易所将ADR转换为普通股交易的选项。不过David Hunkar认为,由于物流、税收和其他因素,很少有公司提供第二项选项。

回溯以往,爱尔兰银行是借道ADR在美上市后又退市的典型案例。

爱尔兰银行退市时间线如下:

2015年1月21日,公司向纽约证券交易所发出书面退市意向书,向ADR托管人发出终止ADR的通知。

2015年2月12日,从纽交所退市生效。

2015年4月22日,终止ADR设施。

公司在告知ADR持有者退市通知中写道:“……您必须在决定是否保留您的权益。如果您不上交所持ADR并要求交付相关股票,将失去获得这些ADR所代表股份的权利;相反如果您向存托人上交所持ADR,将有权获得这些ADR代表的股份出售净值(扣除每份0.05美元的ADR的解约费用)。”

三大电信运营商公告:尚未收到纽交所的摘牌通知

(图:爱尔兰银行告知ADR持有者退市通知)


至于三大运营商如何妥善安排退市事宜,相信很快就可见分晓,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