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讯飞闪崩跌停后辟谣 高毅称不存在"强赎"条款

证券时报记者 陈丽湘

2月3日,千亿白马股科大讯飞尾盘跌停,截至收盘仍有1.65万手等待出逃。传闻科大讯飞跌停,系因著名私募高毅旗下产品被强赎有关。

科大讯飞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定增获股东大会顺利通过,公司基本面没有变化,经营业绩符合预期。

高毅也回应证券时报·券中社,网传所谓“强赎”事项系谣传,公司保留对造谣者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公司火速辟谣

科大讯飞跌停,网传系因高毅旗下产品被强赎所致,并称高毅重仓股东方日升、海康威视大华股份、上海家化、木林森均受到影响。上述提到的个股中,木林森已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东方日升跌停,海康威视、大华股份跌逾7%,上海家化在上一交易日跌停后2月3日反而封涨停板。

2月3日晚间,高毅资产回应市场谣传称:冯柳所管理的产品根据基金合同,不存在“强赎”条款,网传所谓“强赎”事项系谣传。目前冯柳产品已处于封闭申购状态,且绝大部分客户为三年以上长锁定期,最近月度开放赎回金额占比小于1%。近期有一些媒体报道的冯柳所管理基金的持股是基于2020年第三季度的上市公司公告,间隔一个季度不具备可参考性。公司保留对造谣者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2月3日晚间,科大讯飞召开投资人线上说明会。科大讯飞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董秘江涛主持会议,围观者超过200人。江涛表示,2020年公司净利润预计增长50%~70%,定增事项各项进展符合预期。公司董事长参与定增系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关于高毅重仓股出现大跌的传闻,公司没法查实,“我们对公司未来发展还是有信心的”。

同时,科大讯飞火速发出澄清公告,表示当前公司经营正常,各项业务稳步推进,经营业绩符合预期。

深股通与机构激烈博弈

闪崩跌停,是谁在抛售科大讯飞?龙虎榜数据显示,2月3日抛售科大讯飞最多的是机构,两个机构专用席位分别卖出8752万元、5533万元。

净卖出前十的席位还有招商证券深圳深南东路证券营业部、招商证券交易单元(353800),两个席位分别净卖出5544万元、3329万元。

大举参与科大讯飞筹码交换的还有深股通,与机构交易方向完全相反。深股通买入科大讯飞4.41亿元的同时卖出2.91亿元,净买入1.5亿元。此外,华安证券上海浦东南路证券营业部则净买入1.4亿元,并未抛售一股科大讯飞。

科大讯飞2020年三季报中,陆股通持有科大讯飞7733万股,位列第三大流通股东。中央汇金持有2644万股,安徽铁路发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安徽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两大省级国资背景企业均持有超过1000万股。并未出现机构的身影。

如果按照科大讯飞昨日的最高价50.53元/股计算,净卖出最多的机构席位将一口气抛售173万股,实际上可能抛售接近200万股。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科大讯飞现身38家机构的前十大重仓股。其中,持股数量超过100万股的机构共有21家。交银施罗德成长混合型基金、蓝筹混合型基金合计持有超过1600万股。

因有部分基金并未公布三季度持仓股票,所以2月3日抛售科大讯飞的“带头大哥”也可能不在此列表中。

股东大会未现否决议案

值得注意的是,科大讯飞闪崩是在下午两点半左右,而此时正是公司临时股东大会进行时。公司董事长刘庆峰主持会议,公司董事会秘书及部分董监高、律师、保荐代表人出席或列席了股东大会。

2月3日晚间,科大讯飞发布了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表示本次股东大会未出现否决议案的情形,也并未涉及变更前次股东大会决议。

据公告,出席本次会议的股东及股东授权委托代表共计233人,代表股份逾8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36.8%。

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多项议案,包括补选赵锡军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专项报告、2021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公司与认购对象签订附生效条件的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协议、修订公司章程等等。

据科大讯飞此前公告,拟以33.58元/股的价格发行不低于5956万股股份且不超过7743万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低于20亿元且不超过26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本次发行对象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的刘庆峰和言知科技,后者为刘庆峰控制的公司且为科大讯飞的股东,因此此次发行对象均为公司关联方。而33.58元/股的发行价,不到科大讯飞跌停后最新收盘价44.41元/股的八成。

2020年10月27日,科大讯飞发布三季报并且披露了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公司累计净利润为10.65亿元~13.93亿元,同比增长30%~70%。开年以来,科大讯飞涨幅明显,在昨日跌停之前,已累计涨幅超过2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